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天道出问题了?!【新书求收藏!】
    陆江等他们走了,又横躺到自己的那个狭窄的沙发上,心里感触良多啊。

    乖乖!自己是金蝉子转世!还带了三个跺一跺脚就能山崩地裂的徒弟。

    虽然可能待会儿睡一觉自己就把这段记忆给忘了,但现在陆江依旧很兴奋啊。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在沙发上找了起来。

    万一咱大徒弟那身上毛发掉一根在沙发上,那可是猴哥分身啊。

    结果满脸灰的找了半天,陆江跳了起来,冲天破口大骂,“沙师弟,我这破沙发你也戳。”

    .........

    晚上陆江躺在自己那张沙发上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看见一个没有头发全身发金光的大光头,身穿袈裟,站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空间的地方,面前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坐佛。

    也不知道开了几盏电灯泡。

    两个人相顾无言,眉目传情....呸,面容肃穆的谈论着什么,谈论到了激烈的程度后,大光头站起身来,陆江本以为两个人要开始纸上论法之类的云云。

    结果大光头去扯对面的坐佛的耳朵。

    然后两个人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拳,互不退让,谁打少了咬牙切齿都要还一下。

    然后场景又一换,画面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山山水水间,有一个小白脸和尚,牵着一匹白马,一副慈悲为怀的样子,手脚并用的爬上一颗树,然后摘树上的桃子。

    陆江一猜这就是陈玄奘这一世。

    和尚脚一滑,不小心就跌落进草堆里,一瘸一拐站起来,手上还攥着桃子,朝一座如五根手指一样的山走去。

    五指山下,压着一只瘦猴子,满眼发绿的看着和尚手上的桃子。

    陆江欣慰的想,虽然前面那个场景有点跑偏,但现在依然能感受到丝丝感动。

    玄奘坐在被压着的猴哥面前,微微一笑。

    他说:“树上七只猴,地上第一只猴,一共几只猴?”

    陆江:“........”

    猴哥好歹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玄奘明显是带着政治目的来的,一直握着猴哥的手,洋洋洒洒的给他描述了一副未来蓝图。

    这一讲就停不下来。

    那架势就跟要在仙界、佛界、妖界开子公司一样。

    陆江在二十一世纪也大概听过类似演讲,不过那些人不是邪教的,就是传销公司的。

    还好,猴哥对此不为所动,就吐出两个字。

    “不去。”

    陆江心想,这下看你还有什么招。

    结果这和尚笑眯眯的坐正,然后拿出摘的桃子,一字排开在猴哥面前。

    这些都是快熟了的桃子,一半青,一半红,

    熟透了的桃子拿在玄奘手上,咬一口,一股清香又甜蜜的汁水一涌而出。

    猴哥眼睛发绿,咬牙切齿,毛脸一抽一抽的。

    玄奘说:“跟我混,三界桃子树千万颗,有你一半。”

    得,开始分地产了。

    猴哥开始还咬着牙关,等到玄奘递给它一颗饱满的桃子后,猴哥开始动摇了。

    陆江一拍大腿,这桃不能吃啊!

    这就是大师手段了,你画大饼吹大牛,都不及让人尝到点切实的甜头,这桃尝了就一定想吃下一颗,这就是个坑。

    猴哥权衡来权衡去,果然没忍住,一口咬下。

    陆江在一旁唉声叹气。

    突然场景再一次变化,这次陆江感觉自己周身的画面都化成了星星点点的迷幻泡沫,全身仿佛在水里摇来摇去,突然一个踉跄。

    陆江醒了。

    他恍如隔世的看着天花板,揉了揉头。

    头有点痛。

    就好像一个失忆的人,陆江踉踉跄跄的从沙发上爬起来,两只手使劲揉着太阳穴。

    陆江还没睡醒,有点迷迷糊糊的环视着周围。

    当他看到沙发上被戳的破洞,和被掰成几瓣的烟灰缸。

    陆江眼里出现了一闪而过的迷糊。

    然后他突然牙恨的直发痒,骂了一句:“这可恶的沙师弟。”

    话刚落,陆江一下子愣住了。

    沙师弟...

    昨天的记忆清晰在脑袋里回放,自己...好像没有被那什么天道大佬给清除记忆...

    陆江先是一喜,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后悔的捶胸顿足喊道:“早知道就跟猴哥学几招了啊!!”

    ......

    陆江出门走在街上,那种感觉都不一样了。

    他奶奶的,老子是金蝉子转世,走路都要摇摆着走,穿着几十块钱的衣服都自己带风。

    陆江兴奋的从自己家的街东逛西逛,神态像视察自个儿的后花园一样。

    隔壁二大爷看见了,都指着陆江对自己老伴说:这孙子准被人打了。

    陆江来到了一家粉馆,他双手合十对老板神秘兮兮道:“施主,贫道是来化缘的。”

    老板头抬了一下,看了一眼:“哦,是小江啊。”

    然后熟门熟路的喊道:“给他烫一碗三两牛肉粉,要香菜。”

    新来的服务员打量陆江几眼,转身后嘀咕道:“我还以为是神经病呐。”

    陆江有点挂不住脸,尴尬的坐到了一个空位上。

    等到他嗦完一碗粉后,他兴奋感已经褪去了一大半,也冷静了很多。

    他坐在座位上半天,思考着自己是轮回意识与灵魂唯一等等唯心论。

    自己如果恢复了金蝉子的记忆,那自己究竟是金蝉子还是陆江。

    如果这一千世,每一世的记忆都重现,那自己又是谁。

    陆江深沉的摸出一根烟,抽上。

    这些问题都值得自己深思一番,等陆江已经上升到哲学高度时。

    那个新来的服务员过来,小眼睛一撇他,说“朋友你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要结账了吗?”

    什么眼神!陆江当即就想亮出自己金蝉子转世的显赫身份,你以为我坐在这里是在想什么吗?三界的大智慧!

    陆江怒伸一只手,把烟掐灭,然后气势变弱:“那个...其实我今天出门忘带钱了,让老板给我记上,下次我来给。”

    得,金蝉子又如何,你敢吃碗牛肉粉不给钱吗?

    老板乐呵呵的开玩笑道:“小江没事,就当你化缘成功了。”

    陆江把脑袋埋到裤裆里往外跑,太丢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