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一言为定(第二更)
    林诗是不会相信罗力的话,罗力说他是同父亲一样的人,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过罗力的提醒似乎是对的,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父亲为什么不同意续弦,刘阿姨对她和弟弟一直很好,从小到大一直像母亲一样。

    父亲忙的时候刘阿姨经常把她们姐弟俩接到家里,可是就算如此,父亲也没有越雷池半步,一直和刘姨相敬如宾,除了这个原因,或许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理由了。

    想到这里,林诗叹了一口气,父亲是个痴心人,她真的很想知道,是不是这样,他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母亲,即便已经这么多年,他仍然无法释怀。

    不知道为什么,林诗很想求证,她真的很想解开父亲这个心结。她和弟弟都长大了,将来都会离开这个家,就像是小鸟儿,当有一天,它的翅膀硬了终要飞走。

    她希望父亲身边能有一个人照顾他,可是这么多年,父亲刚强着,就是不肯找,刘阿姨对他的心思大家都看得明白,可是父亲就是不为所动,林诗也是没有办法。

    罗力把她送宿舍,林诗忍不住了,她给父亲打去电话。

    林殿新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小诗啊,到沙县了?”

    林诗“嗯”了一声,随后问道:“爸,刘姨在吗?”

    “她刚走,你要找她,我喊她回来!”

    “不用,爸,你别叫她了,我只想问你一个事,你和刘姨的事,她对你如何,您不知道嘛,我和弟弟都长大了,我们希望”

    “小诗啊,爸的事你们就别ao心了”

    “爸,你是不是一直忘不了母亲,你不找人,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电话那边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林殿新才道:“小诗啊,这些年爸一直不找人,的确是因为你和小泉还小,我不想给你们找个后妈,让你们心里添堵。

    另外一方面,我一直觉得你妈妈都在,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要是我找了人,她看到会伤心,会流泪。

    所以,爸这辈子都不想再找了,就这么过,陪着她,就好像她在的时候,我觉得她从来就没离开过我,一直在家里!”

    “爸!”林诗在电话这边捂着嘴,眼泪滚落下来,是的,的确是如此,真让罗力那个家伙说对了,父亲就是因为放不下母亲才不肯找个人!

    “爸,你这又是何必呢?妈已经走了,她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了,您别难为自己了,我和弟都大了,我们就希望您能有个伴,能陪在您身边,刘阿姨等了您那么多年,您这样,对她不公平!”

    林殿新道:“这事是我的错,我不该给她希望,我明天就跟她说,不要再等我了,我这辈子不会再找人了!”

    “爸,你别,你那样会伤了刘阿姨!”

    “那你要我怎么办?”

    林诗实是拿她这个老爸没有办法了。

    “爸,等我下次回去,我和刘姨说,她一直照顾我和弟弟,对你又好,就算你不想,咱也不能伤人心!”

    放下电话,刚刚擦干眼泪,就听到敲门声。

    “谁?”她问道。

    “是我!”林诗听出是罗力的声音,她擦了擦了眼泪,让自己尽量正常一点。

    门打开,就看到这货没心没肺的笑着,手里提着两大包吃的和用的。

    这货直接走了进来,把东西放在寝室的桌子上。

    林诗瞪大眼睛:“你这是干什么?”

    罗力道:“给你买的,你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半夜,饿了就吃点,每样小食品我都给你买了一点,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林诗扫了一眼,好家伙,这货是把超市给打劫了,各式各样的小食品装了满满两大兜!林诗哭笑不得的道:“罗力,你是要把超市摆过来嘛?”

    罗力心道:“老子是想把自己搬过来陪你”但是这话,这货可不敢说,谁大谁小不知道嘛,这货有时候也不敢**石更!

    “林姐,也没买啥,你凑合着吃!”

    林诗道:“你快拿走,让人看到成何体统,我一个成年人还吃这些东西?”林诗指着这么两大兜小食品。

    罗力道:“县长也是人啊,也得吃东西,东西还有贵贱之分嘛?谁规定县长大人就不能吃小食品,谁规定县长大人就得粗茶淡食?”

    两个反问结束,这货笑嘻嘻的道:“林姐,在别人眼里,您是县长大人,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邻家大姐姐,就像青梅竹马的朋友!”

    这货把sao浪贱发挥到了极致,想套近乎,那是挖空了心思套,脸根本就不要了!

    林诗也是无语了,这货真是什么都敢说。

    “罗力,还是要谢谢你,以后不要买这些东西了!”

    罗力笑呵呵的道:“你要是不喜欢我下次不买这些东西了,林姐,你哭了?”

    林诗的眼圈还泛红,刚刚哭过,罗力看出来实属正常。

    林诗道:“没有,刚和我爸通了电话!”虽然否认哭过,但却表明了原因。

    罗力说道:“你是求证林叔为什么不找人的原因吧,你要是相信我,这件事我帮你,我保证林叔同意和刘姨在一起!”

    林诗瞪大眼睛,她可不想相信。父亲的性子她最了解,罗力能劝得动父亲,那怎么可能,这些年,她一直劝父亲,都没有起什么作用,罗力能有什么办法。

    罗力笑道:“你不相信?”

    林诗道:“我太了解爸了,他不可能。”

    罗力道:“你劝不可能,我劝就不一定了,咱们角度不同,我有信心劝动林叔。”

    林诗道:“你要是能劝得了我父亲,那我谢谢你!”

    罗力道:“你怎么谢我?”

    林诗露出jing惕的神情。

    罗力笑道:“林姐,我又不会让你做违背原则的事,你这么紧张干嘛,我要是成功了,你请我吃饭,这没问题吧!”

    林诗放下心来,她还真怕罗力据此要她做违反原则的事。

    “你要是能打开我父亲的心结,别说吃一顿,请你吃几顿都成。”

    罗力笑道:“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林诗道:“一言为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