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警告
    碧桃面色一变,忙说:“大小姐是三少爷的亲姐姐,当然是您比奴婢了解三少爷才是。奴婢也就是觉得三少爷经常这个时候去大夫人处,才自个这么以为的。”

    好一个自个以为的。

    锦昭慢慢抬了抬手,示意她起来说话。

    跪了许久,两条腿已经跪得发麻,碧桃早就想起来,奈何锦昭却一直没有开口让她起来的意思。

    起来归起来,碧桃丝毫不敢放松。担心自己万一说错了话,得罪了大小姐,于是低声道:“大小姐若是没有别的事,奴婢就先行退下了。”

    说完,正要走时,锦昭却喊住了她。

    “怎么,我一来你就要走,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可是听到冬柳说你在屋里待了好长时间。三少爷不在,你一个人没事在这屋里做什么?看来你们一个个倒是很清闲。”

    碧桃闻言,心中打了一个冷颤,她连忙解释道:“大小姐误会奴婢了,奴婢过来是给三少爷研墨的,并不是偷懒,三少爷说奴婢研的墨不错,便常常叫奴婢给他研墨写字。”

    说完,碧桃自顾的上前指着书案上研好墨给锦昭。

    锦昭并未说话,随手拿起旁边的砚台,碧桃突然出声道:“大小姐,这墨奴婢已经研好了。”说着将一只手伸了出去,准备去拿锦昭手里的砚台放回原处。

    锦昭并未放下砚台,而是看她,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难道我还碰不得了!”

    说话间,脸上未有任何异样,不过已吓得碧桃赶忙缩回了手,低声道:“不不不,大小姐当然碰得,碰得的。”

    锦昭看着手里的砚台,不紧不慢的说:“是吗?我还以为这东西只有你碧桃一人碰得,旁人倒是不能碰得。”

    刚才她拿起砚台的时候,分明瞥见碧桃眼里的紧张。怪不得那两个丫鬟会那样说了,俨然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沁轩院的女主人了。

    碧桃整个人都怔住了,今日大小姐说话处处话里带刺,她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位小祖宗,难不成大小姐是对她私下来三少爷屋里不满?

    想到这里,碧桃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哆嗦低道:“大小姐误会了,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她还想继续往下说,又怕自己说多错多,惹了锦昭不快,随即闭了口,低着头看着脚上的鞋子。

    锦昭本是过来看承业的,不想人去了母亲那里。想起碧桃这丫头当初联手陷害弟弟的事,锦昭心中一时气愤。眼前这个看似维诺的丫头,当年还真是低估了她。

    锦昭微沉着脸,说道:“研墨这种简单的小事,也不是缺了谁就不可以的,既然母亲把你安排在三少爷身边伺候,希望你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该妄动的心思,最好给我收起来。若是再让我听到了什么不该有的闲言碎语,否则,别怪我到时翻脸无情,将你赶出苏家。你可听清楚了?”

    碧桃愣在原地,她不知道迎春和冬柳在外面都说了她什么话,但今日看大小姐这般不待见她,心知肯定是两人说了她不该的话。不过她的确是动了心思,对三少爷的心思。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大小姐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这让她无比尴尬和羞愧。

    碧桃咬咬牙,回答道:“是,大小姐说的话,奴婢听清楚了。”

    锦昭看了看时辰,想着这会苏承业应该请完安要回来了,便打发碧桃说:“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先下去吧。”

    碧桃行礼道:“奴婢就不扰大小姐了,这就退下。”

    见人走了后,一直没说话的巧慈上前一步,轻声说道:“奴婢看着碧桃似乎有些不服气,不知道会不会在心里记恨大小姐您。”

    锦昭笑了笑,说:“区区一个奴婢,还不足以让我费心,倘若她是个明白人,方才的话,想必她应该听得懂。但若是她想打承业的主意,动了歪脑筋。放心,我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视不管的,毕竟承业才是我的亲弟弟,同母亲一样,我也是盼着他好的。”

    巧慈想起过来时在门口见到的那一幕,点点头,说:“大小姐说的是,三少爷年纪还小,这些丫鬟说话没个分寸,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没个注意的,张口就来,可不能叫这些人带坏了三少爷。今日大小姐给她们来了个下马威,也让她们长长记性,有所收敛。”

    苏承业是锦昭的亲弟弟,巧慈同锦昭一样,自然也是盼着他好的,不许任何人任何事影响到苏承业。

    锦昭点头道:“自然是要管的,否则由着她们,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今日我没有把事情做绝,无非就是给她一个警告,若是冥顽不灵,我也不会由着她乱来的。”一个身份低微的丫鬟竟也痴心妄想做主子,这是锦昭万万没有想到的。平日里一个个看着温顺懂事,谁能想到背后心思竟如此龌蹉不堪。

    巧慈忽然想到了一事,于是说道:“这个碧桃一向爱嚼舌根,今日大小姐当面说落了她,奴婢担心她会不会在三少爷面前乱说。据奴婢所知,三少爷平日里对她十分信任,要是她在三少爷面前诋毁您,说你的坏话,而偏偏三少爷又相信了,这保不准会影响你和三少爷间的姐弟之情。”

    巧慈忠心于锦昭,事事为锦昭着想,自然要想的多一点。

    锦昭暗自思忖了起来,巧慈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碧桃确实喜欢背后打小报告。不过,她却有别的看法。

    锦昭摆手道:“不怕,她是母亲指给承业的丫鬟,倘若她敢在背后做小动作,说我的不是,母亲那里第一个便不会轻饶她。更何况还有外面那两个丫鬟,她们今日说的话也不是空穴来潮。碧桃那丫头不会蠢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冒这个险的,除非她自己不想好了。”

    锦昭倒更愿意碧桃现在就去苏承业面前告状,这样她就有理由将人赶出沁轩院。

    说话间,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长姐,你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