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提防
    胭脂回到沐瑾院的时候,锦昭早已回来了,在屋里喝茶,巧慈在一旁陪着她说话。

    见胭脂过来,两人便停了下来,锦昭随手将茶杯放于一旁,眼眸慢慢抬起看向胭脂,语气不咸不淡的问道:“去哪里了?”

    胭脂身子怔了一下,心虚的回道:“奴婢见大小姐没有回来,便把手中的活做完找碧桃说话去了,一时忘了时辰,望大小姐见谅。”

    锦昭只奥了一声,末了又补了一句:“是吗?”

    听上去,似乎不信。

    胭脂自知说了谎,心里也是跟打了鼓,局促不安,在锦昭面前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锦昭收回目光,慢慢说道:“眼下没什么事,你先忙别的吧。”

    胭脂听了,心暗暗一凉,她如何听不出来大小姐这是在打发她出去。胭脂低声应了一声,便默默退了出去。

    锦昭看了巧慈一眼,向门口示意了一下,巧慈心领神会,走了过去,将门轻轻掩了。

    等巧慈再回来时,锦昭开口问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巧慈想了想,说:“大小姐是不是怀疑胭脂是受了二小姐的指使?只是大小姐是如何知晓胭脂有问题呢。”

    毕竟胭脂一个丫鬟,胆子还没大到在主子身上动手脚的地步。

    锦昭下意识的又再次看了她一眼,果然,巧慈虽然看上去不怎么精灵,但却是最懂她的丫鬟,也是伺候她最贴心的一个。

    锦昭点点头,说:“之前的事,让我不得不怀疑她。”

    前世,胭脂不止一次帮苏锦铃陷害她,索性这次她留了个心眼,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巧慈听了,心中纳闷的问道:“之前?莫非大小姐一早便开始胭脂?”

    巧慈心想,难道大小姐能未卜先知不成?

    她是又重活一次的人,对于前世的事情,巧慈又怎么会知道。锦昭低头抿了口茶,慢慢说道:“我自问平日里对胭脂不薄,没想到这丫头竟会生出二心来,当真是不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巧慈也是始料未及的,她说道:“胭脂对大小姐你一直恭顺有加,哪曾想到私下里居然帮着二小姐陷害大小姐,要不是小姐你事先让奴婢盯紧厨房,就不会发现胭脂在那些菜里放芥末……也就不会发现他与夏芙来往频繁,还送东西给胭脂。”说到这里,巧慈心情有些复杂,她怎么也想不透,平日里一起伺候的人,会做出这种背叛主子的事来。还有二小姐,对大小姐也是敬爱有加,还经常过来找自家的主子闲聊家话,外面的人都在说苏家两姐妹虽然不是同出一母,但是感情却是甚好,丝毫不受傅氏和沈姨娘的影响。

    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假象而已,要不是今日一事,她都不知道二小姐并非是真心待大小姐的。

    人前看着一副善良的二小姐,想不到却是别有用心的人。

    要不是自己亲眼见到,巧慈到现在还有些不大相信二小姐会对自己的长姐下手。

    锦昭叹了一口气:“我自然也是没有想到的。”

    她没有想到的不光是胭脂的所作所为,这当中还包括苏锦铃。为了让自己出丑,居然会把主意打到父亲头上,明知道父亲对芥末过敏,还依旧那么做。只怕这事说出来,别人都不会相信,要不是前世经历的那些事情,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苏锦铃的心到底有多狠。

    当初吃了那么多次亏,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看清这个人,不能让悲剧重演。

    说着,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茶杯,饶有深意的说道:“表面上装着一副孝女的样子,背地里却不惜拿父亲的身体开玩笑,我还真低估了这个看似柔弱的苏锦铃。”

    巧慈见状,忙安慰说:“还好大小姐有先见之明,将放了芥末粉的菜换了,否则将军吃了过敏不说,大家还把错误归咎到大小姐你身上,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巧慈建议说,“二小姐一边和你维护着姐妹之情,一边又借着胭脂陷害于你,这次她们没有得逞,指不定下次还会想出其他什么招来,这事要不要告诉夫人?”

    傅氏毕竟是锦昭的母亲,又是主母,由她出面解决,往后也能少些麻烦。

    锦昭闻言,却摆手道:“不用,先不必惊动母亲,一来是不想让她担心,二来我若是事事都劳烦母亲活在母亲的庇护下,若是他日我嫁了人,遇到比这更棘手的事情,母亲不在身边,而我又该如何面对,又如何解决。”

    前世,后宫里那些女人为了争宠,明的暗的,何其少。区区一个苏锦铃,她姑且还能应付得来,这种事还必要到劳烦母亲的地步。

    巧慈想了想锦昭的话,觉得在理,便点了点头。

    锦昭又嘱咐说:“今日之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对其他人说起,至于胭脂那丫头,平时该怎么样相处,就怎么样和她处,你也别因为今日的事情对她有任何的情绪,免得让她察觉出来。我倒想看看苏锦铃接下来还会用什么其他的招数对付我。”

    面对这种事,一般情况都是相想出法子来应对,或者制止,巧慈却产生出一种错觉,眼前大小姐淡定自若,丝毫不怕似的。

    巧慈出声应道:“大小姐既然这般说了,今日的事情,奴婢自当守口如瓶。不过容奴婢说句不该听的话,二小姐既然都能不顾念姐妹之情,对大小姐你下这般重的手,可想而知她心里并没有你这个长姐,如此的话,大小姐也要时刻提防才是,莫要着了她的道。奴婢也会帮着大小姐你留意着胭脂的一举一动,不能让她们再害小姐你。”

    说话间,巧慈对此事的反应比锦昭还要气愤。

    看到巧慈气呼呼的样子,锦昭笑了笑,说:“放心吧,你家主子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苏锦昭了,苏锦铃想让她我出丑,还要看她有没有这个能力才行。”

    此话一出,巧慈看锦昭的神情一时有些不太一样,最近这些天,自家的姑娘言行举止跟以前相比,确实是不太一样,巧慈觉得眼前的大小姐似乎要更聪明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