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老实点
    “啊,你疯了吗?”苏默猛地推开莫君霆。

    “是,我快被你逼疯了。”莫君霆一把抓起床上的外套,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苏默怔怔的看着莫君霆离开病房。

    这时,洛千许推开门进来了。

    “默默,现在感觉怎么样?”

    洛千许刚才一直待在门外,怕莫君霆做出一些过分的事。

    “千许,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苏默突然直视着洛千许,气势逼人。

    洛千许愣了一下,隐去苏玉玲的事将过程都跟苏默讲了一遍。

    “那,玉玲呢?玉玲她也被救了么?”苏默轻声问道,眼睫毛竟轻轻颤抖起来。

    洛千许不想让苏默知道实情后伤心,只得瞒着苏默:“苏玉玲她中途自己先回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苏默舒了口气,听到苏玉玲安全回去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洛千许心疼的看着被蒙在鼓里的苏默,暗自叹息苏默太傻了。

    “千许,玉玲之前明明跟我说她跟莫君霆结婚了,可是刚刚莫君霆很真诚的告诉我他们没结婚,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苏默的心里隐隐有着些许的不安,对苏玉玲的一些行为感到怀疑,苏默却不敢再深入多想,心如乱麻。

    “默默,别急,我会帮你的,你现在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洛千许握住苏默的小手,让苏默安定了一些。

    莫君霆坐在车里,思索着刚才苏默说的话,再结合苏玉玲绑架过苏默和昨晚的事,对苏玉玲产生了怀疑,眼眸逐渐染上了寒霜。

    “以后每天把苏玉玲的去向向我报告,再去查查前段时间。”莫君霆挂了电话,嘴角扯起了一个诡异的微笑,车内弥漫着低气压。

    他发动了车,朝着莫家别墅驶去。

    莫家别墅

    苏玉玲接到了白云凯同意联手的电话,正在搽脂抹粉准备去跟白云凯细谈。

    正待苏玉玲准备出门时,撞上了莫君霆。

    “出门有事吗?”莫君霆一进门就看见苏玉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心下一动。

    “啊,君霆,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苏玉玲见莫君霆突然回来,有点手足无措。

    莫君霆直视着她。

    “哦,我约了朋友出去吃饭,可能晚一点回来。”苏玉玲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你昨晚在家吗?”莫君霆突然问道,眼睛中全是戏谑。

    “我,我昨晚在家呀,君霆,怎么了吗?”

    苏玉玲知道昨天晚上莫君霆和洛千许都带了人去救苏默,怕被莫君霆知道是她搞的鬼,心虚不已,不敢与莫君霆对视。

    对于昨晚莫君霆扔下公事去救苏默,她颇为不满,内心对苏默百般咒骂。

    “哦,是吗,我怎么听说你昨晚喝了酒?”莫君霆冷笑了一声。

    “哦,对,我可能是断片了,昨晚去喝了酒都忘了。”苏玉玲的脸色开始泛白,心里不确定莫君霆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莫君霆盯着苏玉玲看了一会,良久才开了口。“最近,老实点,走吧

    。”他说完,转身朝书房走去,心中的答案浮现了出来。

    苏玉玲不知道莫君霆是什么意思,浑身瘫软,一下子靠在墙上,手心里全是汗。

    等苏玉玲走出了屋子,她躲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拨通了一个号码。

    “难不成是莫君霆知道了是我干的?不对,莫君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苏玉玲喃喃自语,她通过电话确定手下没有透露实情,心稍稍安定了下来。

    等到了与白云凯约定的地方,苏玉玲的脑子里满是将要让苏默不得好过的快感,将刚才的不适抛之脑后。

    “白总,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吧。”苏玉玲笑的得意忘形,却不知道暗中已经被人拍了下来。

    一连几天,苏玉玲都与白云凯见了面,而这些自然都汇报给了莫君霆。

    莫君霆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散发着一种王者风范。

    “计划,在顺利进行呢。”阴森森的口气出自莫君霆之口,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默默,你现在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儿跟你说,而且酒吧的事想向你道个歉。”

    苏玉玲借口想道歉,是为满足白云凯的要求,好让苏默与白云凯见面。

    “玉玲,真的没事,不用那么客气。”

    苏默的内心不知为什么,对苏玉玲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感,让苏默想逃避苏玉玲。

    “好吧好吧,默默,说实话其实是我想见你了,你出来陪我说说话吧。”

    苏玉玲依旧不依不挠,不要脸的撒起了与脸上可憎的表情不符的娇。

    “那我收拾一下就来,把地址告诉我吧。”

    苏默拗不过苏玉玲,还是答应了下来。

    不过苏默心中异样的感觉更加强烈,本想让洛千许陪她一起去,奈何洛千许出去商谈项目了。

    临走前,内心不安的苏默还是给洛千许发了信息。

    来到苏玉玲所在的咖啡厅,苏默推开门,看到苏玉玲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默默,快坐,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喝的。”

    苏玉玲把菜单推到苏默面前,笑的一脸亲热,偷偷在桌下发了信息。

    “玉玲,我喝白开水就好了,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你不是要跟我说什么事的么?”

    苏默对苏玉玲的亲切不知怎的,反感程度越来越强烈,想让苏玉玲快点说完好赶紧回去。

    “默默,你是不是在怪我那天没有管你就先走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太害怕了,而且酒喝的也不少,今天要不是君霆提醒我吃醒酒药,我都忘了昨晚喝酒了。”

    苏玉玲不放心苏默,她最终还是试探了苏默。

    “玉玲,我没有怪你,你安全回家了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姐夫对你真好。”

    苏默勉强的笑了笑,听苏玉玲这么问她,心里很是不舒服,还是极力克制住了情绪。

    “不怪我就好,默默,我去一下洗手间,你等我一会啊。”

    苏玉玲看到了白云凯的身影,起身离开了座位。

    苏默也收到了洛千许的信息,得知洛千许就在这家咖啡馆的包厢内,苏默的心神稍微安宁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