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诚意
    胭脂恨恨的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是吗?那可真是要恭喜你了。”说着,她收回目光,转而道,“我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

    刚迈出步子要走时,只听到夏芙在身后说道:“行了,你就别跟我较劲了,多没意思,大小姐最近冷落你的事,我都听说了。”

    话音刚落,胭脂只觉得尴尬无比,心里更是对夏芙恨的牙痒痒的。

    她转过身,阴沉着脸看向夏芙,扯着嗓子对她说道:“用不着你强调,怎么,你是想看我笑话不成,哼,我可不会随你的愿。我现在虽然被大小姐冷落了,但也只是一时的,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大小姐就会知道我才是对她最忠心的丫头。”

    夏芙听了,轻笑了两声。

    胭脂眸子一怔,夏芙的笑让她很不舒服,像是在嘲笑她似的,于是质问道:“你笑什么?”声音比之前提高了些。

    夏芙收住笑,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原先还以为你是个聪明的人,没想到竟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

    对方一副也是没谁的样子,让夏芙心里很是不快,她直接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芙却并未回她,而是别有一番深意的说道:“做人,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别把希望寄在一处,到时候自己连选择的余地也没有,那可就可悲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这话,夏芙也不再继续待下去,转身便走了。留胭脂一个人呆愣在原地,脑海里浮现那日她与碧桃说话的情景,还有碧桃对她说的那些话……

    夏芙同胭脂说完话,也并未多作停留,直接回了蓉秀院,苏锦铃此时正在屋里等着她。

    夏芙刚进了屋,话还未说出口,只见锦玲微抬头看了看她,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夏芙上前恭声答道:“回二小姐,奴婢照你的吩咐把话都跟胭脂那丫头说了,如果她是个聪明人的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就会过来找二小姐你的,只是……”说到这里,夏芙停顿了一下,她抬头看了一眼锦铃,这才说道,“只是奴婢担心她是个死心眼的人,那么这事就棘手了。”

    毕竟,夏芙心里也是有顾虑的,她担心将二小姐的事给办砸了,主子会不高兴。

    苏锦铃却好似胸有成竹,摇头道:“我倒不觉得她是个死心眼的丫头,可不是每个人都如巧慈那丫头忠心于苏锦昭。”

    说起巧慈,夏芙趁机说道:“当初二小姐有心想拉拢巧慈那丫头,让奴婢去当说客,谁知她不知好歹,白费了奴婢一番口舌不说,还辜负了二小姐你的好心。”

    苏锦玲看着自己纤长的手指,冷笑道:“既然那丫头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想别的法子,我不信这府里的下人个个都忠心于苏锦昭不成。”

    夏芙连连称是:“二小姐你深谋远虑,这一点,奴婢自叹不如。想必大小姐怎么都不会想到你并非真心和她做姐妹。”被自己信任的妹妹背叛,这恐怕是最痛心的事了。

    苏锦铃听到这里,眸子一冷,似乎是在警告于她,瞧在眼里的夏芙心下一惊,赶忙低道:“二小姐息怒,奴婢一时妄言了。”

    事实虽然像夏芙说的那样,可苏锦铃却不允许别人当着她的面道破,这虚假的姐妹之情,样子还是要做足的。

    正如夏芙所说,胭脂回去想了一番之后,终究还是过来找苏锦铃了,并且当天晚上人就来了。

    “奴婢胭脂见过二小姐。”胭脂进了屋,小心翼翼的向苏锦铃见礼。

    苏锦铃微微抬眸,淡淡说道:“起来吧。”

    “是。”胭脂低道。

    苏锦铃看了一眼旁边的夏芙,并未说话,心领神会的夏芙便上前对胭脂问道:“不知胭脂姑娘这么晚来找我家二小姐所为何事?”

    夏芙这是明知故问。

    胭脂搓了搓衣角,低着头,一副难以言口的样子。

    是以,苏锦铃面色一沉,微有些不快,夏芙见了,便又道:“要是没别的事,就回去吧,我家二小姐还要歇息呢。”

    胭脂听了,心一下子慌了,当即开口言道:“请等一下。”她这才抬起头看向苏锦铃,声音低低的问道,“不知二小姐觉得奴婢怎么样?”

    苏锦铃嘴角上扬,慢声说道:“你是长姐身边的丫头,至于你为人怎么样,想必长姐应该最为清楚,胭脂姑娘怕是问错人了。”

    目的达到了,但苏锦铃却不把话挑明。毕竟是胭脂自己主动找上门的,还得由她自己先开这个口,不过,人既然都来了,她也不急着把话挑开。

    胭脂咬了咬嘴唇,最后跪了下来,夏芙瞧了,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叫人瞧了,还以为在我们二小姐这里受了欺负呢。”

    说罢,她看向苏锦铃。

    若不是被大小姐冷落,胭脂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到二小姐身上,如此,哪能叫夏芙看了笑话。

    不等苏锦铃开口,胭脂先一步说道:“在苏家,奴婢一来没人脉,二没背影,所依靠的不过是主子。只是如今大小姐对巧慈信任有加,反倒将奴婢冷落于一旁,长此下去,只怕沐瑾院便没有奴婢的容身之处,倘若二小姐看得起奴婢,奴婢愿为你做牛做马,只盼着日后在府里有个依靠。奴婢所说句句发自肺腑之言,还望二小姐明鉴。”

    终于,胭脂还是说了出来。

    眼看着胭脂主动投诚,目的快要达成,本以为苏锦铃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然而并没有。

    过了半晌,苏锦铃才道:“说了这么多,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长姐派过来试探我的。”

    胭脂眼下的处境,苏锦铃是清楚的,不过她有她的顾虑。在苏锦昭面前恭敬了这么些年,她总得处处小心谨慎些,切不可走错一步。

    胭脂自然没有想到苏锦铃会这么说,莫说是试探了,今日过来也是撞着胆来的,她想了想,说:“奴婢是诚心诚意来,二小姐要怎样才肯相信奴婢说的话?”

    苏锦铃听了,不紧不慢的说道:“既是如此,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