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拼命的陆江【求推荐票!】
    “大叔!”小家伙看着陆江脖颈上已经流出了大量血迹,染红胸襟,他忍不住带着哭腔喊道。

    “你他妈的。”另一个暴徒猛地给陆江一拳,陆江被打歪了脸,他又露出凶狠的神色,回了他一拳。

    陆江打架真的很厉害,他拼命起来就像一头全身绷紧的狼,死咬着对手不松口。

    怕弄出人命了,高大暴徒没有用刀子,他们把陆江踢到在地。

    陆江又拼命的爬了起来,咬着牙带着血性满脸冷硬的挥着拳头。

    可对面是三个人,而且还是凶狠的暴徒。

    “你他妈的,你他妈的,你他妈的!”

    陆江被三个人打翻在地,一次又一次爬起来。

    “求求你们不要打他了!我把钱给你们!”小学生满脸泪水的跑过来,又被暴徒狠狠的一脚踢开。

    陆江凶狠的扑住那个踢人的暴徒。

    “求求你们帮帮大叔!求求你们!”小学生哭喊着,那些把头撇到一边的乘客假装没看见。

    狭小的空间里,陆江被打倒在地,满脸是血。

    “去死!”

    高大暴徒猛地踢了一脚,这一脚狠狠的踢中了陆江的脑袋。

    这一瞬间,陆江感到了满世界的头晕目眩,就好像整个眼球都蒙上了一层浓厚的水雾,鼻子都泛起难以忍受的酸,就好像自己脑袋一团团脑浆开始旋转起来,陆江意识迷糊。

    这次他没能爬起来。

    他不是神仙,真的不是,他就一个普通人,平平凡凡没有任何亮点的普通人。

    是金蝉子转世又如何,有三个无所不能的徒弟又如何,在三界能呼风唤雨又如何。

    和他有关系吗?有个屁用!

    自己见义勇为,然后被打个半死,这不是傻么?没看见那么明晃晃的刀子吗?没看见对面三个凶悍暴戾的悍匪吗?自己这不是找死吗?

    陆江被打倒在混杂着暴徒骂声和小学生哭声的车上。

    他听到警铃响起的声音,他听到暴徒匆忙逃跑的声音,他听到了那个小学生哭喊着叫他大叔摇晃着他的身体,陆江很奇怪,因为他还听到了泪水滴滴答答落在他的胸襟上的声音。

    陆江他脑袋猛地一恍惚,脑中仿佛闪过无数的画面。

    旗帜,战鼓,妖魔鬼怪。

    天上地下,星辰无数。

    一滴泪,十丈血,风云卷动。

    陆江仿佛站在整个众生的面前。

    然后他打着鼾,沉沉的睡了过去。

    ......................

    这是一片模糊梦幻的空间。

    陆江推开了一扇出现在他面前的厚重大门。

    门打开。

    然而眼前又是一扇。

    他再上前推开,眼前又是一扇。

    陆江不甘心,他不断的开门,不断的被阻拦,不断的向这门后面的世界靠近。

    可好像这门后面永远是门,无穷无尽,没有尽头。

    他累了,陆江再也没能推开任何一扇门。

    回头一看。

    陆江被漆黑的世界包裹,门不见了。

    陆江他坠落下去,越坠越深,直至消失不见。

    “啊...呼”

    陆江犹如溺水之人扑开水面一样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

    他满眼犹如朦胧画面般的模糊,然后随着一声娇脆的“大叔,你醒了。”,陆江才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和眼前的那个小学生。

    这臭小子...陆江一下子虚了小眼睛,他难以置信道:“你是女孩子?”

    小家伙脱掉毡帽后,居然是一头亮黑的长发,和两只干净的眼睛,怼自己毫不留情的小学生居然还是个女孩。

    陆江一头躺了回去,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大叔,你没事吧。”小女孩连忙跑过来,伸出手去摸陆江的脑袋。

    陆江这才反应过来,他好像躺在医院里呢。

    陆江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口,却发现早已经结痂,而且都快要愈合了,身上那些淤伤也都消失不见了。

    “我昏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陆江问小女孩。

    小女孩说道:“警察他们来了,然后把那三个坏人吓跑了,大叔你......”

    病房里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医生走了进来,看到陆江醒了过来,捂着嘴一脸震惊的说道:“变态!”

    陆江;“......”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被人叫成变态,大姐你这样侮辱人清白好吗?

    还是小女孩懂事,安慰陆江道:“没关系,大叔就算是变态,也一样是好人。”

    陆江抓狂,“你还真会安慰人啊!”

    女医生反应过来,连忙表达歉意:“对不起啊,我是说你的身体恢复力变态。”

    陆江长吁一口气,“大姐拜托你一口气能不能把话说完。”

    女医生说道:“他们说你伤的很重,可我们救护车到的时候,你身体虽然满身是血,可伤痕都在恢复。”

    “等到了医院,你的伤口都开始结痂了,全身的淤伤都已经消失不见,我们对你作了检查后,发现除了一点结痂的伤疤,其他的伤痕你居然全都恢复了。”女医生看着陆江的身体,眼睛里冒着绿光。

    陆江一阵恶寒。

    虽然他对自己的恢复力也摸不着头脑。

    陆江看了看小女孩,奇怪道:“那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小女孩嘀咕:“没良心的大叔。”

    女医生笑道;“这小女孩是你妹妹吧,一路上非得跟上来,哭着喊着大叔你别死。”

    陆江虚起眼,你见过把自己哥哥喊成大叔的妹妹吗?不过他还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如果不叫我大叔,你还是蛮可爱的嘛。”

    “那我可以走了吗?”陆江身体反正没事,待在医院干嘛?

    女医生点了点头,说了几句注意事项,还说了救护车费用检查费用等等,陆江一阵肉疼。

    然后才发现,是小女孩拿自己上学钱已经支付了。

    陆江大手一挥:“把你的福利院地址给我,我回去后把上学的钱还给你。”

    自己总不能被一个小学生救济呗。

    小女孩灿烂笑道:“没关系的大叔,你是个好人。”

    陆江被小女孩发好人卡,浑身难受。

    “对了!”女医生想起了什么:“那个公交车司机觉得过意不去,把你留下一箱子牛奶给送了过来。”

    陆江虚起眼睛,“他送过来干嘛,我明明刚好有这样不可抗力的理由给老板请假。”

    一整箱牛奶原封不动的又送回陆江的手上,等陆江无奈的拿起那件沾染着血和灰尘的工作服,露出那一排“我的奶,你放心”时。

    女医生终于死盯着陆江,吐出两个字:“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