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我不会再放手了
    苏默的心“突突”的跳着,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脸,烫的吓人,一手摸着心的部位,一手摸着脸,不停的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哈,呼,哈,呼。”

    “默默,趁着莫君霆不在,我们现在撤吧。”

    洛千许看见莫君霆与苏默的互动微有怒意,但苏默没有拒绝莫君霆自己也没有立场打断,

    一想到莫君霆明天还来,洛千许就想带着苏默离开医院。

    “现在吗?刚才医生写单子也没见你拦着啊,现在我们来算一算账。”

    苏默斜睨着洛千许。

    “我刚才是想先答应下来,中途我们可以溜走啊,你没有看到我给你使的眼色吗?”

    见苏默尴尬的摇了摇头,洛千许无奈地用手扶住了额头。

    “你都交了钱了,这么好的房间不住多浪费钱,先住着吧。”

    苏默的内心不知为什么还对莫君霆有所期待,对明天能见到他隐隐有点雀跃,复仇的心也因莫君霆细小的柔情有所动摇。

    “默默,要是明天莫君霆再来怎么办?”

    洛千许不死心的劝说着苏默,看着苏默红扑扑的小脸儿,内心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恐惧,一丝害怕苏默离开他的恐惧。

    “明天再说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还是比较心疼这个钱的。”

    苏默一下子扑在床上,把脑袋埋在被子上,不想让洛千许看破她的小心思。

    “那我先去给你买一些洗漱用品,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洛千许不知道苏默在想什么,只知道苏默决定了的事谁也不能动摇,无奈地转身离开了病房。

    莫氏别墅

    苏玉玲正坐在阳台上的观景椅上,穿着红色的丝质睡袍,一手端着红酒杯打着电话。

    “我说的对吗,苏默骨子里就是个贱货吧。”苏玉玲一脸阴毒的朝着电话那头说着。

    “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苏默那个**,不仅勾引了莫君霆还攀上了mk集团的总裁,床上功夫了得啊。”电话那头俨然是白云凯的声音。

    “什么?莫君霆?”苏玉玲声音拔高了几度,把红酒杯重重的放在了观景桌上。

    “对呀,我今天就是被你未婚夫打成这个样子的,都怪那个贱人……”

    白云凯喋喋不休的谩骂着,怕舆论扩大白云凯封锁了这个消息,只能像这样憋屈的骂骂咧咧。

    苏玉玲的思绪却飘远了,眼神染上了从未有过的寒意。

    自从苏默回了滨城,苏玉玲的内心一直得不到安定,更是把苏默回来的消息放给了白云凯,在白云凯面前说一些诋毁苏默的话。

    “我们,联手吧,只要你不要惹莫君霆,怎么搞苏默都行,怎么样?”

    苏玉玲打断了白云凯的埋怨,伸出了橄榄枝。

    这时,莫君霆的车在院子里停了下来,苏玉玲匆匆结束与白云凯的交易。

    苏玉玲扭着腰朝楼下走去。

    “君霆,你回来了啊,你辛苦一天了,我们回房,我给你捏捏肩让你放松放松吧。”

    苏玉玲自以为笑的妩媚动人,抱着莫君霆的手臂。

     

    

    “放开。”莫君霆看都不看苏玉玲一眼,直接朝着书房走去。

    苏玉玲不死心,跟到了莫君霆的书房。

    “君霆,你今天去了哪里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啊?”苏玉玲壮着胆子试探着莫君霆。

    “你查我?”莫君霆的双眼蒙上了寒霜,眼里面的冰刀子似能射死人。

    “没有,我没有查你,就是随便问问,人家只是呆在家里太无聊了嘛。”苏玉玲倚靠在莫君霆的身上撒着娇,掩饰内心的慌乱。

    “滚,我说过不许进我的书房吧。”

    “还有,不要用你们苏家挑战我的极限。”莫君霆往旁边挪了挪身,警告苏玉玲少回娘家告状,苏玉玲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君霆,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苏玉玲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

    “每天不要穿的像荡妇一样,令人恶心,滚。”莫君霆毫不留情的驱逐苏玉玲。

    苏玉玲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心中怒火熊熊,给白云凯发了个信息,转身换衣服、化妆,准备出门。

    莫君霆坐在书房里,起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拿出一张照片,苏默纯真的笑脸出现在眼前。

    “默默,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

    莫君霆摩挲着照片上的可人儿,露出了罕见的温柔的笑容。

    苏玉玲驱车来到一家酒吧,不远处的吧台上有个男人向她招了招手,正是白云凯。

    “苏小姐,你迟到了哦,咝。”白云凯轻佻的向苏玉玲挤眉弄眼,牵动了脸上的伤痕,倒吸了口凉气。

    “我自罚三杯。”苏玉玲倒也不扭捏,向酒保要来了三杯啤酒。

    “没想到白总平时那么正经的人,还会如此轻佻。”苏玉玲讽刺的看着白云凯,对白天白云凯被打的事意有所指。

    “苏小姐穿的这么诱人,正人君子也不能把持住啊。”白云凯装傻充愣,油嘴滑舌的令人生厌。

    苏玉玲撇撇嘴,拉了拉外套,直接切入了正题。

    “白总对于我刚才提的提议怎么想的?”

    “我们联手自然是可以,只是这好处还望苏小姐指点一二。”白云凯试探性的问着苏玉玲,不敢轻易贸然答应苏玉玲的提议。

    “你不是觉得那个贱人的床上功夫很好吗?”

    苏玉玲知道像白云凯这样的人渣,嘴上骂着,却心里对得不到的东西有着很大的执念。

    软磨硬泡了半天,苏玉玲见白云凯没有松口的迹象,拨通了苏默的电话。

    “默默,我是玉玲,我在这边被人家灌酒,要撑不住了,你能来救我吗?你一个人来,我怕丢人,传出去我就不活了。”

    苏玉玲带着哭腔,想骗苏默来酒吧。

    “玉玲,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来,你一定要撑住啊。”苏默焦急万分,一口应声下来。

    挂了电话,苏玉玲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白总,你就等着瞧吧,好处不会少了你的。”苏玉玲还打电话叫来了一帮人,心中想出一个临时的阴谋,她的眸子里笑意骇人:“大家多喝点,今天人人都能享受。”

    苏默接到苏玉玲的求救,着急忙慌的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殊不知进入的可能是人间炼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