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拍错了地(第二更)
    林殿新道:“原来你是真的懂字,不容易啊,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年轻人,很难静下心来练字,社会的浮躁和人心的浮动,直接影响着人心,你能从我的字里看出这些,真是太难得了!

    我这两个孩子,林诗从小跟我学字,虽然写的不错,但是工作后,就没时间静下心来练字了,林泉更是,练了几年字后,说是学业忙,就再也不碰一下!”

    林诗和林泉都面露尴尬之色。

    林殿新摇了摇头,感慨万千。

    “来,写几个字,我来看看你的功底!”

    罗力也不客气,他抓起笔来:“林叔叔,我这是班门弄斧,写的不好,您别笑话我!”

    “怎么会?”

    林殿新笑呵呵的说道,他还真有点期盼了,林泉好奇的看着,心里却有些不服气,他不相信罗力能写出多好的字。

    林诗就更是好奇了,以她对罗力的了解,好像并没有听人说过他会写书法。

    罗力可不管别人怎么想,他闭上眼睛,仔细想了一下,随后睁开眼,蘸足了墨汁,大笔一挥,四个大字跃然纸上。

    “飞黄腾达!”

    看着这四个漂亮的大字,林诗觉得很是无语,俗,俗不可耐!

    写什么不好,写飞黄腾达,这是什么心态才能想起来写这么四个大字,不过不得不承认,罗力这四个字写得的确是漂亮,四个字,尤其是腾字,好像一只大鹏鸟展翅飞翔。

    林殿新看得眼神发亮,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罗力啊,你这字,功底相当深厚,不容易啊,不容易,像你这么年轻,就能达到这个水准,我敢说,整个北源省,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年轻人里,绝对是拔尖的,等有时间你好好写一幅字,来年春天省里要举办书画大赛,以你的功底绝对能进青年组前三甲!”

    让林殿新给出这么高的评价可不是容易的事,林诗不怀疑父亲的眼光,她怀疑的是罗力有没有这份真才实学,这货怎么看也不是个能静下心来写字的主,溜须拍马到是好手,你就看他写那四个字吧,俗,简直俗的没边,可是偏偏写出一手好字来,实是让人无语。

    罗力笑眯眯的道:“林叔叔,您真是夸奖了,要是您再指导指导我,没准我还真能拿个第一啥的!”

    “哈哈哈哈......”

    林殿新爽朗的大笑起来:“你要是愿意,没事就过来,咱们爷俩交流交流,指导不敢,相互学习还是可以的。”

    罗力道:“林叔叔,那我可当真了,没事我就来您这讨教,到时您别麻我才好!”

    “怎么可能会烦你!”

    这爷俩坐在一起谈论起来,从大篆小篆一直到东汉魏晋的草书,一直到唐宋元明,两个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林诗就有些无语了。

    她对罗力的根底还是有些了解的,现在罗力和她父亲坐在一起聊天,可以说,这货对书法界的事那真是信手拈来,就算是她从小受父亲熏陶,有些书法家她也是没听说过的,可是罗力到好,只要林殿新提到一个古代书法家,这货立马对答如流,能把这位书法家的八辈祖宗都了解透,这得做多少功课。

    林诗可不相信罗力能有这么广的知识面,要知道,术业有专攻,不是这个行业里的人怎么可能把这个行业里面的事研究的这么透。

    罗力往大了说是个商人,往小了说还是一个大学生,他就能把书法界的这些个人,这些个事研究的这么透。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对她父亲进行了调查,知道她父亲热爱书法,然后他投其所好,把书法知识学了一个透,就是为了讨好她父亲。

    林诗瞬间就想到这么多的可能性,原本对罗力刚刚生出的那么一点好感瞬间荡然无存,这货根本就是抱有目地性。

    林诗警觉性极高,直接就给罗力否定了。

    这货还在夸夸其谈,他哪里知道,本意是想讨好林殿新,这下可好,林诗直接把他归到耍心计,玩心思那一类人当中去了,他要是知道,非吐血不可。

    这就是拍马屁没拍好,拍到马蹄子上面了!

    罗力从林家出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林诗对他的态度有变,这货有些纳闷,明明自己表现的很好,怎么感觉林诗又对他冷冷淡淡起来了!

    麻痹的,女人啊,就是难搞懂。

    麻蛋的,穿着衣服的女人就是能装,这娘们真能装,这货心里暗忖,等有机会,老子把你衣服扒下来,让你装,到时候让你跪舔!

    这货的骚浪早已经飞出地球,无人能及!

    罗力一大早就来接林诗,虽然对罗力暗暗起了提防之心,但是林诗却没有拒绝罗力投来的善意,毕竟这货要在沙县投资,换成别的县市区的领导早早就紧紧抓住罗力不放手了!

    林诗有林诗的骄傲,她不会因为这个而放弃尊严。

    坐在车里等着美女县长出来,这货特意把自己的头发弄得油光可鉴,坐在车里翘着二郎腿。

    看到从楼道里走出来的林诗,这货眼睛发直,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确是漂亮,高挑的身材,精致的脸蛋,从林诗身上根本挑不出来一点瑕疵。

    罗力吞咽着口水,赶紧收起猪哥样,笑眯眯的摇下窗户冲着美女县长打着招呼。

    林诗拉开车门坐了进来,礼貌的道:“罗总,那就辛苦你了,让你这样的大老板给我当司机,我有点受宠若惊!”

    罗力笑呵呵的道:“林姐,你太客气了,给你当司机,这是我的荣幸!”

    这两人说的话透着一个虚伪啊,虚,实在是虚!

    上了车,林诗就不再说话,她坐在后座,拿出了地图,仔细的看着沙县的地形,她对罗力说道:“罗总,咱们就去杨甸子乡吧,那里是沙县最穷的一个乡镇,我想到那里看看,老百姓究竟穷成什么样!”

    罗力应了一声,直接朝着杨甸子村的方向开去,他昨晚回家对沙县的地理也做足了功课,所以林诗一说去那,他立刻就知道往哪个方向开,这货要是伺候领导,绝对能把人哄死!

    从县级公路下来,往东南方向拐就是杨甸子乡,车子刚下道,就听到“砰”的一声响,车身一个漂移,罗力把车定在那里,林诗吓得脸色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