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讨谢
    来人一身蓝色直缀锦服,腰间系一条金丝云礼纹带,整个人风度翩翩间又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锦昭朝看他时,目光里不禁多了几分柔和。

    这突然出现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宇文煜的皇弟,宇文峰,当今的五皇子,虽并非同出一母,感情却是极好的,事事宇文煜为先,说他是宇文煜的小跟班,倒一点也不为过。不过本人倒是心思纯净,不像他前面的两个哥哥深不见底。

    宇文峰放下碗,抹了抹嘴,说:“三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不叫上我一起?”说罢,也不跟他客气,自顾的坐了下来。

    宇文煜看了一眼被他这个弟弟吃了个精光的空碗,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要来的,却没想到宇文峰突然出现,从他手里抢了去,宇文煜脸色一时不太好看,用眼指着空碗,说道:“不是都被你吃了吗?”

    被这么一说,宇文峰摸了摸脑袋瓜,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解释说:“方才一路过来找三哥,不想有些饿了,一时没忍住。”

    宇文煜倒也不是真的生宇文峰的气,在兄弟几个当中,他与宇文峰的感情最为要好,也是最疼他的。想了想,便看向一旁的锦昭:“既然梅花羹被我这个弟弟给吃了,你看……”

    宇文煜只落了一半的话,锦昭便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想向再要一碗梅花羹。只是她原本是要做给巧慈吃的,总不能将东西分与他人,饿了自己的丫鬟。

    锦昭眸子一闪,说道:“梅花羹已经给了三皇子你了,既然让五皇子给吃了,你应该找他讨要才是。”

    对她这一副不愿给他的样子,宇文煜并不意外,反倒是旁边的宇文峰看不过去,打断道:“你这人怎么这般抠门,不就是一碗梅花羹嘛,还跟个宝贝似的不愿给,你可知道别人想给,我们三哥还不愿意要呢。”

    话里话外,显然是在说她不识趣。

    宇文峰向来是有话直说,好在锦昭了解他,要不然换成之前那个苏锦昭,早就不高兴了。

    锦昭笑了一下,说:“正如你所说,我就是这样一个抠门的人,如此,你们就找那些愿意给的人要,又何必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宇文峰愣了一下,平日里身边的人无不对他恭敬有礼,说话也是低声细语,哪曾想眼前的少女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丝毫不惧他是皇子的身份。

    宇文峰用惊讶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锦昭,啧嘴道:“瞧瞧,你一个女孩家,哪里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将来谁敢娶你,还好我和三哥心胸开阔,不跟你计较,这要是换成旁人,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怕是早就不高兴了。”

    锦昭轻笑了一下,说:“如此,我还得感谢两位皇子的大度,不跟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计较了。”

    宇文峰不假思索的说:“那是当然。”一副颇有理、等着她感谢的样子。

    锦昭哭笑不得,吃了她的梅花羹,不道一声谢就罢了,还在她面前振振有词的说着她的不是,这世间大概也只有宇文峰了。

    锦昭指着面前的空碗,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辛苦采摘梅花做来的梅花羹,就这么被人吃了,那我又该找谁讨谢?”

    宇文峰听了一时语噎,梅花羹倒被他吃完了,还没和苏家大小姐道谢来着,微有些尴尬,忽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来,摆手说道:“不不不,苏大小姐此言差矣,梅花羹是三哥给的,要感谢自然也是谢我三哥。”

    宇文煜当即看了他一眼,明明是趁他不注意抢过去的,什么时候成给他的了。

    锦昭也不甘示弱,又接着反驳道:“总归是我亲手做的吧。”

    宇文煜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言,互不退让,再者,对他不想有丝毫瓜葛的苏锦昭,却对宇文峰印象颇好,这点倒是让他很是不解。

    未免两人再说下去,僵持不下,宇文煜话锋一转,出声打断道:“怎么,苏大小姐认识三弟?”他只说是他的弟弟,并未说哪个弟弟。锦昭好似认识一般,一下子认出他是五皇子来。

    还未反应过来的锦昭却暗自生想,认识?宇文煜不是糊涂了吧,今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包括他在内,先前都是未曾谋面的,怎么能谈得上认识。

    只是宇文煜从不说无凭无据的话,锦昭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口误。

    这么一说,宇文峰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便附和道:“三哥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苏大小姐怎么知道我的?我还没和你自我介绍呢。”刚才可不就是喊他五皇子来着,不得不说,宇文煜观察细致入微。

    锦昭明显感觉到宇文煜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颇有怀疑的成分,眼下,又多了一个宇文峰。锦昭有种自己做了坏事,被人当场抓住审问的错觉。

    重生的锦昭又岂会让自己置于这般境地,她眸中一闪,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缓缓解释道:“之前无意间听到别人也这样喊你五皇子,难不成这世上还有两个五皇子。”

    对于这样的解释,宇文峰像是信了,不过宇文煜倒是未必了,他饶有深意的看着锦昭说:“想不到你不仅会一手好厨艺,还学会了察言观色。”

    比起察言观色,她又怎么能比得上他呢。

    锦昭说:“彼此彼此。”

    画风一下子改变了。

    宇文峰觉得气氛有些不太一样,总觉得眼前的两个人有什么过节似的,说话也只说一半,让人摸不着头脑,不太正常。

    他出声道:“刚才听三哥那样说,我还真以为你认识我。”

    锦昭笑了笑说:“五皇子说笑了,锦昭久居深闺,平时不大出门,怎么会认识五皇子呢,再说了,五皇子身份显贵,哪是什么人轻易想见就能见的。”

    她虽然贵为将军府的大小姐,与他们的身份毕竟还是有差距的。

    宇文峰并未听懂她的意思,笑着说:“那又何难,你若是想来,宫里随时欢迎你来。”

    话落,宇文煜却来了一句:“只怕人家并不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