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一样的人(第一更)
    如果罗力不说,林诗对这件事只是一个猜测。

    初六的时候,伊成志带着他的团队找到沙县政府,想要投资小青山项目,在详谈之后,才知道丰源的“罗记”在年前就与沙县签订了投资协议。

    伊成志表示,这个项目他在年前就有意向,只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没有同沙县方面接触,没想到竟然被抢先一步,当时伊成志身边的助理还问了投资方是哪里人,当听说投资人叫罗力的时候,伊成志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那时候林诗就有所怀疑,罗力与这个伊成志是否认识,!

    现在从罗力口中知道原委,她就释然了,罗力这是提前挖了伊成志的墙角。

    好在伊成志看好了小青山开发旅游项目,他要投资小青山开发旅游,已经与沙县方面进行了两轮磋商。

    林诗笑道:“做生意讲得是抢占先机,罗总抢在伊成志前面,这无可厚非,换成任何人同沙县谈小青山水资源的开发利用,沙县的原则都不会变,绝不会因为对方是外商就有所让步,这是底线,所以无论你们两家谁来投资,我们都举双手欢迎!”

    在徐风楼面前,林诗对罗力的称呼就是罗总,这两人对称呼的转变都是炉火纯青。

    徐风楼笑道:“总设计师讲的好:黑猫白猫,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无论是罗记,还是外商,只要是真心实意想要开发小青山的资源,在原则允许的条件下,我们都举双手欢迎,所以,罗力,你千万别想着占林县长的便宜!”

    这话徐风楼没别的意思,可是林诗却脸上微微一红,罗力是打蛇随棍上,笑眯眯的看着林诗:“徐叔,您放心,我怎么敢占林县长便宜,她可以占我便宜,我可不敢占她便宜!”

    这货当着徐风楼的面就敢调戏林诗,好在徐风楼思想没那么龌蹉,没想到这个“占便宜”能引申很大的歧义。

    “有我在,你敢?”徐风楼笑着说道。

    林诗不动声色,她又怎么听不出来罗力这话里的味道,这小子胆子太大了。

    “林县长,你对沙县的规划分析的很好,这样,你形成一个材料,报到政府这边,下月初县里要开常委会,拿到常委会上,大伙讨论一下,看看你提出的方案有没有可行性,我们找专家学者坐在一起探讨。

    另外,你说的几个煤矿要关,这件事没问题,我会交代下去,沙县的几个煤矿暂停营业,进一步理顺,消除污染源,还沙县一个绿水青山。”

    “那就谢谢徐市长了!”林诗感激的说道。

    徐风楼道:“沙县有你这样有想法的年轻干部挑大梁,是老百姓的幸事,你努力,市里这边能争取到的项目,我会尽量倾向给你,还有,罗力年轻,做为长辈,你帮我看着他点,不能让他太过冒进!”

    徐风楼是站在他的角度看问题,所以才会这么说话。

    林诗尴尬的道:“徐市长,您放心,我们会尽量配合罗总做好这个项目!”

    罗力笑眯眯的道:“那我就谢谢林县长了!”

    两人出了市政,罗力笑呵呵的道:“那啥,我今后怎么称呼你好,徐叔让我把你当长辈,我是不是得叫你林姨了?”

    林诗险些没跌到在台阶上,这一句“林姨”叫得她毛骨悚然,明知道罗力是故意的,却拿他没办法。

    她板着脸道:“你愿意这么叫,我不反对!”

    罗力笑呵呵的道:“那怎么行,哪有这么年轻的姨,我叫你姐都嫌把你叫老了,咱俩往这一站,看到的人都得说我比你老,我叫你妹妹还差不多?”

    这货一但口花花起来,神都拦不住。

    林诗道:“罗力,你平时都是这么骗女孩子的嘛?可惜,我早就过了18岁,你这招在我面前不起作用的!”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这人从来不轻易夸女孩子,在林姐面前夸你,只能表现出我的肤浅,我夸你,只是由衷的感叹,感叹老天这鬼斧神工,感叹上帝是怎么创造人类的,怎么会创造出似你这般,美丽、高雅、端庄、秀气,又有能力的女人呢?简直是完美的化身。”

    这货夸人已经到一个境界,那真满嘴胡说八道,不知道脸红为何物。

    林诗已经彻底无语了:“罗总,打住,再说下去,我怕自己反胃!”

    “为什么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人信,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相信?”

    林诗没理罗力这话,她感觉,她要是理会他,这货不知道得骚浪成什么样子。

    罗力载着林诗先行回了家里,中午的时候罗力给林殿新再次针炙,帮他按摩了脸部肌肉,等到治疗完毕,林殿新脸部肌肉功能已经基本恢复。

    他心情大好,拉着罗力唠了一会家常,林诗见父亲没事了,她也放下心来,她急着要回沙县,中午的时候刘姨过来帮忙做了饭,吃过午饭,罗力载着林诗向沙县返回。

    在车上,罗力问道:“这个刘姨好像对叔儿有意思啊?”

    林诗道:“刘姨是我家老邻居,她丈夫去逝十几年了,和儿子在一起生活,她对我爸蛮好的,只是我爸从来不考虑自己的事情,我提过几次,我爸一直没吐口!”

    罗力道:“是林叔叔没看上她?”

    林诗摇了摇头:“不是,刘姨非常本分的一个人,她守寡那么多年,从来没往家里带过一个人,她人年轻又漂亮,又有工作,我爸他,我搞不懂他,我和弟都成人了,他还是不肯为自己着想!”

    这货暗忖,难道老林是生理上有问题,这货就是骚浪,可是没看出老林生理有问题啊,这货有医术在身,尤其是还是中医,对人体气色观察入微,对方有没有病,他一眼能看个差不多,老林绝不是生理上的疾病,这货暗暗点头。

    林诗哪知道这货转念间就转了这么多龌蹉的念头,这些话她从来没和人说起过,今天和罗力讲这么多,算是一个特例了!

    罗力道:“林叔可能是不想给你们找负担吧!”

    林诗点了点头:“这到是有可能,我问过他几次,可是我爸就是不说,他那个人,倔强的很!”

    罗力道:“我到是猜到一个可能!”

    林诗道:“什么可能?”

    罗力笑道:“林叔从来就没忘记过自己的妻子,他心里面可能放不下,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原因呢?你说是不是?”

    林诗楞住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毕竟母亲去逝已经那么多年,父亲他。

    她忍不住望向罗力:“你怎么会想到这一点?”

    罗力笑眯眯的道:“因为,我和林叔是一样的人!”这货在着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