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如何脱身
    “额,我能问一下您跟病人是什么关系吗?”

    护士的残存的理智让她挣扎着守住了工作的规章制度,但护士冒着迷恋的光芒的眼神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当然可以,我是他的侄子,这几天才从国外回来,就听闻我舅舅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洛千许眼神逐渐略带了点忧郁感,他阴柔的脸上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先生,您不要这么伤心,您的舅舅后脑勺撞击到了木头沙发上,由于失血过多才导致昏迷的,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过几天就可以苏醒了。”

    护士被洛千许的愁容打动了,她心软的不禁安慰起了洛千许,护士似乎也被洛千许的悲伤所影响,她的眼中似有泪光在闪烁着。

    “我姓莫,他们都叫我小莫,不用这么客气的,我很随和的,还有,我是不是影响到你的好心情了,如果有的话我向你道歉。”

    洛千许总觉得他被莫君霆坑了,他暗暗想着要用莫君霆的姓来泄泄愤,洛千许表面上却装出一副万分抱歉的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小,小莫,没有没有,我只是看你这么伤心,我也跟着有点难受起来了。”

    护士羞涩的叫了洛千许的化名,她越说脸越是红的厉害,再加上护士的脸圆圆的像个红苹果一样。

    “哈哈,护士小姐,你,有点可爱呢。”

    洛千许听着护士说出了“小莫”两个字,他疯狂的想笑出来,他使劲儿憋着,有两声没憋住,让人听着活像是拼命挤出来的,后面的话却是对护士真心的赞美。

    “小莫,你还是别笑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不用这样勉强笑的,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心情很好的呢?”

    护士善良的安慰着洛千许,她也上了洛千许的当,只以为洛千许是太伤心了,护士还好心的主动转移了话题。

    “因为你刚才是笑着走过来的啊。”

    洛千许看着护士如此的善良可爱,他不禁对护士有些愧疚了起来。

    护士害羞的低下了头,其实她刚才是看到了洛千许才会笑的那样开心的。

    “对了,还没问护士小姐你的名字呢,你人都这么可爱,名字一定很好听。”

    洛千许看着护士被他神魂颠倒的样子,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洛千许开口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我的朋友都叫我圆圆,因为我的脸太圆了。”

    护士的脸粉红粉红的,她暗示性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还刻意强调了“朋友”二字,护士的眼中是藏也藏不住的粉色爱心。

    “很可爱的名字,跟你本人一样可爱。”

    洛千许有些头疼的看着护士,他不知等会怎么脱身,他脸上却还得装出一副温柔斯文的模样。

    护士的脸愈加的红,她的心脏激烈的加速跳动着。

    “稍等,我去打个电话。”

    洛千许微笑着扬了扬手机,他借故逃离开了走廊,洛千许找了一个窗口打起了电话。

    “好,好的,你先忙吧。”

    护士恋恋不舍的看着洛千许远去的背影,她急剧加速跳动的心脏久久都难以平复下来。

    “莫君霆,你这是来害我的吧。”

    洛千许低声骂着莫君霆,他还得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怎么了?”

    莫君霆正在车内换着衣服,他听见洛千许的话一头雾水。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人家

    小姑娘是上钩了,我待会怎么脱身,我现在心里可是有满满的罪恶感的。”

    洛千许别扭的说道,他突然觉得这个事情有点难以启齿。

    “呵呵。”

    莫君霆毫不抑制的笑出了声,连他的胸腔都发出了振动。

    “笑什么笑,别笑了,快帮我想办法,等会怎么脱身。”

    洛千许愤怒不已,但他此时却不能发泄出来,这让洛千许憋的有些憋屈。

    “问出什么了么?”

    莫君霆快速敛去了笑意,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冷峻,似是刚才发笑的不是他。

    “苏建泽是后脑勺磕到了木质沙发上才会这样的,医生说苏建泽过几天就会醒过来了。”

    洛千许对于莫君霆的迅速变脸无可奈何,他将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莫君霆。

    “没有问出具体的原因吗?”

    莫君霆皱着眉头,他有些看不上洛千许的能力。

    “这个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先告诉我脱身的方法。”

    洛千许急于寻求脱身机会,他注意到了莫君霆语气的微妙变化,洛千许却不做他想,只想一心快点脱身。

    “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莫君霆略微思索了一下,他清冽的声音让洛千许如拨开了云雾一般思绪清晰。

    “现在是晚上八点二十七分,到八点三十二分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吧。”

    洛千许抬手看了看手表,他预计在五分钟内尽快解决问题。

    “务必问道缘由,我有用的。”

    莫君霆特地嘱咐着洛千许,他心里不免有些为洛千许捏了把汗。

    “查到原因了吗?”

    才挂断了洛千许的电话,莫君霆就又拨通了他的手下的电话,他其实还安排了他自己的手下去打听苏建泽受伤的原因,为他的计划上双保险。

    “莫总,没有,还在查。”

    莫君霆的手下的语气跟莫君霆一样冷冽,但有一份恭敬却是从未缺少过的。

    “抓紧时间。”

    莫君霆有些担忧了起来,他本想在苏建泽受伤的原因这件事上做文章的,现在看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清楚原因。

    洛千许一转身就看见了护士痴迷的看着他,他不禁有些被吓到了。

    “圆圆,不好意思啊,我舅舅出了这事,打电话问我情况的人比较多。”

    洛千许拿出他的招牌笑容来,他微微笑了笑,想着办法想套出护士的话来。

    “没事的,我理解,你也不要太过于伤心了,我就是怕你心里不好受,才一直看着你的,真怕你做出什么傻事来。”

    护士腆着脸,解释着自己没有走开的原因,她实则是被洛千许的魅力给吸引住了。

    “圆圆,那些朋友亲戚总是问我舅舅怎么会弄成这样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向他们解释,我根本就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啊,他们又觉得我这是托词。”

    洛千许做出了一副忧愁难解的表情,他的心微微拎了起来。

    “你舅妈没跟你说吗?”

    护士有些惊讶的看着洛千许。

    “舅妈她已经受到了惊吓,我不想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洛千许似乎感觉到护士知道些什么,他趁胜追击,旁敲侧击的问着护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