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打女人的本事
    苏玉玲看着眼前的苏默,竟也有些许的失神。

    “苏玉玲,你以为,只有你会演戏吗?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你把我逼急了,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乖乖待着哦。”苏默凑近苏玉玲的耳边,极其魅惑的声音让苏玉玲不禁头皮发麻。

    “苏默,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苏玉玲听着苏默的话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她不由得重新审视着苏默。

    “我乱来,我能干什么,我哪有姐姐你做的漂亮,做的天衣无缝啊。”苏默暗示着苏玉玲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她清澈的眼睛里却闪烁着难以名状的光芒。

    “苏默,你欺人太甚!”苏玉玲愤怒的大吼出声,她的眸子里似要火山爆发一样。

    “呵,到底是谁欺人太甚,真是贼喊捉贼。”苏默冷笑了一声,慢慢站起了身,讽刺的俯视着苏玉玲。

    “苏默,你给我等着。”苏玉玲对现在的苏默很陌生,心里有点摸不到底,表面上却还硬要装出一副强势的样子。

    “不陪你玩了,我先走了。”苏默不理睬苏玉玲的话,摆了摆手,朝病房门口走去。

    “苏默,苏默,你给我站住,你这个贱人……”苏玉玲爬起来想追上苏默,整个人被气的浑身直发抖。

    苏默快步走进了安全通道,苏玉玲的声音渐渐被甩在了后面,苏默靠着墙上,她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软了,就像被抽空了一样。

    “苏默,好久不见。”苏默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黑暗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谁?”一听见这声音,苏默浑身的细胞都警觉了起来。

    一个挺拔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白云凯,你怎么在这?”

    白云凯一出来,苏默眼神中的厌恶愈加的浓烈。

    “我来会会你啊。”白云凯笑的一脸的温柔无害,金丝边眼镜背后的眼睛深处却透露着危险的讯号。

    “我想,我们早已经没有见面的必要了。”苏默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一步,她不想离白云凯那么近,苏默的眼睛滴溜溜的暗暗观察了周围。

    “苏默,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但你不觉得对我有愧疚之心吗?”

    白云凯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他抬手扶了一下眼镜,温和的声音里带着质问的意味。

    “我愧疚什么,你是来搞笑的吗?”苏默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她好像明白了苏玉玲为什么能和白云凯厮混在一起了。

    “两年前,你跟我结婚不就是相当于甩了个包袱给我吗?还给我扣了顶那么大的绿帽子,你就不感到对不起我吗?”

    这个事是白云凯心中的一个结,白云凯一直放不下,他将苏默抵在墙上,白云凯温热的呼吸都扑在了苏默的脸上。

    “两年前两年前,你们怎么都跟我提两年前,为什么一定要揪着两年前的事不放?”

    苏默嫌恶的别开了头,崩溃的喊出了声,她内

    心承载已久的压力在此刻迸发了,苏默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默默,我,你别哭啊,我还没怎么着你呢,你这么大声,让别人听见了会误会的,咱们低调点,低调点。”

    白云凯怕苏默的声音太大,连忙捂住了苏默的嘴,看见苏默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一软,手足无措的哄着苏默。

    一股浓郁的烟草味钻进了苏默的鼻子里,苏默心里一阵厌恶。

    “白云凯,我今天就跟你把话说开了,我承认,两年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当时的确把你当成冤大头了,想着你对我也挺好,我能够快速走出心中的郁结。”

    苏默一把挥开白云凯捂着她嘴的手,噙着眼泪的眼睛蕴含着爆发力,苏默精致的小脸儿上的泪水也挡不住她的倔强劲儿。

    “苏默,你终于还是说出了实话,我没想到你骨子里竟然是这么浪荡的女人,你欺骗了我那么久,很有意思是吗?”

    一听到苏默这么说,白云凯双手紧捏着苏默巴掌大的小脸,平日里脸上的温文尔雅早已被百般狰狞所替代。

    “白云凯,你上次对我那样做,你还想让我对你心存愧疚吗?你的脸皮还真是厚啊。”苏默清冷的眸子不屑的看着白云凯,她脸上的倔强丝毫没有因为白云凯的威胁而减少半分。

    “苏默,你以为你就好到哪去了么?说道底骨子里不就是个贱货,你这是对我欲拒还迎吗?哈哈哈。”白云凯一瞬间被激怒了,他握拳一把砸向了苏默的脸上。

    “呵呵,白云凯,你也就这个本事了。”在白云凯的拳头快要砸在苏默的小脸上的时候,苏默嘲笑了一声,澄澈的眼睛中渗出了无畏。

    “什么本事,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了。”白云凯停下了拳头,他脸上浮现出愤怒伴随着疑惑的问道苏默。

    “你现在无能到只有打女人的本事,真是可悲啊,白云凯。”

    苏默毫不畏惧的嘲讽着白云凯,她没有退缩半分,苏默不施粉黛的小脸上竟有种别样的风采。

    白云凯的双眼像是染上了红色一样,他恶狠狠的盯着苏默,白云凯一只手“啪”的一声拍在苏默耳旁的墙上,声音异常的粗犷。

    “你这个疯女人,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看来我错了,你不仅有打女人的本事,还有威胁人的本事。”

    苏默的声音清冷,她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讽刺的笑容,竟显得一丝冷艳。

    “苏默,你这个贱女人,疯女人!”白云凯像是一头疯牛一样,他举起手向苏默的脸甩去。

    苏默条件反射般闭上了眼睛,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牛犊一样。

    “疼疼疼,放开我。”苏默感觉过了好久,脸上却没感觉到预期内的疼痛感,只出乎意料的听见了白云凯的叫疼声。

    “没想到平日里温和大气的白氏集团总裁竟是这般人。”洛千许温柔不失严厉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默一睁眼看到了笑的春风和煦的洛千许,她再一偏头发现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