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情归
    再过几日就是除夕了。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有些冷,刚下了雪后,就更冷了。锦昭从小就怕冷,这会手都是冰凉的,她将手往衣袖里面缩了缩。

    她一个人坐在暖塌上,神情木然的望着窗外缀满枝头的红梅发着呆,一串串,一朵朵的,红满了整个院子。看到眼前的这般场景,锦昭的嘴轻轻扬起,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她记不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笑了,好像很久似的,久的连她都快忘了原来自己也会笑的。只不过下一瞬嘴角一僵,笑容转瞬敛了去,当初赏梅的两人,如今变成了她一个,大概此情此景,莫名的有些孤独。

    一向爱梅的锦昭,只觉得眼前的红梅太过刺眼,她慢慢的收回了目光,不再看窗外。这时眼泪突然落了下来,也许这才最合适她当下的心境吧。

    吱的一声,巧慈端着热水进了屋,抬眸间看到锦昭脸上挂满了泪水,心疼之余,忙放下热水,掏出帕子为锦昭拭泪。

    “娘娘,您怎么又哭了起来。”

    这些天,锦昭前前后后哭了很多次,好像眼泪总哭不完似的。

    巧慈一边擦泪,一边低声说道:“娘娘,快别哭了,待会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要不奴婢替您补一下妆吧。”

    锦昭最爱惜自己的妆容,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总是很注重自己的仪容。巧慈都记在心里。

    也难怪,当年苏家嫡女,倾国倾城,一颦一笑间,名动京都。只是当下年过三旬的锦昭,久病缠身,似乎已不及当年的风采照人。

    巧慈正要扶她去妆台,被锦昭摆手拦住了。

    “不用了,如今我一身的病,容貌早已不复当年,再多的胭脂水粉也是没用的,老了就是老了。”

    在宫里最忌讳的字就是“老”。

    巧慈听了这话,鼻子一酸,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安慰说:“娘娘,说胡话了不是,在奴婢看来,娘娘倾国倾城,整个京都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与您比及的。”

    这也是巧慈的真心话。

    巧慈是锦昭陪嫁的丫鬟,打从记事起就跟在锦昭身边,伺候她的日常起居,是众多丫鬟当中最贴心,也是最为信任的一个,算算日子,跟在锦昭身边已经有好些年头了,而巧慈也不再是当初那个见了生人就脸红的小丫头了。想当初多少世家子弟为慕名苏家大小姐的风采,光上门提亲的人就踏破了苏家的门槛,场面一时轰动无比。为此,当时还流传着一句佳话:娶妻当娶苏锦昭。

    锦昭轻笑了笑,说:“你不用安慰我,我这个样子打扮给谁看,不会有人来的。”说着,锦昭慢慢看向屋外,喃喃低语道,“至少,他不会过来的。”

    连自己的容貌都不甚在意了,可见人活着是真没了盼头。

    巧慈自然明白锦昭说的他所指何人,声音哽咽道:“娘娘,千万莫要胡思乱想了,皇上兴许是诸事缠身,这才耽搁了看娘娘的时间,说不定很快就来了,娘娘别灰心才是。”

    锦昭抬眸看了看她,又低眉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是最新的,也不是款式最好看的,不过是去年的衣裳罢了,怕是早已过时了吧。她已经有多久没做新衣裳了,估计都不曾记得了。连自己最为紧要的容貌都不在意了,衣服穿得好不好看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锦昭微闭上了眼,待睁开眼后,摇了摇头,说:“傻丫头,眼下什么个形势,我自己心里清楚着,如今这宫里头已不是我受宠的日子了。想想,我病了这么多天,他几时关心过,又几时过问过,我又何必心心念念他会过来,到头来不过是傻傻自欺罢了。”

    想起昔日和他恩爱的日子,锦昭心中一阵莫名的悲凉,说好一辈子不离不弃,白首到老,这才过了多久,怎就变了心。原来伤人的最莫过于人心,枉她一世聪明,偏偏在情字上面生生的糊涂了。

    巧慈看到锦昭缩在衣袖里的手,忍不住上前握了一下,身子顿时怔住。

    “娘娘,您的手怎么这么凉?”巧慈眸色惊讶道,赶忙将锦昭的手又是放在怀里捂着,又是哈气的,恨不得将锦昭的一双冰冷的手捂热。

    锦昭却抽回了手,她轻声说:“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

    巧慈急道:“娘娘,再怎么样,您也要顾惜自己的身子,您还生着病在,天又这般的冷,万一冻坏了身子,病情更严重了,可如何是好,让奴婢怎么跟过世的夫人交代。”说罢,巧慈转过身将窗户给关了。

    锦昭最怕冷,眼下却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巧慈看着都心疼,她想不明白的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巧慈一时口快,无意间提起了过世的夫人,锦昭听了身子当场僵住。

    锦昭的父亲是当朝的大将军,作为苏家的嫡长女,母亲可谓是这世上最疼爱她的人,可偏偏这至骨的疼爱,却成了她这辈子无法挽回的遗憾,也成了她心头的一道伤疤,至今深刻刺骨。

    一个临死前都不愿见她的人,可见对她是有多不原谅。锦昭实在想不通,曾经将自己捧在手心里的母亲,竟也有对她冷漠相对的一天,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称得上勇敢的女子,谁知面对母亲的冷言冷语,却也有不敢面对的时候。

    终究,她还是错过了见母亲最后一面……

    这么多年,她始终做着一个梦,梦里母亲亲口对她说已经不怪她了,直到梦醒后,她才明白原来这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母亲最终还是走了,而她,也永远不可能听到母亲的那句原谅。

    锦昭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语气透露着无奈道:“母亲,她走了,带着对我的恨走了,永远也不可能原谅我了。”

    说着,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锦昭伸手摸了摸湿润的脸颊,她一向最见不得女子哭哭啼啼的,总觉得那是懦弱的行为,曾几何时,她自己也变成了这样的人了。想想也是可笑。

    巧慈见了,满是自责,她说:“娘娘,是奴婢不好,不该在您面前提起夫人的。”

    明明知道夫人是锦昭心里的痛,她还提起,实在是千不该万不该。

    锦昭没有怪她,要是以前,她定会苛责巧慈几句,眼下她却什么也没说。抬头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天气,一连阴了几天的天,也不知道还要继续多久,何时才能见到阳光。比起阴天,锦昭更喜欢晴天,尤其冬天的时候,喜欢泡上一壶茶,坐在院子里喝喝茶,晒晒太阳。这也是某人喜欢的,是的,某人喜欢的,锦昭喃喃的念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