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阴损的罗力(第一更)
    会议结束后,罗力把陈华年单独留了下来,罗力对食品安全是最上心的,他宁可少生产,少赚钱,也不想因为食品安全砸了罗记的牌子。

    罗力亲自给陈华年倒了一杯水,说道:“陈老,刚才在会上,有些话没法直说,一些具体的事情,我还是要和你单独谈!”

    陈华年道:“罗总,丰源食品厂这百十来号工人的未来是你给的,过去几年,咱们这些工人,一年能赚几个钱,一个月三四百元的工资都保障不了,厂子里能给开出来百分之六十就是好的,咱们为了生活,不容易啊。

    要不是你接手罗记,咱们这些工人都得下岗,有能耐的行了,可以自谋出路,日子照样过,可是还有很多一老本实的,没有经济头脑的,这些人占大多数啊,他们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过得辛苦啊。

    现在呢,就算赚得最少的,一个月都能达到七八百元,只要肯吃苦,多加班,一个月赚到一千的也不在少数,过年的时候,厂子奖励五倍工资,工人们干劲十足,没有不夸你的。

    是你给了工人们希望,给了他们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我这把老骨头卖给你了,只要你有吩咐,刀山火海的,我老头子都不带皱皱眉头。”

    罗力笑道:“陈老,我谢谢您对我的信任与支持,您放心,刀山火海我不能让您去的,但是这个监察之职可是极其重要。

    我选您担任这个职务,看重的是您老的品格,您做事认真,德高望众,由您来监察,就算是常总,她也说不出来别的,换成别人来做,我怕公司里面的元老不服气。

    毕竟这个职位特殊,不受任何部门节制,说白了,只对我负责,所以让其他人来做,很可能适得其反,毕竟这关系太大。”

    陈华年点头道:“的确是这样,换成其他人去监察,很容易让人误解,我老头子是个不怕得罪人的性子大伙都知道,我做这个正合适。”

    “不过......”

    陈华年望着罗力:“我怎么觉得你是把我架火上烤呢?”

    “哈哈哈......”罗力大笑起来,“陈老,你禁烤,换个人,真架不住,咱们详谈一下!”

    ......

    罗力来到林殿新的家里,他脸部中风经过罗力的治疗彻底好了,见罗力过来,林殿新大笑道:“小罗啊,今天得陪叔儿喝点!”

    罗力笑道:“叔,我正有此意,您看我带了什么?”这货拎着两瓶酒,酒都带来了。

    林殿新道:“这是什么酒?”

    罗力笑呵呵的道:“这可是好酒。”这货进了屋,把酒和买来的菜放到桌子上,脱掉外衣,把酒拿了出来。

    罗力道:“这酒是自制的,不是外面的瓶装酒,是小作坊里纯粮酿制的60度小烧,纯度红高粱酒。”

    林殿新是爱酒之人,他打开瓶塞闻了一下,不住点头:“的确是好酒,不过酒的颜色...”林殿新有些疑惑,这酒色泛着红黄,显然是加兑过东西的。

    罗力道:“林叔好眼力,这酒是浸泡过的,里面加了人参、鹿茸、鹿鞭、黑狗鞭、海狗鞭、淫羊藿、枸杞、藏红花、冬虫夏草、海马、飞龙等一共二十五味药,这酒喝了,保您腰不痛,腿不酸,浑身有力量。”

    这货笑眯眯的介绍着,这酒最大的功效他没提,那就是壮洋,这么多的好东西用酒把精华淬出来,不壮洋就出鬼了,不过这货没说,这货包藏祸心,老林不是不想女人嘛,我给你补补,我看你想不想,这货简直是坏透腔了。

    林殿新哪会想到其它方面,他笑道:“的确是好东西!”

    罗力道:“菜我带过来了,那啥,叔,我去把刘姨叫过来,让她帮忙给咱俩炒几个下酒菜!”

    林殿新道:“不用不用,我来炒,平时我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

    罗力道:“可别,刚才我上楼的时候已经告诉对门的刘姨了,您要是自己动手,刘姨会误会,还以为您讨厌她!”

    林殿新想了想道:“那就让她过来帮忙吧!”自从上次林诗同他聊过之后,林殿新这几天一直在纠结着,女儿是好心,可他心里始终解不开那个心结,他想着,是不是适当与刘姨保持点距离。

    其实要说刘姨这个人,他是喜欢的,端庄贤惠,人品又好,模样自不必说,她守寡多年,多少人追求她,她都没同意。

    就拿最近几天来说,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天天来给刘姨送花,早上送早餐,晚上送晚餐,那殷勤献的,可是刘姨门都不让他进,林殿新每天早晚都能看到那个男人来献殷勤,他看着,心里蛮不是滋味。

    这两天他没看到刘姨,本来是想见她,可是心里面不舒服,现在罗力要刘姨过来,不知怎么的,他心里竟然也有一点期待。

    罗力笑道:“林叔,那我去洗菜,你去叫刘姨!”

    林殿新应了一声,罗力去洗菜去了,他穿上衣服,刚推开门,就看到那个男人又来了,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带着餐盒,正站在刘姨门前敲门。

    看到林殿新出来,他冲林殿新微微一笑,林殿新冷着脸没搭理他,他走到刘姨门口,也敲了一下门:“我是林殿新!”

    门直接就打开了。

    刘姨穿了一件紫色的半袖衬衫,疏理的非常整洁,虽然五十多岁,但是肌肤白皙,就像四十多岁的女人,很精致,刘姨如果去跳广场舞,保证能迷疯一群老头。

    那个男人眼睛都亮了,笑着道:“小刘,我过来给你送晚餐!”

    刘姨有些厌恶的道:“我说过,我自己能做,谢谢你的好意,以后请你别来了,让人看到会误会!”

    男人还想说什么,林殿新板着脸道:“她刘姨,到我家吧!”说完,林殿新望了一眼那个男人:“人家小刘对你没意思,你这么天天缠着有意思嘛?”

    那男人道:“只要小刘一天没嫁,我就有追求的权利,你又算干什么的?”

    林殿新一时语塞,脸越发的黑了起来。

    罗力这时候探出头来,对那男人道:“我林叔和刘姨正在交往,你看不出来,瞎了?”

    男人望向刘姨,罗力一句话把刘姨和林殿新说的都脸上泛红,刘姨知道,要是否定就摆脱不了这个人的纠缠了,这人太讨厌,才认识一天,就对她猛烈的追求,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是的,你知道就好了,以后别来找我了!”

    那男人叹了口气,垂着头下楼去了,走的时候不望向罗力扫了一眼,看到这货冲他挤挤眼,两人会心一笑。

    进了屋,林殿新和刘姨都有些尴尬。

    罗力帮忙缓解气氛:“刘姨,厨房可以给您了,我和林叔上书房写字去了,一会写好了送您一幅!”

    这货今天过来,根本就是来给牵线搭桥来了,他和林诗打了赌的,这货的骚浪可不是平常人能体会的!

    老林不想找人,他誓要把这两人撺掇到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