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恶奴
    搅了宴会,胭脂从苏锦铃那里领了赏,是一对樱桃耳环。

    胭脂早就想有一对这样的耳环了,便在夏芙面前有意的提了一句,没想到今日竟得手了。

    胭脂看着手里的樱桃耳环,满心欢喜,越看越是喜欢的紧。总算不枉费她在戏台子上面做的手脚。

    为此,她也更加确定,跟着二小姐才是明智的选择。至于大小姐,虽说是嫡出,但从目前对她冷淡的态度来看,别说是赏赐了,指不定哪天巧慈便压她一头。眼看着在府里一年年的过去,她总得为自己打算。

    想到此处,心里的那点愧疚之意也荡然无存了。

    胭脂打算回屋将耳环收藏好,再去沐瑾院伺候着,不曾想,却被巧慈拦下了。

    “可算是找到你了。”巧慈对她说。

    胭脂神情一顿,想起平日里大小姐对她的宠爱,语气颇为冷淡道:“吆,你不在大小姐身边伺候着,找你作甚。万一大小姐找不到你,怪罪到我身上,我可担不起。”

    巧慈深深吸了口气,并未理会她这些挖苦之语:“是大小姐,大小姐有事找你,便让我出来寻你。”

    临走之前,大小姐让她去蓉秀院等人,起初她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真如主子所料,人果然来了这里。

    她不出直接到蓉秀院找人,只好在这里等着。

    听说大小姐要见她,胭脂神色一慌,不安的向巧慈打探道:“你可知大小姐找我所谓何事?”

    说话间,将手里的东西紧紧的攥着,往身后藏了藏,有些心虚。

    巧慈瞧在眼里,并没有当场道破,她神情平静的说了句“不知”。

    胭脂似是不信,嘴角满是不屑的冷笑道:“你会不知?你现在是大小姐身边的红人,还能有什么事是你不清楚的,我看是不想说吧。”

    任凭胭脂用言语如何激她,巧慈依旧不卑不亢的重复刚才的话:“你若是想知道,自己去问大小姐。”

    胭脂一时气极,半分好脸色都不给巧慈,她怒哼道:“你当真狠心,一点都不肯透露。”心里不由的暗骂,呸,活脱脱一个死木头。

    若论及狠心,哪比得上她。

    平日里,大小姐待她也算是不薄,偏偏哪根筋不对,帮着外人对付自家的主子,良心都被狗吃了。

    巧慈微气的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面无表情的说道:“时候不早了,大小姐还在沐瑾院等着,胭脂姑娘进府时间比巧慈长,府里的规矩自然也比我清楚,身为奴婢哪有让主子等的道理。”

    胭脂一听,被噎得一时无话,虽有不甘,心里却也清楚,去迟了总归是不大好的。况且,近日大小姐对她已不似以往那般信任了。

    她怒瞪了巧慈一眼,抬脚走在了前头。

    再怎么说,她现在还是沐瑾院的丫鬟,气势上至少也得压着巧慈。

    苏锦昭此刻靠在塌上悠闲的翻看前朝古书,眼前的少女,乌发如墨,肌肤胜雪肤,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一双美眸更是生得极为漂亮,犹似一泓清水,美艳不可方物。宫里最重规矩,待得久了,连坐姿看上去都是那么优雅无比。满目书香,一时静谧美好。

    胭脂踏进屋子,看见眼前的这般场景,微微愣了一下。

    苏锦昭样貌出众,胭脂却不知她安静下来的时候,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她一个女子都这般,由此可见,那些男子就不用说了。

    这时,苏锦昭抬眸看了她一眼,胭脂身子顿时一僵,忙收回思绪,和巧慈上前一步恭敬的行礼。

    苏锦昭抬了抬手,声音淡道:“起来吧。”

    两人应了声是,巧慈便退到一旁侯着,胭脂却有些不安的等着苏锦昭问话。不时的摸了摸衣袖里的东西,心情莫名的复杂。

    到底是做了亏心事,难免有些心虚。

    苏锦昭将书随手放在一旁,目光看向胭脂,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可知今日为何叫你过来?”

    胭脂提着紧张,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奴婢愚钝,还请大小姐明示。”

    苏锦昭神色如常,语气却带了几分冷笑道:“明示?你那么聪明,又何须我明示。”

    此话一出,胭脂心里发慌,忙跪了下来,低声道:“奴婢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小姐最近对她不冷不淡,今日说话的时候也不怎么看她,胭脂心里跟打了鼓似的十分不安。

    她抬头看了一眼巧慈,谁知那丫头无动于衷的站在一旁,看都不看她,气的她心里牙痒痒的。

    可恶的丫头,回头要她好看。

    见她这个丫鬟在她面前装作一脸无辜的模样,心中竟冒起一丝少见的怒火。

    后半生,她渐渐看开,遇事从容,已经很少动怒了。

    想起昔日这丫头是如何勾结苏锦铃害自己,苏锦昭心头的怒火更增添了几许,她声音冷道:“你倒是装的够无辜的,机会已经给你了,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吗?”

    闻言,胭脂全身一哆嗦,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投靠二小姐的事,难不成大小姐已经知道了?

    不能啊,她平时行事处处谨慎,大小姐又怎么会知晓。

    带着几分侥幸的心理,胭脂回道:“奴婢对大小姐一片赤城,忠心可表,小姐莫要听信了小人的话,误会奴婢,奴婢是无辜的,你一定相信奴婢。”

    说话间,她狠狠的看了一眼面不改色的巧慈,一定是这个死丫头在大小姐面前说了她什么坏话,否则大小姐今日不会如此反常的对她。

    到现在还不知悔改,言辞振振。还把脏水泼到巧慈身上,当初就因为她诋毁针对,害得那丫头没少吃苦。

    不想便罢,一想,件件犹在眼前。

    她前世怎么就相信了这恶奴,被其害了一次又一次。

    苏锦昭脸色一沉,怒言道:“好一张利嘴,好一句无辜,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着,她看向巧慈,吩咐道,“巧慈,把证据拿给她看!”

    巧慈应了一声,从衣袖中拿出那支珠钗,呈了上去。

    苏锦昭将珠钗拿在手里,心中喃喃道:“这东西,做工精巧,样式不俗,果真是不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