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疑惑
    人走后,锦昭才从一处走了出来。

    刚才的一幕,夏芙和碧桃两人的对话,巧慈都全听在了耳里。那些背后说大小姐的话,她自己听了都觉得气愤,原以为以大小姐的脾气会很生气,抬头看了一眼,谁知,锦昭却是一脸平静的样子,并未有任何的怒气表现在脸上。

    她想了想,低声说道:“大小姐,你别听她们胡言乱语,她们那是乱说,奴婢明白,大小姐你可不是这样的人。”

    明明说的是她,自己的丫头反倒气了起来,锦昭笑了笑说:“看你,我都没有生气,你倒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说的是你呢。”

    前世,后宫里那些是非,她听得比这难听多了,当初没能被那些吐沫给淹死,区区两个丫鬟的话,她又怎么会在意。

    巧慈犹豫道:“奴婢觉得大小姐不是这样的人,她们不该背后议论,说大小姐的不是。”

    锦昭愣了一下,下意识抬眸看了看巧慈,问道:“她们说的也并非全是胡说,我的确罚了你,你不怪我吗?”

    巧慈当即摇了摇头,说:“奴婢从未怪过大小姐一丝一毫,她们的话,大小姐可别放在心上。”

    锦昭点头道:“她们的话还不足以伤得了我,让我动气。不过今日一事,倒是提醒了我。”

    提醒?

    巧慈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并未多嘴相问。自个想了一番刚才的情景后,才恍然大悟,轻声说:“大小姐指的是……碧桃?”

    锦昭看她默而不语,不愧是陪她在宫里生活了多年的丫头,也不愧是最懂她心思的丫鬟。

    锦昭理了理衣袖,随口说道:“走吧,外面冷,我们也该回去了。”

    巧慈恍然会悟,大小姐一向怕冷,方才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要是放在以前,早就嚷着要回去了。巧慈不禁拿眼瞧了瞧走在前面的锦昭,心中满腹的疑惑。

    苏锦铃从厨房离开,并未直接回蓉秀院,而是直接去了母亲沈曼心那里。

    此刻沈曼心正在院子里修剪海棠,苏锦铃带着一肚子火过来了。

    “母亲。”

    人刚到门口,就冲着院子里的沈曼心喊了起来。

    闻声,沈曼心手一顿,剪断了半个枝头。丫鬟绿秀见了,立马慌了神,这可是自家主子最喜欢的海棠,哪知被二小姐的莽撞弄成了这般,她赶忙弯下身子将剪落的海棠捡了起来,不安的捧在手上。

    只见沈曼心神情一敛,好似没了心情,便将手里的剪刀给了绿秀,伸手抚摸方才被剪断的地方,有心疼之意。

    苏锦铃全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她还在为苏锦昭说的那些话心烦。她快步走到沈曼心面前,气呼呼的向她抱怨道:“母亲可真是好雅兴,你都不知道女儿今日好生委屈。”

    言下之意是在说她都被别人欺负了,而自己的母亲竟还有心情在这里修剪。

    沈曼心当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却指着面前的海棠半开着玩笑说:“你瞧瞧,这株海棠被剪去半个枝丫,也是委屈的很。”

    说话间,手一直放在刚才剪坏的地方。

    听到这话,苏锦铃心里就更觉委屈了,一时来气道:“女儿受了委屈,母亲不安慰也就罢了,只担心自己的海棠,女儿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苏锦铃向来被沈曼心惯坏了,说话也是张口就来,也不掂量一二再说。

    此话一出,不光是沈曼心愣了一下,连身边的丫鬟绿秀和夏芙也是慌了神。

    绿秀赶忙说:“二小姐说笑了不是,您当然是二夫人亲生的,这还能有假不成。”

    苏锦铃一时语噎,方才也是情急才说了这话,没有想那么多。她下意识的抬头偷偷看了母亲一眼,见母亲并没有生气,心下反而放心了些。

    她欲言又止了一番,看着沈曼心,声音一时软了下来,解释说:“母亲,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是被苏锦昭气得才说了刚才的胡话,望母亲你别放在心上。”

    沈曼心将目光从那株海棠上收回来,转看着她说道:“你是我的女儿,哪有做母亲的会和自己女儿赌气的。”语气顿了顿,表情微沉道,“刚才你说被苏锦昭气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且和母亲说说。”

    说完,沈曼心便拉着苏锦铃进了屋。

    坐下后,苏锦铃迫不及待的将今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沈曼心:“……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平日里只要我好言好语,苏锦昭都会答应,谁知这次硬是不肯,弄得让我在下人面前很没面子。”

    一旁的绿秀趁机柔声说道:“依奴婢看,八成是大小姐厨艺不怎么样,拿不出手,怕叫二小姐笑话了,才没有给您看。”

    苏锦铃却不这么认为,便瞥了她一眼,说道:“你是不了解状况。”说着,她看了一眼夏芙。

    丫鬟夏芙心领神会,解释说:“当时奴婢陪二小姐去的时候,大小姐做菜的香味都飘到外面,外面围观的下人都纷纷夸大小姐的厨艺不错,应该不是担心厨艺不好怕叫二小姐笑话了。”

    这时,久未出声的沈曼心开口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个,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给你看,不看就是了,不就做了几道菜,估计也没什么好看的,你还为了这点小事影响了心情,可是不值当呢。”

    听着母亲对此事不甚在意的态度,苏锦铃当即说:“母亲,这怎么能是小事呢,以前我说的话,苏锦昭可都是会听的,偏偏今日不知道是怎么了,不愿搭理我似的,就连说话的语气,仿佛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说到这里,沈曼心神情一顿,想了想,说:“听你这话,今日这事确实叫人想不透。对了,方才你说她为傅氏做饭,她堂堂苏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的,平时更是不曾进厨房半步,哪会做饭。话说,你不会看错了吧?”

    苏锦铃摇头道:“女儿不会看错的,当时厨房里只有苏锦昭和她的丫鬟,厨子都被她叫到了外面,她的丫鬟厨艺也不怎么样,应该是她亲自下厨的,这一点,女儿敢肯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