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屏蔽的关键字*上(一)
    魏浩被清理出学生会的事情以光速传播开来,罗力没有再去找他的麻烦,这样的惩罚比打他一顿更难让他接受。

    这一口恶气出来,罗力心里舒服了。

    苏朦找到罗力,这两天罗力到处点火,把北财搅得腥风血雨,她一直没找罗力,两人在校园里散着步,苏朦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心里对罗力是隐隐有着好感的,可是从假期开始,她也只是同罗力通过几次电话,新学期开始后,罗力一直没有上学,上了学后又闹得北财鸡飞狗跳,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罗力了,只是隐隐觉得,他们两人之间总是欠缺了那么一点东西。

    罗力指着前面的藤椅道:“咱们去那边坐会!”两人走过去,一对情侣看到罗力过来像躲瘟神一样的走开了。

    苏朦忍着笑:“他们好像很怕你!”

    罗力摸了摸鼻子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有!”苏朦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力笑眯眯的道:“你笑起来很漂亮!”

    苏朦说道:“你一直很会说话,难道我不笑就不漂亮了嘛!”

    罗力道:“漂亮的女孩无论是哭还是笑都是漂亮的!”

    “罗力,你真会恭维人!”

    罗力笑眯眯的道:“恭维美女不是目地,我的目地是那啥!”

    苏朦红着脸,远远的跑开:“罗力,你不是好人!”

    周五下午,罗力离开省城来到沙县,小青山项目如火如荼的进展,罗力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项目,周泽去了德国联系设备,这边由严军督导工程进展。

    罗力在工地视察了一番后给林诗打去电话,接到罗力的电话林诗正在办公室,问他什么时候到的。

    罗力笑着说道:“林姐,我下午才到,晚上一起吃饭如何?”

    林诗说道:“这算是谢你的晚宴吗?”

    罗力道:“林姐,我可是促成了林叔和刘姨,这么大的事,你一顿饭就把我打发啦?”

    林诗对这货的惫懒深有体会,她说道:“那两顿吧!”

    应林诗要求,罗力临近天黑的时候才开着车来到县政府对面的街道边等她,他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手表,距离两人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罗力坐在车里无聊的吹着口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看到政府大门那边林诗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诗穿了一套灰色的宽松运动装,有着模特一般完美的身材,即便是运动装束也难以掩饰她修长的美腿,这货很自然的就想到,要是这两条腿缠绕到腰上任他驰骋将会是怎样的感觉。

    这货脑海里浮现出当日林诗站在马桶上,身上的浴衣滑落的样子,很无耻的石更了,直到林诗拉开车门坐进来,这货才从意银当中回过神来,他笑眯眯的望向坐到后坐的林诗:“林姐,咱们吃什么?”

    林诗的长发疏理的整整齐齐,两道柳叶眉展露出女性中少有的英气,生动的面孔自带着一股威严,这是自然养成的气势,正是这种气势才更能引起罗力的征服**,这货向来都是这么骚浪。

    林诗说道:“城边那里有家王家小吃,味道做的不错,去那吧!”

    罗力应了一声,在林诗的指导下把车开那边,为了不引人注目,罗力把车停得很远,两人下了车,向王家小吃那里走去,罗力个子虽然很高,但是林诗同样巾帼不让须眉,她个子有一米七三到七五之间,在女人当中,很少有人比她高。

    她今天穿着运动鞋,如果穿了高跟鞋绝不会比罗力矮一分,甚至还会隐隐超过他,罗力走在林诗的身边,笑呵呵道:“林姐,你个子真高,你这身材适合去当模特!”

    林诗说道:“大学的时候的确有模特公司找过我,可是我不喜欢那种职业!”

    罗力好奇的道:“为什么,当模特不是很好吗?收入高,每天在镁光灯下亮丽光鲜,这是很多女孩子的梦想。”

    林诗说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那样的光鲜,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那么被人欣赏,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罗力笑呵呵的道:“林姐更喜欢政治?”

