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谁骚?
    进入十二月份,深市股市已经进入狂热状态,证卷部门连发十二条风险提示,可是市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相反,在股民的疯狂之下股市行情一片大好。

    按照罗力的要求,陆静怡率领着组建的团队早就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出仓,十二月十日,所有的股票全部出手,陆静怡给罗力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面兴奋的告诉罗力,所有股票全部清空。

    罗力投入到股市里的钱前前后一共有两千多万,经过不到一年的疯狂上涨,抛除成本外,罗力一共获利一亿三仟万,96年股市最后一波的疯狂可见一般。

    罗力接到陆静怡的电话后也是心情大好,这波赌博算是赢了,从开始到谋定,他一直都是走钢丝,还好,结局是圆满的。

    有了这一亿三仟万,那就是地主家有余粮,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十二月十五日,《rm日报》发表题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文章指出对于目前证券市场的严重过度投机和可能造成的风险,要予以高度警惕,要本着加强监管、增加供给、正确引导、保持稳定的原则,做好八项工作。

    文章发表之后,引发沪、深市场暴跌,大盘接连三天跌停,新入市的股民苦不堪言,除十二月十二号之前抛售的股民大赚一笔外,后入市的全部成了接盘侠。

    然而,市场风险金融部门反复提醒,可是股民就如同疯狂了一般,好像那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一样好赚,完全不顾金融部门的警告,直到《rm日报》评论一出,整个市场陷入暴跌。

    陆静怡原本要在二十号之前处理完在深市的所有业务,然后返回北源,可是乔乔却出了问题。

    她听从罗力的建议,不仅把自已手里全部的家当买入股票,而且还借高利贷买入,陆静怡开始清仓的时候让她一起跟着清仓,乔乔表面答应,却没有跟从陆静怡一起清仓。

    原因无它,实是贪念作祟。

    十二月初,股票市场进入最后的疯狂,任谁也不会想到,说跌就跌到谷底,乔乔本想着月底再清,赚足下半辈子的钱再出市,可是谁会想到这股市说崩就跟血崩一样!

    她自己手里近一百万投入进去,从高利贷公司那边借的一百万也全部投了进去,股市从16号开始连继三天爆跌,乔乔就傻眼了,她幻想着市场会回暖,毕竟前阶段整个市场繁荣的如同烈火烹油。

    同乔乔同样存在幻想的股民哪里知道,这只是恶梦的开端,股市16号开始进入血崩状态,一直到二十号不见一点回暖,整个股市哀鸿遍野。

    陆静怡要离开的时候才知道乔乔并未尊从她的意见清仓,而是一直还在等着大盘上扬,气得她把乔乔大骂了一顿。

    可是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乔乔投进里面的200万元,原本已经涨到五百多万,可是随着这一轮血崩之后,吃得她连骨头渣都不剩,只剩下五十多万,从五百多万到五十多万,这样的落差任谁也受不了。

    陆静怡给罗力打来电话,问他怎么办,罗力毫不犹豫的告诉陆静怡,让乔乔立刻全部清仓,保住多少算多少。

    陆静怡把罗力的意见反馈给乔乔,可是这时候的乔乔根本听不进去,就像所有赌红眼的赌徒一样孤注一掷,那可是她的全部家当,她在深市陪一个老家伙睡了二年,才从他身上弄出来这些钱,那是她用身体换来的,让她就这么放手,又打回原型,打死她也不干,她要坚持一下,再挺一段时间。

    陆静怡也是无语,短短几天的时间乔乔就憔悴的不成样子,她怕乔乔出问题,所以在处理完深市的事情后,她决定再陪乔乔几天。

    然而股市并没有因为股民焦急的等待而有所回暖,在连继五天的跌停之后,大盘无望,后入市的股民受不了这种打击,发生了第一起股民跳楼事件,整个市场从烈火烹油变成萧条无望。

    乔乔每天躲在屋里,两眼只是盯着大盘,希望奇迹出现,然而,这种奇迹是不可能再现的。

    祸不单行,乔乔借的高利贷到期,债主上门催债,她没钱,人被抓走。

    幸亏陆静怡回来发现,帮她把利息先还上了,把她赎了回来,否则就被那些高利贷送洗头房去卖了!

    陆静怡给罗力打了电话,罗力怕她们两个女人在深市出事,连夜飞往深市,到达深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他打了车来到陆静怡那里,这几天陆静怡一直陪着乔乔,推门进来,陆静怡正在等他。

    罗力看了一眼乔乔的卧室,陆静怡道:“她还没睡呢,你帮我劝劝她吧!”

    罗力点了点头,来到乔乔卧室,原本妖娆的乔乔变得格外憔悴,看到罗力进来,她连忙用被盖住自己。

    “啊,静怡,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

    罗力笑道:“乔乔姐,喜欢你的人,就算你变老了仍然喜欢你,不喜欢你的人,就算你是天仙他也不动心,我是属于喜欢你的那种人!”

    陆静怡在下面掐了罗力一下,这货顺嘴胡说八道,当着她的面乱勾搭人。

    乔乔哭笑不得的道:“静怡,把你的小男人拉出去,他这张嘴是抹了蜜了,小心他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下!”

    陆静怡道:“先关心你自己吧,听人劝,吃饱饭,你去洗洗,咱们吃夜宵去!”

    乔乔答应下来,罗力拉着陆静怡的手去了隔壁,两人一进屋,就吻到了一起,缠绵的吻热情而温馨!

    陆静怡道:“你现在是标准备的亿万富翁了,有没有兴奋?”

    罗力道:“见到你,再多的钱在我面前都是浮云,只有你,才能让我兴奋!”这货就是会说情话。

    陆静怡依偎在罗力的怀里道:“就算是假话我也爱听!”

    罗力抚摸着她精致的面孔,笑眯眯的道:“我对你从不说假话的!”

    陆静怡调皮的道:“那你都对谁说假话?”

    罗力笑眯眯的道:“同我上过床的,我都说真话,没上过的,全都说假话,把她们骗上床了再说真话!”

    “呸,你真骚!”

    “你才骚!”罗力把手拔出来,“你看,谁骚!”

    陆静怡道:“你个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