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难受
    等客人都陆陆续续离开将军府后,已近黄昏,劳累一天,老夫人由刘妈妈陪着回了静德院。

    此时,陪在苏剑南身旁的,除了傅映华,还有沈曼心。

    锦昭站在一边,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和父亲解释一下今日发生的“意外”。

    出了这种事,她知道父亲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微妙。

    傅氏见状,打破僵局,对苏剑南说道:“老爷劳累一日,不如早些回去歇息吧。”

    与其在这里生着闷气,倒不如将人劝离。

    沈曼心也很识趣,附和着傅氏说:“姐姐说的是,老爷可要多注意身子才是。”

    这一声姐姐,叫得傅氏心里着实不自在。

    当初她待沈曼心亲如姐妹,谁知对方却背着她勾引自己的夫君,这口气,她如何能咽得下去。居然还有脸喊她姐姐,真够厚颜无耻的。

    想到这里,傅氏眸子一冷,闷哼了一声。

    这时,苏锦铃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故作惊讶道:“刚刚我听丫鬟说戏台子塌了,我还不信,便过来瞧瞧,没想到却是真的。怎么会这样呢?”

    真是哪壶一提提哪壶,只见苏剑南原本缓和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傅氏看了苏锦铃一眼,语气硬道:“二小姐来得也真是够巧的,这会人已经走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真会挑时间的。

    苏锦铃轻咬嘴唇,出声道:“母亲这是何意?我一听说此事,便片刻不容耽误的赶了过来,哪知终是来迟了一步,并非有意来迟。”

    傅氏嘴角一撇,似是不信。

    沈曼心自然不允许傅氏这么说自己的女儿,便道:“若是事先仔细检查,也不至于出了这等意外,好好的一场宴会就这么给散了,倒也可惜了。”

    虽未直接指明是锦昭的疏忽,话里却无不暗显其意。

    果然,苏剑南的脸色又深了几许。

    他声音淡道:“谁说不是呢,现事情已然发生,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锦昭在一旁静静听着,手紧揪着衣角,果然,父亲内心还是偏爱沈曼心母女的。

    闻言,苏锦铃也不闲着,眸子一7闪,慢慢说道:“女儿觉得这事虽说是长姐的疏忽所致,但毕竟是第一次操办,难免经验不足。想必长姐她不是故意的。”

    话音刚落,傅氏神色微冷,语气带了几分怒气道:“这么说,锦铃是在指责我的不是,不该将此事交给锦昭着手去操办。”

    傅氏的气场一向强大,压得苏锦铃有些喘不过气。

    瞬间一副委屈的模样,吓得眼泪都快掉下来,往苏剑南身后退了退,声音带着哭腔道:“母亲误会了,锦铃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长姐虽说是你亲生的,维护是应该的,但也不能否认我对长姐的情谊,若是刚才的话让母亲听着不舒服,锦铃不说便是了。”

    好一张利嘴,口口声声为她说话,言下之意却是在强调她没有经验,不能堪当此重任,同时也在表明母亲处事不周。

    如今还在这里扮无辜,当初她就是被苏锦铃这楚楚可怜的模样给骗了。

    看破这种伎俩,她只觉得自己当初是有多天真。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去想想,就轻易相信了,以为人家是真心待自己好。现在想来,当真的可笑。

    傅氏本就不快,如今再听这话,脸色一沉,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不说?话都让你说了出来,难不成还能收得回去。再者,这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会指责我仗着主母的身份欺压一个庶出,试问,你究竟存的什么居心?”

    她恨沈曼心,偏偏苏锦铃和她母亲长得颇有几分相似,每每见到苏锦铃这丫头,傅氏犹如含沙射影般不舒服。

    苏锦铃嘴角一锦僵,咬着牙,傅氏居然用了欺压,难道不是吗?平时日里,大房事事压着二房,她已经受够了。明明她也是苏家的小姐,论样貌和才学,她哪点此苏锦昭差了,就因为她嫡长女的身份,她便要低她一等,处处以她为先。

    而傅氏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母亲的关系,将自己视为眼中钉,便是如此,她也要违心的喊她一声母亲。

    见女儿被数落,沈曼心脸色一时泛白,不得不出声道:“姐姐的话未免过重了些,锦铃到底还是个不懂事孩子,说话没轻没重的在所难免,姐姐不至于还跟个孩子计较,好歹是将军夫人,未免有失了身份。”

    “就算姐姐自己不顾及,也该为将军着想一二。”

    傅氏气得脸色一阵难看。

    自己勾引别人的夫君,怎么不说,如今反倒说教自己,论不顾及形象,她哪里比得上她沈曼心。

    傅氏双眸冷道:“关于这一点,我可比不上某人。”

    某人,不言而喻,自然指的是沈曼心。

    苏剑南就知道会这样。

    他出声制止道:“好了,都别说了,还嫌点闹得不够,是吗。”

    ……

    见此,傅氏和沈曼心都住了口,可心里却是各自不让。

    这时,锦昭走了过去。

    “父亲,今日对将军府来说本是个重要的日子,女儿原本是想帮母亲的忙,奈何却出了这样的事。事情没做好,反而落了难堪,女儿自知有错,恳请父亲责罚。”

    说罢,锦昭便跪了下去。

    傅氏见状,上前去拉她起来:“你这孩子,说什么糊涂话呢,这怎么能是你的错,这是个意外,意外你懂吗?”

    之前还提醒她要查清楚事因,这会却改口说是意外,这一点,母亲是偏向自己的孩子的。

    且不说是不是人为,就算今之事是个意外,她也是有错的。

    傅氏拉了两下,锦昭却依旧跪着不起。

    苏剑南见她主动揽错,脸色略缓和了一些,道:“罢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今日她忙了一天,也辛苦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话语里,并没有怪她之意。

    锦昭应了声,这才起来了。

    苏剑南摇了摇头,便独自走了。傅氏和沈曼心也不打算待下去,各自也走了。只剩下她和苏锦铃,还有各自陪同的丫鬟。

    看着父亲独自离去的背影,锦昭心中微动,今日原本是高兴的日子,弄成了这样,她心里有些难受,觉得对不起父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