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烂尾楼(第一更)
    林诗整理了一下心情,看看时间,还不到七点,这时候睡觉,实是有点早,可是让她去找罗力,让罗力陪她出去,她从心理上还是觉得别扭,正胡思乱思着,就听到房门被敲响。

    “谁?”林诗问了一句。

    “是我!”

    听到是罗力的声音,林诗心里一松,可随即就想到刚才卫生间里的那一幕,她脸上不由一红,可随后就恢复本色,她不动声色的道:“等一下!”

    罗力等了不到十分钟,林诗拉开房门,她已经换上了一身运动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罗力的眼神从她身上掠过,颇觉遗憾,那么好的身材不露出来,岂不是暴殄天物,这货内心的龌蹉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境界。

    这货收起眼神,笑意盈盈的道:“林姐,到了沙县,到处走走吧,不然不是白来了嘛?”

    罗力这么说,林诗趁机下了一个台阶,她不动声色的道:“那也好,本来打算睡了!”

    这话说的有些言不由衷。

    罗力心道:“打算睡了还穿得严严实实,这**是像睡觉的样子,虚,真虚!”这货内心诽腹,表面上却满脸堆笑。

    “林姐,你想去哪,沙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咱们有个目标!”

    “那就去城南吧!”

    林诗这次到沙县就是想去城南看一眼,那里是沙县政府所在区域,上一任就是因为在城南新建政府大楼中犯了错误。新楼还没盖成,就被双规,林诗想看一下新盖的政府大楼建到什么样子了!

    罗力驾车来到已经停建的大楼附近,这里已经用木板围上,楼还没有封顶,在夜色里显得冷冷清清,尤如一只巨大的怪兽挺立在那里。

    两人下了车,罗力道:“到这里干什么?”

    林诗道:“我的前任就是因为盖这栋楼出的问题,现在这栋楼停建,承包商逃跑,欠着大量的工程款,这栋楼注定要成为沙县的一个伤疤!”

    罗力道:“县里没有财力继续建设了吗?”

    林诗道:“沙县财政状况本就不好,新建的政府大楼本就是错误的,前任在工程中损公肥私,造成现在这样的状况,沙县想要恢复元气,太难了!”

    林诗皱着眉头,对于这块疥癣,始终是她心中的一块病。

    两人只聊了几句,那边就有人用手电筒照过来。

    “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一个老头穿着工作服从里面走出来,简易工程房的一个房间亮着灯,老头应该住在那里。

    手电筒把两人眼睛晃得睁不开,罗力道:“大爷,别照,太刺眼!”

    看到是两个年轻人,不是什么小偷之流,老头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谈情说爱去公园,跑工地里干什么,别想着跑楼里乱搞,社会风气都是被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带坏的。”

    老头误以为罗力他们俩要到楼里面亲近,说话也没客气。

    林诗红着脸,没法接这话。

    罗力笑呵呵的道:“大爷,我们这就走,绝不在这里乱搞,我们换个地方,换个地方搞!”这货也是没谁了!

    说完,这货拉起林诗的手就走。

    林诗被他拉着,心里这个堵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谁要和你乱搞,可是又没法和人老头解释,解释什么呀!

    被罗力拉着上了车,林诗皱着眉头,半晌不语。

    罗力笑道:“林姐,你别介意啊,事急从权,总不能说你是新来的县长,要看看这栋烂尾楼吧,不这么说,咱俩大晚上来干什么,说不清啊,你放心,我对你,绝对的一百二十分的尊重,要是有啥不规矩的想法,刚才在宾馆”

    林诗秀眉促起,显示出她的不悦,“那件事不要再提了!”她拿捏的恰到好处,这件事她不想再提,可是这货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罗力笑道:“不提了,不提了!要不要吃点夜宵?”

    林诗道:“不用了,刚吃过没一会,也不饿,咱们回去吧!”

    罗力道:“要不去滨河河边走走,这么早回去也睡不了那么早!”

    林诗想了想,说道:“也好!”

    滨河是丰源境内最大的内陆河,途经沙县,从沙县县区经过,一直向北,直抵小青山,然后东流。

    两人来到河边,空气有些湿冷,却在可以承受范围内。

    林诗下了车站在河堤处望着奔流而下的河水,感觉到身上一暖,罗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找来一件外衣披在她的肩上。

    林诗说了声:“谢谢!”

    罗力笑道:“林姐,你怎么会选择从政?”

    林诗道:“你很喜欢探究别人的**吗?”

    罗力道:“那要分谁,有的人,想把**告诉我,我还懒得听!”这货的话就有些**裸了!

    林诗望着罗力:“这么说,我是能入你法眼的人?”

    罗力笑了:“你这么年轻,就做到这个位置,让人羡慕,我不得不仰望!”这货拍着马屁,恭维人的功夫趋于化境!

    林诗不为所动,“你这么年轻,就成为这么大企业的老总,我应该羡慕你才对!”

    罗力呵呵笑道:“各有好处,从商,富而不贵,从政,贵而不富,各有长短!”

    林诗道:“你看得到是很透彻!”

    罗力道:“在华夏,就是这样,这是几千年的传统,不过,我还是喜欢做个商人,自在,不像你们,活在各种框框当中,累!”

    林诗道:“正像你所说,各有长短。”

    罗力笑眯眯的道:“这么说,林姐你还是喜欢从政?”

    林诗看着罗力:“你想套我话?”

    罗力哈哈笑道:“只是好奇,我记得有位古人说过:政治是男人的事。很少有女性喜欢政治。”

    林诗望着滨河:“我也不喜欢!”声音不大,但是罗力还是听到了!

    “你要投资小青山,咱们可以聊聊!”

    罗力笑道:“小青山项目建成后,两年之内,沙县财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诗道:“任何项目投资都会有风险,我知道,在经商上,你有很强的天赋,短短几年就把罗记经营成这样的规模,但是,投资饮用水行业,风险与机遇同在啊,我很好奇,你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

    罗力哈哈一笑:“因为我是罗力!”

    林诗望着自信满满的罗力,她首次在罗力身上发现闪光点!

    址: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