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给我打
    “去哪啊?”苏默的余光撇了撇走在后面的莫君霆,有些心不在焉的问着洛千许。

    “诶呀,默默,你就别问了,你就放心的跟我走吧。”洛千许假装不耐烦的拉着苏默的手腕,朝着旁边的电梯快速走去。

    被落在后面的莫君霆握紧了拳头,他的指甲都陷进了掌心,莫君霆抑制住了自己想跟上去的冲动,冰封已久的眼眸里有着无尽的落寞。

    “洛千许,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有话就在这里说呗,弄的这么神神秘秘的。”苏默抱怨着,她脸上的笑意却暖的让人心里泛起了圈圈涟漪。

    “那些话不方便在这里说,默默,你就跟着我就行了。”洛千许故作神秘的朝苏默笑了笑,他还伸手揉了揉苏默的头发。

    “诶呀,不要揉啦,好好的发型都被你给揉乱了。”苏默推开了洛千许的手,还一脸的嫌弃。

    “你有发型么,弄的跟真的一样。”洛千许不屑的低头白了苏默一眼,眼里却有着藏不住的宠溺。

    苏默清澈的眼睛有熊熊烈火在燃烧,她踮起脚伸手要去揉洛千许的头发。

    “洛千许,把你的头给我伸过来,看我不弄塌你的发型。”

    “你过来啊,你倒是过来啊。”

    洛千许一掌顶在苏默的脑门上,让苏默接近不到他,洛千许白晃晃的牙照得苏默有点花了眼。

    “你有本事拿开你的手。”苏默在洛千许面前张牙舞爪个不停,白皙的脸上表情甚是可爱。

    “哈哈,默默,我偏不拿,你来揉我的头发呀。”洛千许宠溺的看着苏默,他和煦的笑意里有着不同于平日的温柔。

    莫君霆有点插不上话,他看着前面亲密打闹的两个人,心里苦涩的很不是滋味,他站住了脚,定定的看着走在前面的苏默,苏默和洛千许的打闹嬉笑声越来越小。

    “白云凯还在楼道里吗?”莫君霆掏出手机淡淡的低声问着他的下属。

    “我们一直在监视白云凯,这小子现在还在楼道里,他在打电话给他的人求救。”莫君霆的下属一边看着坐靠在楼道墙上的白云凯,一边在隐蔽处恭敬的回答着莫君霆。

    “那就等他的人的都到齐了再一起动手。”莫君霆冷冷的下达着命令,他墨玉般的眼睛里透出了一丝狠戾,一般有仇,莫君霆是当场就报了。

    “林总,麻烦你把地下车库的监控先关了。”莫君霆打通了医院负责人的电话,明明是求人的话,这话却在莫君霆的嘴里说出了一番气势。

    “还有,现在开始关闭地下车库。”莫君霆淡淡的声音,却透露着不可违抗的霸气。

    白云凯才被他的手下扶到了地下车库,就被一群陌生的身着一身黑衣黑裤的人团团围住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白云凯颤颤巍巍的看着四周的面无表情的人,阴柔的声音带着一丝慌乱。

    回应白云凯的是一片寂静,那群表情严肃的人都如鹰眼一样,锐利的盯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白云凯。

    “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看清楚人再下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说出

    来吓死你们。”

    白云凯胆小的缩在四个保镖的中间,他缩头缩脑的观察着周围,白云凯企图寻找漏洞借机逃跑。

    他的四个保镖也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毕竟他们面对的是十几个陌生的对手。

    “我告诉你们,我可是白氏集团的总裁,你们敢乱来我就告你们,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白云凯的喉结蠕动了一下,他也不自觉的跟着咽了口水,狭长的桃花眼贼溜溜的看着四周,试图用身份压倒对方。

    “就是他,上。”黑衣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其余的黑衣人都呜啦啦冲向了白云凯。

    “什么情况,这是我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吗?”白云凯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此时才意识到是他自己惹祸上身的。

    “蠢货。”车库的一个角落里,坐在车里的莫君霆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禁嘲讽着不远处胆小懦弱的白云凯。

    白云凯左躲右闪的藏在四个保镖的身后,他的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可莫君霆的手下也不是吃素的。

    “在这里,抓住他。”莫君霆的手下围堵着白云凯,费了好大劲才一一控制住了白云凯的保镖。

    “在这儿,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你再跑一个试试。”白云凯正要趁着混乱,一个人悄咪咪的摸到了他的车的旁边,却还是被莫君霆的手下再次围堵了起来。

    “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我跟你们老大有什么怨什么仇,说出来我们好解决啊,别急着动手嘛,凡事好商量,对吧。”白云凯跌坐在车轮旁,他笑的一脸谄媚,纯白的衣服上一片污迹,还有着不少的褶皱。

    “打。”莫君霆坐在车里,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来,他耳朵上的耳麦红灯闪个不停。

    “给我打。”为首的黑衣人接收到命令,扶了一下耳麦,大声向其余的黑衣人传达着命令。

    “别介呀,我们再好好商量商量吧,把你们老大叫过来,我再跟他好好谈谈……”

    白云凯恐惧的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黑衣人,不住的求饶到,淡定的样貌早已不见了踪影。

    “唔唔唔。”

    一旁白云凯的保镖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嘴也被堵的严严实实,只能看着被围起来的洛千许,含糊不清的嚎叫着干着急。

    “嚷嚷什么。”

    看守保镖的黑衣人踹了几脚白云凯的保镖,白云凯的保镖渐渐都噤了声,只能无助的看着被打的洛千许。

    “嗯,啊,别打了,别打了,我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我给多少。”白云凯整个身子蜷缩了起来,双手抱在脑勺后,他不住的连连求饶,企图用金钱诱惑莫君霆的手下。

    “加大力度。”莫君霆透过车窗冷冷的看着地上的白云凯,黑曜石般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色彩。

    “给我往死里打。”带头的黑衣人再次发布了号令,声音冰冷的如同寒冰,不愧是莫君霆训练出来的人。

    白云凯接二连三的发出了嚎叫声,他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地下车库里回荡着一片瘆人的惨叫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