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 勾火(第一更)
    第六百四十二章勾火

    酒都满上了,罗力提议道:“林叔,咱们得先谢刘姨,咱爷俩在上面写字聊天,让刘姨在下面炒菜,这必须得谢刘姨,刘姨,我是小字辈,我先敬您一杯!”

    这货说完,先干了一杯,刘姨连忙说道:“哎呀,罗力你慢点喝,菜还没吃呢,这一杯就下肚了,你快吃几口菜,那我...我怎么喝?”

    罗力笑眯眯的道:“刘姨,您喝一口成吗?”

    刘阿姨道:“行,那我就喝一口。”刘姨说完,举起高脚杯抿了一口。

    罗力笑呵呵的道:“林叔,您也得敬刘姨一杯啊,您得中风,刘姨可是忙前忙后的跑,我听林姐说,刘姨平时也没少照顾您的!”

    林殿新脸上略显尴尬,女儿怎么什么话都跟这小子说,可罗力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别的什么,其实就算罗力不说,他也要敬刘阿姨,这些年,刘阿姨帮了他多少忙,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忙的时候,都是刘姨帮着他照顾两个孩子,要说感激,他比谁都感激刘姨,他举起杯道:“小刘,这杯我敬你!”

    林殿新说完,举杯就干,罗力在这里,有些话他说出不口,刘姨心里不是滋味,看着林殿新把一杯酒都喝了,她也把酒干了!

    刘殿新慌忙说道:“你怎么也干了,你又不能喝酒!”

    刘姨笑道:“林哥,没事,今天高兴,多喝一点没事。”

    罗力连忙调节气氛,捡着两人爱听的话说,不时说几句俏皮话,逗得林殿新和刘姨大笑,这货调节空气的能力和他骚浪贱的本事如出一辙。

    罗力紧着劝酒,两瓶补酒,没用上一个小时的功夫全部下肚,这酒喝得有点急,林殿新自诩有酒量,可这60度小烧泡的补酒,不到一小时就一斤下肚,他酒量再好也有点晕。

    这货一斤下肚根本就是面不改色,刘姨也被罗力劝得喝了半瓶的红酒,脸色红润,也有些多了。

    这货趁去厕所的功夫发了短信出去,他刚回到桌上,电话就响起来,罗力假意接通,大声说道:“什么,啊啊,怎么搞的,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干什么吃的,我这就过去!”

    这货放下电话,笑呵呵的道:“林叔,刘姨,我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我得过去处理一下,你们喝着,我恐怕回不来了!”

    林殿新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罗力道:“罗记找了几家代理加工厂,与他们的谈判出现点争执,双方谁也不让谁,我得过去重新跟他们谈谈!”

    林殿新道:“这是大事,你快过去,改天咱爷俩再喝,一定要和你分出高低!”

    罗力笑眯眯的道:“林叔,那咱就说定了!”这货说完,先行离开了!

    下了楼,就看到孙东开着车在等他,罗力拉开门上了车,后面坐着常丹的司机老周,头发梳的油光可鉴,正是刚才送花的那个人。

    罗力冲他竖起大拇指:“老周,演的不错,这两天辛苦了!”

    “罗总,您客气了,尽力而为,尽力而为!”老周笑脸相迎,罗力是大老板,能给大老板效劳,他心甘情愿!

    “姐夫,我呢,我们演的怎么样?”坐在后面的洪金宝讨着好,这小子今年高二了,骚浪贱有向罗力靠拢的趋势,他旁边坐着的小姑娘是他小女朋友,刚才送花的小姑娘就是她了,罗力找了一堆枪手给林殿新设套,这货损着呢。

    罗力瞪了他一眼:“好好给我学习,要是考不好,小心我扒你皮。”说完对老周笑道:“老周,过个十分钟辛苦你再上去一趟!”

    罗力下了楼,屋子里只剩下林殿新和刘姨,气氛一时之间就有些冷了下来,刘姨说道:“林大哥,我给你倒杯水吧,你们俩酒喝的急了!”