    林诗摇了摇头:“没有女人喜欢政治,政治是男人的争夺权势的东西。”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进了店,老板看了两个一眼,就认定这两人一定是一对情侣,他把两人请进单间,单间虽然条件一般,却胜在干净!

    罗力用手抹了一下座位请林诗坐下,林诗看在眼里没说什么,她坐了下去,罗力道:“这么说林姐不喜欢政治,那你为什么还要从政!”

    林诗眼里显出一丝黯然的神情,老板这时候进来了,把菜单放到桌上,殷勤的说道:“二位吃什么,请看一看,小店的菜很有特色。”

    林诗说道:“来一个虾仁扒油菜,一个肉沫茄条!”看着罗力道:“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罗力也不客气,他抓起菜单看了看,都是一些家常菜,翻到后面才看到几个没见过的菜,他指着其中一道菜问道:“这个笑口常开是什么菜?”

    老板说道:“这个是那个驴那啥!”老板见有女士他没好意思直接说是驴鞭!

    他这么含蓄的一说,罗力就明白了,他笑眯眯的道:“那就来一个,再来一个水煮肉片!”

    林诗对吃的没有什么定义,罗力点什么她更是没有在意。

    罗力道:“林姐,这周末不回丰源嘛?”

    林诗说道:“工作千头万缕,没有时间回去!”

    这货殷勤的说道:“工作再忙也得注意休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累坏了我会心疼的!”

    这货很不要脸的说道,林诗看了他一眼,脸上古井无波,这货什么秉性她心里清楚。

    林诗要的菜很快上来了,罗力殷勤的给林诗夹着菜,林诗道:“我自己来!”

    她端起碗,小口的吃着,动作优雅,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孩,连吃饭都充满了美感!

    罗力道:“林姐,工作上有难题吗?”

    林诗点了点头,说道:“上次请徐市长特批封停了媒矿,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我想还沙县一个绿水青山,那几个小煤矿不封存,就很难把绿水青山还给沙县的老百姓。”

    罗力道:“执法部门没有参与吗?”

    林诗叹了口气:“但凡有矿的地域其中涉及的利益纠纷极大,我初来乍到,对沙县的利益集团了解的并不深,我贸然动了这么大一块蛋糕,工作上受到的阻力很大,这是我之前没有想过的,是我太单纯了!”

    林诗在工作上的确是遇到了困难,否则也不会在罗力面前说这些话。

    罗力道:“千头万绪需要从头捋,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就解决什么样的困难,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林姐,你想在沙县打开局面,就得有自己的小团体才对,你一个人想要打开局面,在没人支持的情况下,可能吗?

    尤其是,你想进入的界面,又涉及到那么多的利益集团,所以想要破冰,一定要找到一个角度,一个契合的时机,一举击溃,这样才能成功。”

    林诗若有所思,她想了想,问道:“如果换成你在我的位置,你会怎么办?”

    罗力道:“如果是我,首先,我手中必须要有一把刀,这把刀要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想怎么用,就能怎么用,想查谁就能查谁。

    想破除掉沙县的利益集团,就得把这把刀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样用起来才能得心用手,把反对自己的人全部干掉,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把反对自已的人干掉,林姐不会不知道吧!”

    林诗道:“看来,你比我更适合进入这个体系,我毕竟只是一个女人!”

    罗力笑眯眯的道:“你要是觉得累了,就辞职,我这里永远给你留一个位置!”这货说话就是露骨。

    林诗道:“如果有一天我累了,我可以去试试!”

    罗力笑呵呵的道:“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

    罗力点的两个菜有点慢,但很快也上来了,那个笑口常开一上来,罗力笑了,麻痹的,这老板也是个骚浪的家伙,驴鞭就驴鞭呗,还起了个这样的名字。笑口常开,还**挺形象,男人吃了大补,女人用了高兴,能不笑口常开嘛!

