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烧饼
    闻言,沈曼心脸色微沉了下来,拉着苏锦铃的手,说道:“当真?”

    “自然是真的。”苏锦铃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母亲,我还能骗你不成。”

    沈曼心低眉沉吟了半晌,才摇头道:“这不可能,旁人我或许不敢保证,但苏锦昭,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哪会什么厨艺。从来都是别人伺候她,哪有亲自动手的份,这不可能。”

    沈曼心再三强调自己的看法。

    苏锦铃也随即说道:“莫说是母亲不相信,连我也是不信,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女儿亲眼所见,不会有错的。我天天和她待在一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背着我学了一手好厨艺,今日过后,只怕府里无人不知苏家大小姐厨艺精湛。要是哪一天传到了父亲那里,指不定又博得父亲的夸赞。”

    苏锦铃想想都觉得气,她自认不输给苏锦昭,偏偏在人前却要低她一等,张口闭口尊称她一声长姐。别人都觉得她和苏锦昭的姐妹感情不错,却不知她心里其实是有多讨厌她的。

    苏锦铃的话反倒是提醒了沈曼心,她嘱咐道:“你天天和苏锦昭在一起,往后可要多留个心眼,苏锦昭虽然不足以畏惧,但是别忘了,她身后还有个傅映华,那是个决不简单的女人,不然,母亲也不会和她斗了这么多年。”

    说话间,沈曼心的目光闪过一抹不甘和愤怒。

    苏锦铃见了,便安慰说:“母亲不用担心,你还有父亲,不是吗?若然父亲心里没有你,也不会在傅映华怀孕的时候娶你进府,可见父亲对你的爱不比那个女人少。女儿相信,终有一天,这个家早晚是母亲您说了算的。”

    沈曼心听了,神情微动,若有所思道:“但愿如你所说,有这么一天。”

    其实,她何尝不比苏锦铃更盼望有这么一天,这些年,傅映华一直拿苏家主母的身份压着她,就因为她是苏家的大夫人,便要处处看她脸色行事,沈曼心早已受够了。奈何,却又不得不多番隐忍着。

    话说,锦昭回去后,想起回来的路上看到的那一幕场景,思绪久久难平。

    碧桃,她差点把她忘记了。当初要不是她鬼迷心窍,她的弟弟又怎么会落到那般境地。自小聪明的弟弟,父亲又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本应该前途无量,谁曾想,最后整个人落魄不说,还消瘦不堪,仿佛风一吹,人便倒了似的。

    承业会变成那样,碧桃有不可逃脱的责任。

    想至此处,锦昭握紧了拳头。

    此时,进屋奉茶的巧慈见了,忍不住低声问道:“大小姐,你没事?”

    语气无不表露出担心来。

    锦昭慢慢抬眸看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昨日你也在场,夏芙和碧桃二人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巧慈点头,应答说:“是,奴婢都听到了。”

    锦昭又道:“既然你都听到了,那么你对此事怎么看?”

    巧慈闻言,心中莫名一顿,随即说道:“奴婢愚钝,不知道大小姐问的是哪方面的?”想了想,又说,“可是关于三少爷的?”

    锦昭再次抬眼看了她一下,点点头,说:“自然是关于承业的。”

    她就这么一个弟弟,别的事,她都可以暂且缓缓,唯独承业的事,缓不得。当年就是她不够细心,自认为别人个个都是真心待她的,最后面对被身边的人背叛的时候,她才看清那些人的嘴脸,原来不过是虚情假意罢了。她竟可笑的以为是真心实意。

    不管怎样,那个碧桃是不能留在承业身边了,得想个法子赶走才是,免得将来成了祸害。

    念及此,锦昭便对巧慈吩咐道:“明个你陪我去沁轩院,母亲说弟弟的字近日进步不小,想来一定是用功读书,我这个做姐姐总要去看看的。”

    话落,巧慈便说:“大小姐对三少爷还真是疼爱。”

    听完,锦昭忽然想起了什么来,说道,“对了,回头你帮我准备一些梅菜和肉来。”

    巧慈略带疑惑的问道:“大小姐要奴婢准备这些是做什么用?”

    看着巧慈满是困惑的样子,锦昭笑了笑,说:“自然是有用的。”说完,不再多说一句。

    巧慈见锦昭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也不好多问,只好耐住性子,等着明日看看。

    翌日,锦昭起了个大早。

    巧慈过来的时候,看到锦昭穿戴整齐的在屋里等她,一时感到惊讶。以前大小姐通常会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来梳洗,今日起的这般早,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待人进了屋,锦昭二话不说,便问她道:“昨日吩咐你的事,都准备好了吗?”

    巧慈应答道:“按照大小姐的吩咐,都已经准备妥当。”

    锦昭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巧慈做事一向让她很放心。

    锦昭起身理了理衣服,说道:“如此,随我去小厨房吧。”

    巧慈并不清楚锦昭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不过既是主子的吩咐,她也就照做了。

    到了厨房,锦昭先和好面,又将肉剁成肉沫,手法十分娴熟,巧慈在一旁看得愣住了。这才明白锦昭让她准备这些是用来做点心,原以为自家的姑娘只会做菜,没想到在点心上也是擅长的。

    巧慈侯在一旁,时不时的帮锦昭搭把手,不过,基本上都是锦昭一个人在忙活,巧慈想出力,总感觉插不上什么手,帮不了多大的忙似的。

    没过多久,巧慈便闻到了锅里的香味,她忍不住说道:“大小姐,你这是做的什么,好香啊,奴婢闻着都快留口水了。”

    锦昭轻轻一笑,说:“是烧饼,里面加了梅菜和肉沫,吃起来可口脆香的,我记得承业很喜欢吃,昨个想起来了,便想着做给他吃。”

    其实,算算,她也就只做过一次而已。

    巧慈明白似的的点头说:“原来如此,不过大小姐说的烧饼,奴婢倒是头一次听说,连三少爷都喜欢吃的话,想必一定很好吃。”

    巧慈这么说,自然是有她的根据。苏承业对食物有所挑剔的事,府里的人都是皆知的。能入得了他的眼,味道应该不错的。

    等饼出锅了,锦昭拿了一块递给巧慈。

    “尝尝看。”锦昭微笑着示意她接着。

    巧慈咽了咽口水,接过烧饼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看着眼前巧慈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锦昭想起来了弟弟来宫里看她,她第一次给他做饼的情景,那是个雪天,当时弟弟竖着拇指直夸她的手艺好。

    想此,锦昭的笑意更深了几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