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跟踪
    都是岳家班的戏是坊间最出名的,果然一开口,便吸引了众人,连一向不怎么听戏的父亲也是一脸认真的在听。

    锦昭看了看时辰,觉得这里也没她什么事了,趁着大家听戏,悄悄的和巧慈离席了。

    “大小姐,我们就这样不打招呼的离开,合适吗?”巧慈犹豫的问道。

    锦昭说道:“不必担心,若是有人问起的话,想必母亲会为我们圆好说词的,再说,我们做了该做的,剩下就交给父亲了。”今日已经够引人注意的了,再待下去,还不定有人会说到她身上,与其待下去,倒不如早早离开。

    哪知巧慈却说:“大小姐是不喜欢那种场合,才想着离席的吧。”

    锦昭抬眸看了她一眼,嗔怪道:“多嘴。”一副你都知道的样子。

    被锦昭这么一说,巧慈摸着脑袋瓜,憨憨的笑了笑。忽然念头一转,巧慈问道:“大小姐,我们眼下去哪?是回沐瑾院吗?”

    话音刚落,只听到巧慈肚子咕咕的响了起来。这丫头顿时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锦昭便问:“是不是肚子饿了?”

    巧慈点头道:“忙活到现在,奴婢都没吃什么东西,确实饿了,让大小姐你见笑了。”

    这几日巧慈跟在她身边忙7前忙后的,今天更是起了个大早,都没来得及吃东西。

    锦昭握住她的手,心疼道:“什么见笑不见笑,跟我还这般客气,忙活到现在都顾不上吃东西,是我的疏忽,一定很难受吧。”

    巧慈却表现一副没事的样子,摇头道:“奴婢其实也不是太饿。”

    说话间,肚子还依然叫着,倒是个惹人心疼的丫鬟。

    锦昭眸中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来,脱口道:“不如随我去摘些梅花回来,我做梅花羹给你吃,我记得你可是很喜欢吃的。”

    听罢,巧慈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大小姐怕是记错了,奴婢没吃过梅花羹,更不知道味道如何,还是第一次听过这东西。”

    锦昭语顿,她居然忘了,那都是后来的事了,现在的巧慈又怎么会知道,更何况梅花羹还是有一次突发奇想尝试才有的。在未出嫁之前,那时的苏锦昭是不会厨艺的,更别谈做什么梅花羹了。

    锦昭承认说:“的确是我记错了,既然你没吃过,那今日你算是有口福了。”

    巧慈有些受宠若惊,大小姐此话是要做东西给她吃,她不过是一个卑微的丫鬟,何德何能竟要主子为她下厨,况且今日大小姐也一刻没闲着,该多休息才是。

    念及此,巧慈忙摆手说:“大小姐这几天一直忙着,都没好好休息,奴婢去厨房看看,随便吃些东西填饱肚子就行,不必麻烦的。”

    虽然巧慈这么说,但锦昭却没有同意。

    她解释道:“正好我也准备去摘些梅花枝,顺手的事而已。”

    说罢,锦昭提步往后山去了,巧慈只好跟了上去。

    巧慈不知道梅花羹是什么,所以摘了很多梅花,多的可以留着下次备用。不一会儿,便摘满了一篮子。

    锦昭则去挑了些好看的梅花枝,摘回去放在屋里,梅花香最是好闻了。

    这时,她正要伸手去摘梅花枝,谁知,一只手却先她一步摘了去。锦昭下意识的抬头望了去,顿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怎么会是他?

    面前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将手里的梅花枝递到她面前。

    锦昭回了神,并没有去接,后退了两步,道:“三皇子不陪着圣上看戏,怎么到这里来了?”

    虽然这是他们今生第一次见面,锦昭对他却并不陌生。

    她暗自生想,他是怎么来的。

    宇文煜见她没有收下自己手里的梅花枝,并未生气,收回了手,笑了笑,说:“我是一路跟着你过来的。”

    锦昭愣了一下,这人一路跟着她,她居然都没有发现,倒是她大意了,想到这里,锦昭语气没好气的说:“三皇子何时学人家跟踪了?”

    宇文煜脸上仍旧带着笑意,答道:“好奇而已。”说话间,目光却看着少女。

    被他这么一直看着,锦昭着实不太舒服。

    锦昭刻意不去看他,出声道:“三皇子真会说笑,我一个小女子,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好奇的,三皇子此时应该和兄长陪着皇上才是。”

    毕竟那个皇位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跟着她算怎么一回事。

    宇文煜却反驳道:“是吗?那你又为何悄悄离席,今日你可是主人家,连主人都自行走了,独留我们这些客人,难道这就是将军府待客之道,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宇文煜这是在说将军府待客有失礼数,锦昭听着不快,便道:“三皇子这话是在说我们亮将军待客有失礼数了?三皇子莫要忘了,方才皇上可是当着众人夸了我。”

    这丫头不仅不怕他,居然拿父皇来压他。宇文煜对眼前的少女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只是,不知为何,方才在人前懂事俏皮的少女,对他说话却是句句带刺,宇文煜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她,便问道:“你对父皇说话恭敬有礼,对我却满是敌意,究竟是你对我有误会,还是说我有什么地方冒犯了姑娘你?”

    锦昭语气淡道:“三皇子说笑了,你贵为皇子,身份尊贵,别人巴结你还来不及,怎么敢对你有意见,这话让人听见了,将锦昭置身于何地,三皇子莫要拿锦昭寻开心了。”

    她和他之间,岂是一句误会就能说得清楚的。

    宇文煜把弄着手里的梅花枝,饶有深意的说道:“寻开心?我可不敢,能让父皇称赞的人,我哪里敢拿你寻开心。”这话像是对之前反驳,“看来苏大小姐对我误会不浅,不过今日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我这人居然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宇文煜话里有话,很明显,这是说她不待见他宇文煜。

    锦昭灵机一动,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说:“是吗?那这个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些,若有机会的话,锦昭倒真想见见。”

    三皇子听了,笑意渐渐敛了去,一字一句的看着锦昭道:“不用在我面前装作听不懂,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