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发难(第一更)
    与沙县政府签订协议,罗力一行人在沙县政府食堂用餐,此次达成协议,皆大欢喜。

    沙县方面,几个常委轮流过来敬酒,罗记落地沙县,无疑给沙县注入极大的活力,让这个丰源排名垫底的县区看了曙光。

    罗力酒量惊人,来者不拒,沙县的领导层轮流上阵也不是他的对手,几个来回之后,罗力仍然稳坐如泰山,几个沙县常委已经受不住酒力了,副县长吴雷大着舌头,拍着罗力的肩膀道:“罗总,您是我见过的酒量最好的,就您这酒量拿出去,那简直是没挡了,您年纪轻轻就取得这样的成绩,真是人中龙凤,过去听说过你,没想到竟然有机会和你坐在一起论道,真是世事难料,就凭你这酒量,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林诗望了吴雷一眼,虽然酒桌气氛很好,但是林诗不想众人失态。

    罗力眼观六路,又怎会不明白林诗的意思,他笑眯眯的道:“吴县长,以后咱们就朋友,来,我敬你一杯!”

    罗力给他倒满一杯,他先干为敬,一杯白酒直接下肚,吴雷硬着头皮把这杯酒喝下肚,直接就跑出去了!

    沙县的几个常委都笑了起来,这个吴雷平时就喜欢喝酒,在座的没有几个是他对手,没想到今天遇到了对手,在这个罗总面前,几个来回就被他喝爬下了,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酒过三巡,沙县所有陪酒人员几乎全军覆没,就算是林诗每次只抿一口,也架不住抿的次数多,脸上也微微见红,她对罗力的酒量算是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罗记方面也好不了哪去,周泽对国内的酒文化有着深刻的认识,知道这酒桌文化的重要,但是无论怎么控制,也架不住沙县方面的热情,他也不行了,陆静怡也没少喝,这会也不在状态,严军虽然有些酒量,可架不住沙县的群狼战术,酒桌文化就是这样,要是不喝多了,就感觉不够热情。

    酒宴结束,沙县方面把罗力一行送到门口,罗力与林诗握了握手,小声说道:“林姐,怎么样,已经适应这里了吧,你应该谢我的,那栋烂尾楼我可是帮你解决了!”

    两人私下的时候,罗力叫她林姐,在众人面前,用官方的称呼,这货从来没把自己当外人,他这是主动示好。

    上次两人看完那栋楼后,罗力就知道,那栋楼是林诗心头的一块病,所以这货才会在这次与沙县的谈判当中主动示好,这货没少动心思,想泡妞,就得下本钱,这货是个舍得下注的主。

    其次,别看目前接手这栋大楼好像是罗记赔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但小青山项目运作成功,沙县的地皮将会冒烟似上升,现在貌似罗记赔了,可是未来,只赚不赔,想让他做亏本的买卖,几乎不可能。

    林诗不傻,罗力主动接手这栋烂尾楼,的确帮了她大忙,这栋楼是沙县的疥癣之疾,如果不处理好,很难面对沙县的父老乡亲,林诗想过多个方案,可是都没有可行性,现在罗力把这栋烂尾楼接手过去,做为公司的办公场所,可以说,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

    原本是疥癣之疾,现在却变成了她的政绩。要说不感激好是假的,林诗小声道:“自然要谢你,哪天我请你!”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记住了!”

    孙东把众人送回丰源,罗力让孙东把众人扶上楼,他喝了一大杯水,这才感觉到清醒了一些,想要去陆静怡的房间,又怕被人看见,他掏出手机,刚要给陆静怡拔打过去,陆静怡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陆静怡慵懒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

    “你刚才和美女县长说了什么悄悄话,你这家伙,是不是看上了人家,去勾搭人家去了!”

    罗力呵呵笑道:“姐,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嘛?”

    “呸,你不是那样的人谁是那样的人,你就是一个大坏蛋,一个黑了心的家伙,到处勾搭!”

    罗力道:“我对灯发誓啊,绝对没勾搭!”

    “切,谁信你,愿意勾搭就勾搭吧,你又不是没勾搭过!”

    “姐,你吃醋啦!”

    “吃个屁醋,要是吃你醋,我吃得过来嘛,你就是个骚浪的家伙,我可管不了你!”

    罗力道:“姐,你说我是不是太花心了?可是我就是管不了我自己。”

    陆静怡有些伤感的道:“我又没怪你,我又凭什么管你!”说完,她直接挂断电话。

    罗力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嘟嘟”声,这货楞了好一会,他苦恼的有被盖住头,埋头大睡,麻痹的,骚浪的过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家事,难处理啊!

    早上,几个人一起用餐,周泽对罗力说道:“罗总,昨天大家没少喝酒,所以晚上没有找你谈我的看法。

    对于小青山项目,其实我们还是可以进一步压榨沙县方面,起码,我们能获得一些既得利益,昨天,你直接签订了协议,把所有路都堵死了。

    既然我选择加入这个团队,就有责任指出你的错误,正是因为你的草率决定,会让罗记至少损失上千万,这种错误,在商场上是决对不允许的!”

    周泽严肃的说道。

    他一开口,严军望向两人,心里暗暗对周泽竖起大拇指,要知道,直接质疑老总的决定,对于员工来说,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魄力。

    陆静怡接道:“周总说的没错,罗记想要发展,就必须有团队精神,不能置团队于不顾!”

    罗力笑了笑道:“这是要对我发难啊!”

    “不敢!”周泽平静的说道,如果罗力不能给他一个很好的解释,周泽已经有了离开的准备。

    罗力太过年轻,虽然取得了让他羡慕的成绩,但是那些并不代表着他日后仍然会一帆风顺。

    商场如战场,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可不想因为罗力的无知,而断送了未来的发展,所以,如果罗力不能给他一个让他信服的解释,周泽已经打算就此离开。

    罗力笑道:“如果我们昨天不答应下来,你们认为,年前,我们同沙县谈下来这个投资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严军道:“林县长那个人原则性很强,如果我们不让步,她很可能会搁浅这个项目,起码,在年前,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再与沙县谈判了!”

    罗力道:“这就对了,我急于与沙县签订协议,不是草率,而是为了赶时间。”他望向周泽道:“以我们目前与沙县谈下来的条件,在对比之下,我们是否亏了?”

    周泽道:“做生意,讲的是利益最大化,如果单看我们与沙县签订的协议,我们并不吃亏,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有利于小青山项目的建设与发展。

    但是反过来讲,还是那句话,做生意,讲的是利益最大化,明明可以讲下来更好的条件,为什么要放弃?”

    罗力道:“我们能进一步与沙县方面谈判,是因为目前投资小青山项目的只有我们一家,如果是两家竞争这个项目,我们现在谈下来的条件能否达到这个水平,你们认为,能嘛?”

    几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难道还有其它公司看中了小青山项目不成。

    周泽率先提出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