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我的奶 你放心【求收藏!】
    转眼间几天就过去了,陆江安安稳稳的接受了自己是金蝉子转世的这个没什么卵用的头衔。

    金蝉子再牛逼,陆江也体会不到了,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还是被开除了的待业大学生,还不如被那什么天道大佬给清除这段记忆算了。

    昨天陆江的母亲给他打了个电话。

    聊了小一阵,给陆江打了1000块的生活费。

    陆江没敢把自己被学校开除这件事告诉她。

    当然,也没敢把自己是金蝉子转世这一事告诉她。

    感觉两件事的后果都差不多。

    比如陆江说。

    “妈,你打麻将赢了嘿,真好,什么?刚刚给我打了一千块生活费,哈哈,不用啦!我被学校开除了。”

    这是自寻死路。

    陆江有百分之90的把握自个儿老妈会提着刀风风火火的杀过来,还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和他断绝母子关系。

    自个儿老妈陆江是了解的,陆江不敢在她老人家面前造次。

    老老实实地点头哈腰,等到那头老佛爷乏了,才悻悻的挂断了电话。

    这也是陆江这几天兴奋情绪下第一盆冷水。

    下一盆冷水就是广大待业大学生都要面临的问题。

    看着面前那个离自己五米远,脸上皱子都能翻出浆来的老女人一脸嫌弃的说:“恭喜你,没被录用。”

    “第一十五次面试被拒...”陆江摸着自己的脸,老子有这么不受待见吗?

    还有...现在做个服务员都要本科学历?

    陆江被打击了。

    最后终于在某一家牛奶厂,找到了工作,陆江摩拳擦掌走马上任,老板只给了他个三蹦子(三轮车)和一身大热天必须穿的厚外套,上面在胸口两个**位置上写着:我的奶,您放心。

    难怪没人做这份工作。

    陆江觉得玄奘法师的某种精神感染了他,那就是二师弟当时说的一句,不要脸。

    陆江噗呲噗呲蹬着三轮朝着这个城市收货点出发。

    可能是因为陆江的兴奋劲,陆江感觉自己精气神饱满,越蹬越有劲,大热天的自己也没怎么流汗,一股股子清凉的感觉往脑袋上冒。

    一下午过去,陆江还超额完成任务。

    老板喜笑颜开,拍着陆江的肩膀就说:汝乃吾厂之光。

    回到家,陆江才浑身疲惫,拿着老板多给的一箱子牛奶,喝了几盒便沉沉的倒在床上睡去。

    不知道为什么,陆江感觉自己身体一会儿热一会儿凉,就好像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时而难受时而舒爽。

    他又做了个梦,没有梦到那些妖魔鬼怪神仙大佛,他梦到自己在学校的一间废弃的教室里打架。

    不过不怎么赏心悦目,毕竟他被好几个人按着打。

    陆江被打的鼻青脸肿,鼻血像两条水龙头一样流到胸襟上。

    他朦朦胧胧感觉到有人很不屑的注视着他,冰凉带着厌恶:“我说过,我会让你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的。”

    “你起来啊!不是很能打吗?”

    那人像唾出一口浓痰般厌弃道;“废物!”

    陆江只感觉腹部一股热流暴起,他猛地站了起来,周围的人拦都不拦住,他朝那人扑过去,全身力量都集中到了拳头。

    还未击中,陆江醒了。

    他迷糊的摸着腹部的暖流,仿佛有气感从里到外传出,然后不等陆江反应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难不成......陆江倒吸一口冷气,他颤颤巍巍的拿起一盒牛奶。

    陆江一看后,泪流满面道:“过期变质,老板误我!”

    当陆江再次爬到床上,躺下时手脚都软了,他心里骂了无良老板一千遍,不仅给员工穿那么惹眼羞耻的衣服,还给员工送过期牛奶。

    陆江骂着骂着也抵不住困意,慢慢睡着了。

    这半夜无梦。

    黑暗的房间里,陆江四肢八叉的躺在他那张脚一伸直就要悬空的床上。

    深夜过半,窗户外月光越来越亮,照进房间里,只有朦胧如梦般的光晕在房间里飘荡,如果仔细看的话,那是飘散在空气中的灰尘。

    陆江狠狠打了个喷嚏,吧唧吧唧嘴巴,蜷缩在自个儿的小床上又睡着了。

    月亮亮的勾人。

    .............

    早上八点。

    老板给他打电话。

    陆江被手机铃声吵醒,很有礼貌的拿起电话迷糊的说道:“去你大爷的...额,是老板啊。”

    陆江一下子清醒了,“我刚刚说什么?没说什么啊,哦哦,我以为是我表弟打的呢。”

    “我说去你大爷的家里。”陆江叉着腰瞎话胡乱说着:“你妈的和他妈的东西都放在那里呢。”

    人可以不要脸,但这份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不能丢。

    陆江小心翼翼说道:“老板,你昨天给那牛奶好像过期了,我今天肚子不舒服,能不能请假一天。”

    老板干笑两声,说道:“这些都是小事情。”

    陆江以为他说请假是小事情呢,结果老板说:“年轻人嘛,身强体壮的,今天来上班,工资算你三倍。”

    陆江愤怒的挂断电话,然后穿衣出了门。

    陆江觉得玄奘法师给猴哥讲的一番大道理的精髓是,人要一步一脚印,纵使咱现在一无所有,但只要努力,面饼子会有的。

    到了地方,老板亲切的拉着陆江的肩膀,说道;“今天只送一单,而且只有一箱牛奶,轻松吧。”

    他拿着一张地图过来。

    陆江瞬间感觉不好了,那是张市区地图。

    老板在市区边沿的一个地方上面画了一个小红圈,他说道;“就是这儿,今天晚上之前送到,你就算完成任务了。”

    陆江瞪大了眼睛,他指着那辆年久失修苟延残喘的三蹦子,“我就蹬这个?”

    老板也没好意思点头,他从他的皮夹子里掏出一张二十的票子,“那你坐车去,车费省着点用,用不完回来退我。”

    陆江拽着那张票子,满头黑线。

    这么远只点了一箱牛奶,几乎跨了整个市区送过去。

    是老板疯了还是点牛奶的人疯了?

    再说二十元打个出租,能出五公里就算司机师傅发善心了。

    还去郊区!?

    陆江想拿板砖掀老板的前脸儿。

    可掀不是不可能掀的了,陆江只得咬咬牙,拿着那张横跨整个市区的地图,提着那箱牛奶,上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