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把苏家的人丢尽了!
    “对不起,云恺。”

    她连看白云恺的眼睛一眼都不敢,用尽全身勇气从嘴里挤出一句,转身,风一般冲向门外。

    白云恺震惊的僵在原地,如遭雷击。

    ……

    酒吧。

    苏默踉跄的从角落起身,走向厕所。

    她从不喝酒,第一次去酒吧,是在苏玉玲和莫君霆的订婚宴上。

    深爱的男友即将成为最好朋友的丈夫,还是在自己的推送下,她伤心买醉,却怎么也没想到会遇见那种事。

    没想到时隔三个月,再次醉酒,居然还是因为那个男人。

    正伤心,一流氓突然从拐角跳出来,嬉皮笑脸的凑到她跟前。

    “美女,是不是很寂寞?哥来陪你一会儿?”

    她抗拒着,却被对方强搂过,用力推在墙上。

    刺鼻的酒气喷在她脸上——

    “走开!”苏默瞬间清醒不少,左右扭头不断躲避着,情急之下,突然啪的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下一秒,火辣辣的一巴掌突然打在她脸上。

    “臭婊子,你居然敢打我!”那流氓双眼猩红的瞪着她,一把攥住她手腕,就要撕她的衣服——

    在她彻底陷入绝望之际,一道凌厉的嗓音陡然响起。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这声音,不是……?

    她欣喜的睁开眼,莫君霆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高大的身影,冷冽的气息宛若杀神。

    他抓着流氓的手腕咯吱一拧,一阵杀猪般的惨叫顿时响起。

    “还不快滚!”

    随着他一声厉喝,流氓屁滚尿流的跑开。

    苏默脱离危险,身子瞬间一软,蓦地跌入一个灼热的怀抱。

    “好,苏默,有你的!”

    莫君霆蓦地将将她手腕拉高了,俯身恶狠狠盯着她,眼底迸发的丝丝怒意、几乎把她凌迟。

    “刚想背着我结婚,现在又跑到酒吧里找男人、你够欠的啊!”

    苏默想反驳,却说不出话来,委屈的眼圈都红了。

    刚才那种情况,是她愿意的吗……?

    “跟我回去!”

    看见她盈盈泪花,莫君霆心头一阵烦乱,拽着她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他最烦看见她流眼泪了,矫情!

    明明、是她主动选择的一切,却像是遭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软软的身子失去支撑,向前倒去,莫君霆俯身将她拦腰抱起,塞入车内。

    ……

    莫氏别墅。

    莫君霆一脸冷气的步入客厅,径直往前走。

    “君霆,你终于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的苏玉玲欣然起身,上前,就要接过他的外衣。

    莫君霆看都不看她一眼,甩手丢给仆人。

    “我说过了,我的事、交给仆人做就好,不用你管。”

    “有时间,还是好好管管你这妹妹吧!”

    苏玉玲气得脸色发红,转眸朝苏默走去,尖锐的指甲狠狠嵌入手心。

    “玉玲。”苏默抬眸,怯怯的看着她。

    &

    nbsp;   “过来。”

    苏玉玲板起脸,扯着她走到后花园才松手。

    夜晚的风很凉,苏默不由的缩了缩身子,望着苏玉玲。

    “姐,你把我带这儿做什么?”

    “我问你、今天婚礼上的事是怎么回事?”

    苏玉玲声色俱厉。

    苏默身子绷紧,咬唇看着她严肃的样子只想哭,白天的一幕幕浮上眼前,她泣不成声:“玉玲,我也不知道,那天我在酒吧喝醉了,就、就……”

    她蓦的抬起头,慌乱的扯住苏玉玲手臂,哭的梨花带雨:“玉玲,我真的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姐……”

    她正哀求,啪的一巴掌,突然狠而清晰的在夜空响起。

    苏默呆住了,捂着被打痛的脸,愕然的望着眼前人。

    苏玉玲将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拽开,皱着眉冷冷喝道:“苏默,没想到你这么不自爱,真是把我们苏家的脸都丢尽了!”

    “我没有,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想解释,苏玉玲昂头恨铁不成钢的瞪向她:“没有,那你为什么要去酒吧这种地方?”

    苏默想解释,但那个原因,她说不出口。

    “苏默,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苏玉玲说罢,转身就走:“我们苏家收留你,你就是这么回报的?等家人都聚齐了,与苏家断绝关系吧!”

    “姐!”

    听到她说断绝关系,苏默慌了,转想拉住她却扑了个空,整个人狠狠摔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

    额头破了,手心也被部分碎石扎的刺痛无比,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苏玉玲闻言,唇角微微一勾,你自找的!

    扶都不扶她一把,昂头扬长而去。

    好一会儿,苏默才能从地上爬起来。

    然而她不敢回屋,不敢面对看上去很生气的苏玲玉、更不敢看见那男人。

    她一个人在花园里一圈一圈的走着,下雨了,夜风更冷。

    她抱着肩膀又瑟瑟发抖的走了几圈,浑身湿透,终于受不了冰寒,走了回去。

    白天的事已经传开,仆人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鄙夷。

    “苏小姐,客房在那儿。”

    “不过你最好洗洗,莫先生最见不得脏!”

    苏默心头一寒,鼻子发酸的走入客房。

    仆人那句话,似乎也意有所指。

    是啊,今天以后,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个肮脏的女人了。可是,她也很无辜呀,她甚至不知道那天害她的人是谁……

    一到客房,她强忍的泪水就忍不住了,趴在桌上,呜呜哭了起来。

    婚礼上的一幕幕、莫君霆威胁的脸、以及苏玉玲冰冷残忍的话,像是一道道巴掌、不断扇打着她的脸。

    越哭越痛,意识渐渐模糊,她居然就这么趴在桌上睡去。

    ……

    欧氏装修的超大主卧。

    莫君霆坐在床头,翻阅着一份文案。

    黑色真丝睡袍,给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又添了几分性感魅惑。

    满脑子都是今天苏默悲伤哀求的样子,他索性烦躁的把文件摔向一边。

    苏玉玲倒好红酒刚转身就看见这一幕,她笑了笑,借机端着红酒凑到他嘴边,穿了红色蕾丝睡衣的身子朝他倚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