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请安
    管家领着府里的下人除了大半日的雪,路面上堆积的厚雪已基本上被清除干净了。

    巧慈是下午才过来的,一宿未休息,本想睡两个时辰的,没想到这一觉睡了很久。

    过来的路上,十分不安。

    “大小姐,奴婢起来的晚了,误了你去看夫人的时间,奴婢有错,还请你恕罪。”巧慈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说道。

    锦昭却没有要怪她的意思,对她说道:“不打紧,这个时候去看母亲倒也正好,况且你一宿没睡,睡到这个时辰也是正常的。”

    巧以为锦昭会责骂她几句,却反过来安慰她,锦昭这么说,巧慈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她低声说:“奴婢还是陪您去看夫人吧。”

    锦昭点了点头。

    母亲喜欢养鱼,映华阁那里有一池塘,里面养了很多鱼儿,母亲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喂那些鱼儿食物,私下里她瞧见了很多次,不过也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已。

    巧慈陪着锦昭很快来到了映华阁,看着映入眼帘的“映华”两个字,锦昭思绪万千。这是以母亲名字命名的庭院,想当初她不顾母亲的反对执意入宫,已经有好多年不曾踏入这里了,每次按耐不住心中的思念过来的时候,也只是静静的站在外面,未曾进去罢了。

    巧慈见锦昭神情一时异样,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小姐,您怎么了?”

    锦昭缓过神,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没事,进去吧。”

    巧慈应了声,在前面给她带路。

    外面有扫雪的丫鬟见她过来,立马停了下来,一个个立成一排,规矩的向她见礼。

    站在最前面的叫惜梅,是傅氏身边的一等大丫头,深得主子的信任,这丫头原本叫落梅,傅氏觉得这名字不好,便改成了惜梅,意指珍惜。

    能得傅氏赐名的丫鬟,在苏家也算是头一个。因此,与一般丫鬟相比,惜梅多少是有些不同的。

    惜梅走上前一步恭声道:“大小姐来得巧,夫人这会已经起来了,佟妈妈陪着在屋里头说话呢。”

    母亲喜欢午休,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锦昭朝她点点头,倒是个机灵的丫头,她都不用张口询问了。随后惜梅去为她开门。

    门开了,不知怎的,想到屋里的人是她念念不忘多年,相见而不得见,锦昭却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好些年没见了,她都快要记不住母亲的样子了。

    “大小姐,您请。”惜梅轻声道,在她面前作了一个请字的手势。

    锦昭这才回过神来,当下稳住紧张的情绪,迈脚进了屋。

    此时,傅氏正微坐在暖塌上,神情专注的在看手里的东西,佟妈妈陪在一旁。

    惜梅见锦昭忽然停住不走了,于是上前向傅氏恭声回禀道:“夫人,大小姐来了。”

    话音刚落,傅氏这才抬头朝锦昭看去,下一刻嘴角轻轻扬起,露出微笑来。

    “我的锦昭来了。”傅氏向她招手。

    锦昭身子一怔,眼前的场景,可是她盼了许久的。片刻不容多想,她立马走过去握着母亲的手,紧紧的握着,生怕下一秒母亲就会松开她的手似的,大概是听怕了母亲当年说的那些决绝的话,情绪比方才更显得激动了,眼眶看上去红红的。

    看她这般,傅氏不明所以的问她道:“你这孩子今日是怎么了?”

    锦昭吸了一口气,对母亲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只是太想念母亲您了,有些日子没来给您请安了。”心里期盼了多年的人,她怎能不想。

    当初,她以为傅氏的母亲之情算是走到了尽头,想不到老天待她还算不薄,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母亲。

    傅氏却听得一愣,脸上依旧一副微笑的样子,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锦昭的头,笑着说:“你这孩子,天天待在府里的还想着,要是以后嫁了人,还不得天天往娘家跑,不怕被别人笑话了。”

    此话一出,佟妈妈等人都被逗笑了,锦昭却没有笑,她说:“那我以后就不嫁人好了,陪在母亲左右,侍奉你终老,可好?”

    这是锦昭的心里话,那个时候她就是这么想的,傅氏听了却当她是玩笑之语,便摆手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起了傻话来,哪有姑娘家到了年纪不嫁人的道理,母亲还寻思着帮你说一门好亲事呢。”说话间,傅氏脸上的笑意渐深了。

    锦昭听了反而难受起来,原以为她入宫会让苏家荣耀,母亲应该高兴才是,哪曾想却是极力反对的。后来她才明白,一向心思深远的母亲,不过是盼着她嫁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疼她一世,爱她一生,并不想她卷入到后宫的争斗当中。

    比起所谓的荣华富贵,子女的一世安好,未尝不是做母亲期盼的。只是,那时她还不太明白这些。

    锦昭轻抿了抿嘴,说:“那母亲可要为锦昭好好选这亲事。”

    傅氏手神情微顿了一下,既而说道:“今个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说要自己选呢,我的锦昭可莫要哄母亲开心才这么说,不过,母亲也是为了你好。”

    锦昭笑了笑:“怎么会呢。”

    说着,目光无意间落在了傅氏身旁的东西,便指着问:“方才母亲在看什么如此专注?”

    傅氏拿起身旁随手放着的东西,说道:“这是你弟弟写的字,今日还被教书先生夸了,你瞧瞧,你这弟弟现在写字的是越来越不错。”

    说起她那个弟弟苏承业,傅氏满眼的宠溺,可谁想到被母亲小心呵护的弟弟,竟一次又一次被苏锦玲利用,以至于后来落了个身败名裂地步。

    她清楚的记得,苏承业一身落魄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看上去整个人清瘦无比,没想到母亲一生引以为傲的儿子,当初是那么的聪明,最后却落了个这般田地。

    可那时的她不及之前风光无限,对弟弟也是爱莫能助,眼睁睁的看着苏家一步步的落到他人手里。

    想到此处,锦昭伸手将傅氏手里的东西拿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苏承业今年不过才十一岁,写的字看上去却颇有几分老成的样子。写的确实不错,难怪母亲会忍不住夸起来。

    “弟弟的字写的越发的好了,父亲要是知道了,肯定也是高兴的。”锦昭说道。

    傅氏点点头,看着眼前的锦昭,只觉得与平时有些不大一样,似乎要懂事了不少。

    她想要去拉锦昭的手,想了想,又作罢了。

    过了一会,傅氏抬了抬眼,看着锦昭意味深长的说道:“只要你们姐弟两好好的,母亲也就别无所求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