    罗力笑着给林诗夹了一片:“林姐,你吃一片笑口常开!”这货就没安好心。

    林诗哪里会想到这个笑口常开是那玩意,她看了一眼道:“笑口常开怎么是肉?”

    罗力道:“可能是特别好吃,吃了之后会很愉悦,所以才起了笑口常开的名字呗!”

    林诗夹起一片驴鞭送到嘴边轻轻的咬了一口,这货只觉得那里一紧,好像咬在自己的那个上面,这货很是无耻的又石硬了。

    “怎么样?林诗,味道如何?”这货简直是骚浪的没边。

    林诗说道:“口感还不错,很有嚼头!”

    “那就多吃点!”这货又给美女县长夹了一片。

    看到美女县长红润的嘴唇开合着,吃着笑口常开,这货有种莫名的冲动。

    两个用完晚饭,林诗说道:“你晚上还有事嘛?”

    罗力道:“没事,林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林诗道:“你陪我去一趟四合村的小煤矿吧,白天的时候我已经叫相关部门封禁了那个煤矿,但是我知道,这些封禁的煤矿晚上的时候偷偷的开采,前几天封禁的煤矿据说晚上还在偷偷的采,我责令相关部门过去了,但是反馈回来的消息是已经停产,我对他们表示不信,我想晚上去看一下!”

    罗力道:“成,我陪你去!”罗力明白了林诗为什么答应他晚上一起吃饭,想来是早就有抓他做苦力的意思,不过能陪美女县长夜晚出行,这货甘之如怡!

    两人开着车直奔四合子村,快到地方的时候,林诗叫罗力把车停到一处背风地,天已经黑了,这时候要是开车过去,很容易被人看到。

    停车的地方距离四合子小煤矿只有三公里,两人十多分钟就能走到。

    下了车,罗力从后备箱取出一只手电筒,林诗道:“别打,晚上有月光,可能看清山路的,咱们借着月光走过去!”

    罗力把手电关掉,带头走在前面,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冷的,林诗虽然早有准备,穿了一身的运动装,让夜风一吹,还是有些发冷,罗力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林诗冷了,他脱掉外衣直接披在林诗的身上。

    林诗道:“我不冷,你别感冒了!”

    罗力霸道的把衣服按在她的身上:“我是男人,怎么能让冻到!”

    林诗内心深处涌起一丝温暖,但很快就警惕起来,她自我防范意识还是很强的。

    两人沿着山路向小煤矿方向走去,林诗来过这个小煤矿,对路线很熟悉,他们俩穿过前面的竹林,从小路穿行过去,远远的就看到那边亮起星星点点的灯光。

    罗力说道:“应该有人!”

    两人爬上前面的高岗,借着月光看到小煤矿那里的开阔地有铲车开动着,把采出来的煤装上翻斗车。

    罗力说道:“果然没停!”

    林诗皱着眉头,眼前的场景跟她预想的没有出入,她刚才开口,就听到有人喊道:“什么人?”

    紧接着四道电筒光从不同方向照过来,显然这边有人在提防,只是他们俩人谁也没有想到。

    罗力被电筒晃得睁不开眼,他连忙说道:“别照,我们俩谈恋爱,在这里约会,不干什么!”

    说完,这货一把就把林诗揽到了怀里,林诗身体一疆,却没有反抗,他们俩偷偷到这里查看,矿主那边有防备也是必然的,林诗懂得深浅,这些人为了利益是什么都能干出来的,要是暴露了,他们俩人就危险了。

    带队过来的是一个刀疤脸,用手电在罗力脸上晃了晃,罗力的年纪在那里,看着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这货虽然长得老成一些,但是再老成,年纪不骗人。

    林诗把脸埋在罗力的怀里,没有露出来。

    刀疤脸怒斥道:“你不是四合子村的,我没见过你!”刀疤脸警惕的道:“你们俩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时间六七个壮汉已经围了过来,把他们两人团团围在高岗之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记住本站网址,www..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