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有事
    自从上次帮着二小姐做了陷害大小姐的事后,这几日胭脂心里总是思绪不安,生怕大小姐会发现出什么。

    只是她明明记得自己的确往大小姐做的菜里放了芥末粉,为何将军吃了却跟没事人一样,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是不是二小姐是不是给错了东西。见大小姐对她的态度和平日一样,不安的心又缓缓放松了些,努力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来。不过在面对锦昭的时候,心里的愧疚却越深了。

    其实想想,大小姐对她还算是不错的,至于自己究竟为何会走上这一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巧慈。要不是大小姐对巧慈转变态度,她又怎么会背着大小姐私下里去投靠二小姐,还不是怕自己万一哪天在大小姐那里失了宠,有二小姐照拂着,她在苏家也能有个倚仗的人。人嘛,总得为自己考虑着。

    胭脂替锦昭选了一件红色衣裙,拿给她看时,锦昭却摇头说:“不好,这件颜色过于鲜艳了些,还是换件儒雅一点的衣服吧。”

    胭脂微有些失望,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衣裳,大小姐明明说过自己喜欢这件红色衣裙的,怎么又不喜欢了。以前只要她选的衣裳,大小姐都很满意,还说以后穿着上都叫她拿主意,如今她是越来越摸不透锦昭的喜好了,胭脂无奈之下又去重新换了来。

    最后,锦昭指着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衣料上绣了几朵怒放的梅花,说道:“就这件吧。”

    胭脂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大小姐,这件未免也太偏素了些吧。”

    锦昭却并未理会,淡淡说道:“替我穿上吧,等会还得去母亲那里请安。”

    锦昭一向最为守时,胭脂虽然不建议锦昭穿这件,又不好当面直言,未免真的耽搁了请安的时间,惹得主子不高兴,只好应答道:“是,奴婢这就伺候大小姐你穿上。”

    锦昭生得一副美人胚子,即便再普通的衣裳,穿在她身上,也尽显明媚动人。胭脂看着眼前的少女,一根玄色腰带系在腰间,尽显窈窕婀娜之感,不仅不会看着普通,反而给人一种清雅而不失华贵的感觉。

    胭脂一度看得愣了神,心里却想,果然,好看的人,穿什么样的衣裳都是好看的。

    锦昭看差不多了,吩咐道:“给母亲请安的时间快到了,就这样吧。”

    胭脂这才回了神,应了一声是,犹豫了一下,想问是否她陪着,话到嘴边,只听到锦昭喊了一声巧慈,就这样,胭脂眼睁睁的看着二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屋子,朝着映华阁的方向去了,此刻,胭脂恨的牙痒痒的。

    大小姐到底对巧慈更偏爱一些,如是此,那么她胭脂在大小姐眼里算什么。想到这里,胭脂心里十分不甘心。思绪之下,她决定再去蓉秀院一趟,没准二小姐看到她诚意十足,先前的事,就不与她计较了。

    锦昭到映华阁时,苏剑南刚走不久,她向坐在榻上的母亲恭敬的请了礼。

    傅氏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向她招手,示意她坐下来说话。

    锦昭应答了一声,并没有直接坐在傅氏身旁,而是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跟苏承业相比,她与傅氏之间多了一层疏远,即便她很想像普通人家的孩子,向母亲撒娇,挽着母亲的胳膊说些体己的话,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母亲怀里,理智让她选择从容应对。这一点,她还真不如那个天真无邪的弟弟。

    傅氏看了她一眼,慢慢说道:“真是不巧,你父亲刚走不久,你若是早来的话,还能碰上他,他方才在我这里还说到了你。”

    锦昭听了,微怔了一下,有些惊讶的问道:“是吗?该不会跟母亲说我不是了吧,苏家的孩子当中,我是最不省心的一个,这些年我可没少让他操心。”

    她还记得有一次学绣艺,苏锦铃学了一个月已经初见成效,能绣得一手好绣品,偏偏到了她这里,总是绣不好,还在祖母寿辰当日闹出了笑话,反倒让父亲在众人面前好没面子,为此父亲气得要责罚于她,要不是祖母和母亲护着,只怕鞭子就要落在她身上了,现在想想,因为想着偷懒,女红做的十分粗糙,入不了旁人的眼,她确实是不够争气。

    傅氏却摇了摇头,说:“这次你是猜错了,方才你的父亲可是当着我的面夸你来着呢,说你现在懂事了不少。”

    锦昭闻言,眸子一顿,父亲可是不常夸她的,没想到还是在母亲面前。

    听到母亲这么说,锦昭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父亲当真这么说?”

    见女儿似乎不信,傅氏笑了笑,说:“母亲难道还骗你不成,大概是因为你上次下厨的事,对你有了改观。你父亲他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有时候说的话重了也是为了你好,你别记在心上,跟他一般计较才是。”

    父亲向来是眼里容不得沙子,这一点,她是随父亲的。

    锦昭说道:“母亲多虑了,身为女儿,哪会跟自己的父亲计较,锦昭怎么会不明白,父亲之所以对我严格,说到底是为了我好,我不会将父亲说的那些重话放在心上的,这一点,母亲放心便是。”

    傅氏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母亲自然是放心了,我还担心你们父女会因此有了隔阂,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如此,甚是好。”看着眼前懂事的少女,傅氏目光一时变得不太一样,多了几分赞赏。傅氏又继续说,“既然你今日来了,眼下母亲有一事要与你说……”说到这里,傅氏突然停了下来。

    锦昭手顿了一下,有事要对她说?

    她抬头慢慢看向母亲,心想,母亲究竟说的是什么事,隐隐约约觉得接下来说的事似乎跟她有关。

    锦昭面色平和的说道:“母亲请说就是。”

    说完,锦昭便不再言语,静静坐直了身子,听母亲往下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