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第一手资料(第二更)
    两人开车去了杨甸子乡最偏远的和兴村,道路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的很不好走,罗力车开的很慢,即便这样,也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罗力把车停在村口,两个下了车,此时已经快中午了。

    林诗和罗力沿着村路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大多都是土房,没有几家是砖瓦结构,他们两人的出现引得村民们从屋里出来,不晓得是哪里来的陌生人。

    林诗在一家门口看到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她蹲下来,笑着对小姑娘道:“小朋友,你多大了?”

    小姑娘怯生生的说道:“八岁了!”

    “读书了吗?”

    “还没有?”

    林诗摸着小姑娘的头:“为什么没去读书?”

    小姑娘没等说话,从院子里面走出一个老头,手里拿着旱烟,叫了一声:“丫蛋,回来!”

    小姑娘听到召唤,头也不回的跑回院子里。

    林诗站了起来,笑着道:“大爷,我们能进去坐坐,和您聊几句吗?”

    “你们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

    罗力接话道:“大爷,我们是丰源市的,我是一个民营企业的小老板,想要发展农民种植经济作物,她是我女朋友,我们俩个下调查一下农村的情况,您愿意和我们谈一谈村里的情况嘛?”

    林诗白了罗力一眼,这货竟然占她便宜,真是大胆!

    罗力权当没看见,这货就是个*****县长他也敢调戏。

    老头看了两人一眼,吧嗒一口旱烟,随后说道:“进来吧!”

    罗力作了一个请的姿势,林诗走到前面,小声说了一句:“你胆子真大!”

    罗力笑眯眯的道:“林姐,冒犯了啊!”他心里面根本没有冒犯这个词。

    两人跟着老头进了屋。

    林诗问道:“大爷,您怎么称呼?”

    老头道:“我姓马,是这个村子的村支书,你们真是市里做生意的?”

    林诗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还是村干部,她笑了笑:“原来您是和兴村的村支书,失敬了!”

    马支书道:“你不像是做生意的!”

    林诗笑了:“那您看我像是做什么的?”

    “你是当官的!”马支书眼睛很毒。“俺这个人看人很准,你没有商人身上的那种市侩,说话,坐姿,一看就是政府部门出来的,这个骗不了俺!”

    林诗没瞒着马支书,她笑着道:“马支书,您这眼睛真毒,没错,我不是做生意的,他也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司机!”

    林诗纠正了罗力刚才的介绍,罗力说是她男朋友,她到好,直接就给罗力定义成了司机,这女人报复心很强。

    马支书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他怎么配得上你,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罗力:“@##¥@#¥……@……”

    林诗忍着笑,瞄了罗力一眼,看到那货的表情,她强忍着笑。

    马支书道:“那你,是市里的领导了?到我们和兴村干啥来了,这里穷得叮铛响,有什么好看的!”

    林诗道:“老支书,我不瞒您,我是咱们沙县新来的县长,我叫林诗,还没有正式上任,到您这里来,就是想看看咱们沙县农村的真实情况!”

    “啥?您是县长?”

    马支书吓得把旱烟都掉到了地上,瞪大了眼睛,这县长未免太年轻了,最重的是,还这么漂亮!

    林诗弯腰帮马支书把旱烟捡了起来,马支书慌忙接过来。

    “林...林县长,您快走,你看你看,我这里,有点脏,您凑合坐着,要不要我通知乡里面?”

    林诗笑道:“马支书,您不要拘谨,也不要告诉乡里面,我这次下来啊,谁也不知道,就是想看一看咱们沙县农村的真实情况,咱们沙县是贫困县,农民们都不富裕,做为父母官,我是真着急,真想带着咱们老百姓富裕起来,咱们今天就像唠家常一样,您别拘谨,有什么说什么!”

    马支书这会功夫恢复了情绪,他吧嗒了一口旱烟,舒缓自己的情绪。

    “那啥,林县长,您想听啥?”

    林诗道:“您啊,别叫我县长,就叫我名字,叫我林诗!”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马支书,您当这个村的支书有多少年了?”

    “差不多二十年了!”

    马支书吧嗒了一口烟,“我从生产队那时候就是村里的支书,快二十年了。”

    “您这年头可干的不少,这些年,咱们村里变化很大吧?”

    “还成,过去生产队的时候吃大锅饭,没几家能吃得饱,后来土地承包,搞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分到农民手里,大伙都能吃饱肚子,要说吃不饱饭的还真就没有,咱们这个村子八百多口人,没有饿着的,最差也能吃饱!”

    林诗笑道:“改革开放后,您觉得村子里变化大吗?”

    马支书道:“村里出去不少人,有挣到钱的,年轻人喜欢走出去,像我这个年纪的,都不想出去,很多年青人出去了就不想回来,城市里面挣钱容易,土垅沟里面刨食,发不了家啊!”

    林诗点了点头,与马支书聊了一会天,老支书渐渐放开,话匣子一打开,就什么都说了。

    林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马支书是老支书,从生产大队一直到改革开放,他对农村的变化了解的最透彻,两人这一聊就是两个小时。

    罗力百无赖聊,他到院子里面转了一圈,和丫蛋做起游戏,回到车里,拿了一些零食给小丫头,把小丫头哄得咯咯直笑。

    林诗从屋子里面出来的时候,看到罗力和小丫头玩着石头剪刀布,实在是无语了!

    罗力笑呵呵的道:“林姐,马书记,你们唠完了?”

    林诗道:“同马支书了解了很多情况,咱们也该走了!”

    马支书道:“闺女啊,就在我这吃口饭再走,你这是着什么急?”两人聊得很通透,这会熟悉了,老支书连闺女这个词都用上了,可见林诗对待群众是发自内心的。

    林诗笑道:“马支书,下次的,下次到您这来,一定在您家里吃饭,我这次过来的匆忙,而且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啊,这次就不在您这吃饭了,您老多包含!”

    马支书道:“闺女啊,你真是个好领导,咱们沙县有你这样的领导,一定能奔小康!”

    与老支书告别,两人上了车,罗力开着车,笑着对后排座的林诗道:“林姐,和老支书聊了这么久,有什么启迪和帮助啊!”

    林诗道:“农民想要富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解了很多第一手的材料,我脑子有点乱,回去要思考一下!”

    罗力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思考的,三农问题关系到国民素质,国计民生,经济发展,社会稳定......”

    “等等......”

    林诗打断罗力的话:“三农,你说的三农是指.......”

    罗力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国家还没有正式提出“三农”这个概念呢!

    罗力笑眯眯的道:“三农,当然是指农业,农村,农民!”

    林诗咀嚼着这三个名词,望向罗力的眼神当中,有了不一样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