    林殿新道:“是有点急了,这酒,劲有点大!”这酒岂止是劲大,那么多好东西泡出来的,可不简简单单是劲大的问题,林殿新此刻才感觉到有些不妥,他虽然已经快六十了,那方面虽然正常,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竟然有些冲动。

    林殿新也是个正常男人,这些年一直没找老伴,他把精力都放在写字上,对那方面看得比较淡,可是今天完全不同,刘姨今天本来就打扮的很漂亮,现在喝了酒,脸上红通通的,老林看着,忍不住有冲动。

    刘姨要给他倒水,他连忙说道:“好好!”他没敢再看刘姨,深吸一口气,尽量转移注意力,可是根本不起作用,这酒劲太大了,这才想起来,罗力介绍这酒的时候可说了,里面有鹿鞭、黑狗鞭、枸杞子、淫羊藿,全**是补肾的,老林意识到,是这酒的问题。

    他喝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此刻有点回过味来,这小子,**的拿的什么破酒,这**是故意的吧,他姥姥的!

    刘姨把水端过来,林殿新伸手接过来,两人手指触碰到一起,林殿新这火‘腾’的一下又上来了,他连忙喝了口水,把他烫的又吐了出来,差点没呛到他,刘姨连忙过来帮他捶背!

    “林大哥,你慢点,喝个水急什么?”

    她身上的香味直入林殿新鼻味,刚才的努力白费了,林殿新只觉得小腹火热,一股热流接着一股热流的往上涌。

    他尴尬万分,猫着腰尽量掩饰,这事闹得,林殿新尴尬的不行,好在刘姨没发现什么。

    刘姨又给他倒了杯水,他慢着喝了一口,就听到有人敲门,林殿新想着,应该是罗力吧,没想到他回来这么快,刘姨去开门,门打开,周师傅又捧着鲜花出现了。

    他一脸笑意的对刘姨说道:“刘家妹子,这花......”

    刘姨沉下脸来,林殿新直接恼了,他站起来指着周师傅道:“你这么大年纪了能不能要点脸,刘家妹子不喜欢你,你不知道嘛?”

    周师傅道:“那关你什么事,你是他什么人啊,你要是和她好上了,你就直说,我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

    林殿新让周师傅一激,脸红脖子粗的道:“我们俩好了,这回知道了吧,赶紧走,以后少来纠缠!”

    周师傅一转身走了!

    刘姨咬着嘴唇,把门关上,望向林殿新,声音颤抖的说道:“林大哥,你...你说的是真的嘛?”

    林殿新尴尬万分,他刚才是借着酒劲才这么说的,他慌乱的说道:“不是不是,我....我...我就是不想他纠缠你,想帮你......”

    刘姨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林殿新慌张的道:“小刘,你别哭,你哭啥...”

    刘姨啜泣着:“林大哥,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你难道真不明白嘛?”

    “我...我...”林殿新吱唔着,正吱唔着,身体忽然向前,也不知道是谁推了他一把,他一下子就撞到了刘姨身上,把她压到了门上。

    林殿新尴尬万分,怎么忽然就倾倒了,他又没多,感觉像有人推了他一下,可是屋子里面也没人啊!

    他这么把刘姨压在门上,刘姨转悲为喜,她没想到林殿新这么大胆子,说那啥就那啥。

    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她也放开了矜持,一转身就搂住了林殿新,“林大哥!”她嘤咛一声钻进林殿新怀里。

    林殿新大脑嗡的一下,这**怎么了,他刚要解释,可是不知道谁在他脑袋上一按,直接把他的嘴唇按到了刘姨的脸上,刘姨心跳加快,她仰起头,闭上眼睛。

    那红润的嘴唇就在眼前,林殿新都傻了,麻痹的,这是怎么了?他只觉得热血上涌。

    他还没想明白,脑袋又是被人一按,嘴唇直接就印在刘姨的唇上,刘姨‘嘤咛’一声,林殿新本就有些冲动,这下可好,他的火瞬间就给点着了,嘴唇一碰上,他就舍不得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