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四章 极尽殷勤(第一更)
    路过药店的时候罗力进去买了酒精、棉签、绵布还有针具,又买了两副中药和药罐,这才载着林诗他们返回家中,这一折腾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林殿新要给两人做饭,林诗哪容父亲动手,她去厨房做饭,罗力给林殿新先行针炙,随后又把买回来的药带到厨房,用药罐熬煮起来,不停的看着。

    林诗炒了一个土豆丝,煎了几个鸡蛋,冰箱里还有茄子,她又做了一个茄条,用海带丝拌了个凉菜,四个小菜不一会就做好了。

    林诗喊着罗力过来吃饭,罗力洗了洗手坐过来,林诗歉意的说道:“家里没什么,就做了几个小菜,怠慢你了!”

    “林姐,你客气了,我又不是外人!”这货的确没把自己当外人。

    林殿新笑道:“小罗儿啊,我就喜欢你这个性子,实诚,陪叔喝点!”

    “不停!”林诗斩钉截铁的拒绝,“爸,你病没好,不能喝酒!”

    “忘了忘了,罗儿啊,改天的,咱们爷俩喝点!”

    罗力笑呵呵的道:“叔,没问题,改天我陪您好好喝点!”

    林殿新道:“你酒量怎么样?陪我喝酒,你得有个心理准备,三杯打底的!”

    罗力哈哈笑道:“叔儿,您只管划下道来,我接着就是!”

    “呦呵,这么有自信!”

    林诗插嘴道:“爸,你以后少喝酒,还有,你别和罗力拼酒,你喝不过他的!”林诗瞪了罗力一眼,怪他勾引父亲拼酒。

    “真的还是假的?”林殿新眼睛亮起来,他年轻的时候好称林无敌,在喝酒这上面没人是他对手,别看现在年纪大了,比他年轻30岁的年轻人在他面前也得俯首称臣,林诗说罗力能喝,他立刻就有一较高低的心思,男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好酒的男人,听说谁能喝,总要比量比量!

    罗力笑呵呵的道:“叔儿,是林姐怕您喝多,我没她说的那么厉害,我对酒这东西不迷恋,都是为了应付,一些场合上,不喝不行,硬着头皮喝罢了!”

    这货难得谦虚一回。

    林殿新道:“男人嘛,就得能喝点,咱们华夏是礼仪之邦,酒文化更是深远,酒这东西喝的是文化,是内涵,李白斗酒诗百篇,张旭斗酒三杯,才能挥毫作书,酒是助兴的东西,没有酒,哪来那么多大好男儿!”

    提到酒,林殿新立刻涛涛不绝。

    林诗无奈的道:“爸,咱儿换个话题成嘛,一提到酒,您病都好了,酒就那么好?”

    “好啊,当然好!”

    林殿新和罗力几乎同时说道,林诗无语了,“你们男人,就知道喝酒!”

    林殿新哈哈笑道:“酒是粮**,没有酒真的不行,罗力啊,赶明儿咱们爷俩喝点!”

    罗力道:“叔儿,那得等您好的,要不然林姐还不杀了我!”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罗力把纱布浸在熬好的中药汤里,待到水温凉下来,把纱布拿出来敷在林殿新脸上的几个穴位上,交代道:“叔儿,您忍一晚上,明天早上我保证您好起来!”

    林诗还是有些担心:“罗力,不会有问题吧!”

    罗力笑呵呵的道:“林姐,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要是明儿早不好,你再找我算帐!”

    林殿新道:“小诗,别操心了,罗力还能坑我不成,你送送小罗。”

    罗力走到床前:“叔儿,您好好休息,明儿早我来看您。”

    林诗把他送到楼下,已经晚上九点,小区里面灯光有些昏暗,林诗脸上略显疲惫,这段时间以来,自她接手沙县,工作压力巨大,各种事情让她没有喘气的功夫,,她疲倦不堪,今天父亲的事又把她吓了一跳,好在有惊无险,此刻的她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

    罗力望着她略显疲惫的脸,关心的道:“林姐,工作虽然重要,但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脸色很不好,睡眠不好吧!”

    林诗点了点头,她每天深夜才睡,早上早早就起来,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六小时。

    工作千头万绪,她想休息也没有时间。

    “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说,就算我帮不上你,可倾吐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好,倾吐是最大的释压方法!”

    林诗微微一笑:“还好,今天真的要谢谢你”这句话是发自真心,一点没掺假。

    罗力望着她精致的面容,疲惫的神态,这货很想把她拥入怀里好好怜惜一下,这货就是胸怀宽广。

    “林姐,咱们什么关系,你和我客气啥!”

    林诗心里一暖,随即露出警惕的神情,这货的话有点露骨,她虽然对罗力的关心很感激,但是对他,并没有掺杂别的什么感情。

    她连忙说道:“罗力,不早了,你回去吧,早点休息!”

    “你也是,明早我再来看林叔儿!”这货说完,伸手帮林诗被风吹散的一缕发丝捊顺。

    林诗脸上一红,这货的动作太过暧昧。

    罗力笑了笑,拉开车门上了车,这货根本就是在试探,要是林诗躲开,这货就会制定一下步的战略措施,要是林诗不躲,那就说明有戏,这货的内心简直骚浪到了极点。

    望着驶出小区的车辆,林诗心情复杂。

    一大早,罗力就来到林家。

    这货敲开房门,林诗也是刚刚起床不久,脸上不施粉黛,那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素颜的林诗秒杀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几条街。

    白色的睡衣里面容隐若现,罗力脑海里面浮现出那天林诗被老鼠吓着,从马桶上面扑到他怀里的场景,这货只觉得某个部份蠢蠢欲动。

    他连忙把旖旎的念头清除脑海,麻痹的,人家是县长,你就是一个升斗小民,不能石更,绝对不能石更!

    林诗哪里知道这货龌蹉的思想,她从罗力手里接过早餐。

    “怎么还带了早餐,罗力,你太客气了!”

    林殿新也从房间走了出来:“罗儿,你来了!”

    罗力叫了一声:“叔!”随后问道:“叔,你觉得怎么样?”

    林殿新大笑道:“你没骗我,好了,早上起来,嘴也不歪了,也能兜住风了,虽然还有些不自然,但是大体上没有问题了!”

    罗力道:“这是肌肉还有些僵化,没有大问题,我再给您针炙两次就好,不过这段时间千万不能饮酒,怎么得半个月之后,不然容易复发!”

    林殿新道:“那就听你的话!”

    在林家吃过早餐,罗力帮林殿新针炙,看着罗力娴熟的动作,林诗搞不懂这货怎么什么都会。

    写了一手好字,懂得一手医术,生意还做的这么好,这货难道是天才,她摇着头,对于罗力,始终给她一种神秘之感。

    收了针,罗力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他对林诗说道:“林姐,今天是周日,你不用回沙县了吧!”

    林诗道:“如果不是爸生病,这周是没打算回来的,既然回来了,我打算是拜访一下徐市长,沙县有几处小煤矿,我打算和徐市长探讨一下,是否关停!”

    罗力笑道:“那正好,我也要找他,咱们一起去!”

    林诗道:“也好,我去换衣服!”

    “那我去车上等你!”

    林诗换好衣服,林殿新若有深意的说道:“小诗,我感觉罗力这孩子不错!”

    林诗脸上一红:“爸,你想多了!”说完,林诗推让出去,脸上布上一层红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