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不可原谅
    苏玉玲忙下床穿好衣服,苏默你这个贱女人!不可原谅!她穿戴好衣服就给白云凯打去。

    白云凯接通电话软绵绵地问道:“什么事?”

    苏玉玲听到白云凯有气无力地皱皱眉问道:“你怎么了?生病了嘛?”

    白云凯说道:“没有,昨晚去酒吧喝了点酒,有点头晕,怎么?找我有事?不会又是献血吧?莫君霆不是醒过来了?”

    苏玉玲说道:“恩醒过来了,他失忆了。”

    白云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说道:“这不就是你所要的嘛?还有什么不满足?”

    苏玉玲说道:“莫君霆虽然失忆虽然还记得自己有个未婚妻,但是……”

    白云凯问道:“那你还担心什么?”

    苏玉玲说:“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偏偏苏默又来插一脚!”

    白云凯问道:“苏默?。”

    苏默莫非真心喜欢莫君霆?不然她也不会陪着莫君霆进入手术室抽取这么多血,但是洛千许又算什么呢?是给洛千许戴绿帽子?

    白云凯的心里想着什么……

    苏玉玲说道:“白云凯你听到没有啊!”

    白云凯回过神来说:“什么?什么听到没有?”

    苏玉玲冷冷地说:“你不是想要苏默嘛,我告诉你地址,其他的自己想办法吧!”

    白云凯说道:“咦?刚开始可没这么说让我自己想办法!”

    苏玉玲说道:“都跟你说地了,你还要怎么样?”

    白云凯说:“哎呦呦,别发这么大火嘛,我想怎样你不知道嘛?”

    苏玉玲冷哼一声:“不知道!”

    白云凯略微笑笑说:“你来我告诉你啊,我在宾馆,等你啊!”

    然后白云凯挂断电话,电话另一边的苏玉玲气不打一出来,把手机一下抛到床上,可恶的白云凯!

    听到叮咚一声,苏玉玲弯腰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白云凯给发的位置……

    哼,这个白云凯以后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然后向宾馆走去……

    来到宾馆,苏玉玲先敲敲门,没有回应,然后她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本无意之举,但是门却开了,苏玉玲探进头去说:“白云凯的?你在不在?”

    回应苏玉玲的一片流水声……

    苏玉玲走近房间,然后把门关上坐在床边。

    其实苏玉玲敲门白云凯是听到的,到碍于身上全是沐浴露所以并没有吱声,只是埋头以最快的速度冲洗着身体。

    冲完澡的白云凯从浴室走出,充满邪恶地笑了笑,对苏玉玲说:“宝贝,我可想死你了!”

    苏玉玲嫌弃地看了白云凯一眼说:“赶紧穿好衣服跟我走。”

    白云凯一听委屈地说道:“怎么了宝贝,我可是为了你来特意冲了个澡,什么事一会再说,别扫了我的兴。”

    苏玉玲瞪了白云凯一眼问道:“怎么你不想要苏默了?”

    白云凯一听反问道:“怎么?你有办法?”

    苏玉玲笑笑说:“跟我走!”

    白云凯摇摇头没办法,苏玉玲催促道:“快点!”

    白云凯皱皱眉说:“来了来了,催什么崔,这就来!”

    苏玉玲笑笑,苏默让你知道去勾搭莫君霆的后果,哼,不可原谅!

    于

    是白云凯穿戴好乖乖地跟苏玉玲走了。

    白云凯开车载着苏玉玲,在开往苏默居住的宾馆时问道:“有什么打算?”

    苏玉玲愣了一下反问道:“什么打算?”

    白云凯一愣说道:“没什么计划?就这么私闯民宅?”

    苏玉玲点点头说道:“当然这样的贱人还需要做什么打算?上去就是一顿打!给她留什么脸!”

    白云凯一听……打?

    苏玉玲点点头说:“对啊,让我出出气,看她敢不敢再嚣张了,哈哈”

    白云凯这次听明白了原来是让自己去痛打苏默一顿啊……

    白云凯皱皱眉说:“我以为让我去是调教她的,打女人这种事我不干!”

    苏玉玲一听愣了愣忙说:“你想多了吧,我只是想教育教育她!”

    白云凯一听,然后一个急刹车,苏玉玲坐在副驾驶往前一铺只听“啊”的一声尖叫,苏玉玲吓得不轻,她抬起头来对白云凯吼道:“你神经病啊!”

    白云凯冷冷地说:“下车!”

    苏玉玲皱皱眉头问道:“你说什么?”

    白云凯抬高了声音说道:“下车!”

    苏玉玲匆匆下车灰溜溜地走了,哼这个白云凯翻脸比翻书还快!真是气死人!

    苏玉玲刚下车,白云凯一踩油门就走了,苏玉玲气的一踢垃圾桶骂道:“什么玩意!”

    苏玉玲边有边想,奇怪为什么白云凯好像并没有那么恨苏默了?不应该啊!难道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白云凯开车走后特别生苏玉玲的气,什么人啊居然让我白云凯去打一个女人?还是曾经自己最爱的女人……怎么下的去手?

    是的我恨她恨她在结婚典礼的时候给自己戴绿帽子,让自己成为笑柄,恨她什么苦都自己埋在心里从不跟自己倾诉,但是爱比恨更多。

    俗话说,你不爱一个人又怎能恨一个人呢?不爱的那么深沉又怎会恨到报复一个人呢?

    但是话又说回来,再恨一个人也是有原因的,当自己恨的那个人出现危险的时候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

    或许这就是爱吧,只是不愿意表达自己还爱她,所以把爱当成了恨然后一点一点折磨她……

    白云凯自言自语道我:“没想到两年过去了她在我心里依然那么重要,当她出事时还是忍不住关心她,我真傻……”

    站在窗台边的莫君霆看着苏默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烦乱,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居然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还有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好像是自己的未婚妻并不了解自己。

    莫非……她真的不是我未婚妻?不对,或许说这个未婚妻并不是我所爱的人?

    莫君霆越想脑子越乱,越想越烦躁,越想头越疼……

    算了不想了,有些事顺其自然吧。

    苏默走到那家跟莫君霆经常吃甜点的地方,跟老板娘要了一份跟之前一样的甜品,这次她没多说话,只是跟老板娘笑笑,陷入了沉思。

    莫君霆你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啊,我们好不容易把苏玉玲的阴谋都一一破解了,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了,你怎么说失忆就失忆了呢?

    不行我要想想办法,我要让你记起我!你是我的莫哥哥啊,你是我的,我的!

    我是不会让你娶苏玉玲的,你一定要快快恢复啊!

    苏默心中想着这些五味俱全,把甜点都一一插坏了,老板娘看着苏默一边发呆一边插甜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