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你能给我买根冰棍吗?【求推荐票】
    陆江就这样昏迷了大概不到两个小时,然后又令人咂舌的安然无恙出了院。

    走了医院后。

    陆江转身看着眼前的医院布满蜘蛛网的招牌,心里一阵感慨。

    真是家有志向的好医院,虽然规模设备资历没大医院那么好,但它价格很明显已经和大医院看齐了。

    他心疼的咬牙。

    “大叔,你心疼个什么劲,用的是我的钱!”小女孩咬着牙齿戳陆江的腰。

    陆江护着腰,回道:“我回去还不是要给你,还有你不要叫我大叔了,我明明刚成年,叫我陆江哥哥。”接着陆江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陆江大叔,你现在这个样子很破坏你在我心中好人的形象哎。”小女孩又把帽子戴上,说道:“我叫夏长安。”

    陆江咀嚼了一番这个名字,问道:“哪个长安?”

    小女孩甩了个白眼过来,陆江才觉得熊孩子还真得分男女。

    如果是个小王八蛋,陆江一定揍他。

    “夏长安,长安城那个长安。”小女孩可能觉得陆江文化水平低,她又着重了一遍,“看过西游记吗?就是唐三藏的那个长安。”

    陆江额头黑线飘过。

    小女孩嘿嘿的露出了个俏皮的笑。

    她戴上帽子后,没了披肩的长发和压在耳边的发梢,她就像一个精致的小男孩,眼睛干干净净的没一丝污垢。

    然后陆江去买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和小女孩两两坐在附近一家偏僻的餐厅。

    现在他们还是在出城口这里,因为那家医院也开在这里,倒也不是太远。

    座位上。

    小女孩龇牙咧嘴看着陆江,但举着粉拳又够不到他,然后无可奈何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

    “好啦好啦,淡定。”陆江看着端上来的两份蛋炒饭,然后给小女孩推过去一份,“我手机被抢了,身上又没有钱...是不是,这身衣服,这两盘蛋炒饭也都得拜托你啦。”

    小女孩夏长安死死的捂着自己书包,自己的钱被眼前这个大叔乞求着乞求着就就越来越少,一副上了贼船的可怜样。

    陆江虽然脸皮厚,但也被盯的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这也不是没办法嘛,现在身上没钱,总不能穿个脏衣服就到处跑,那件工作服上血腥味都没散,洗也来不及洗了。

    陆江很快就淡定道,“安啦,哥哥今天把这箱牛奶送了,然后就有钱了。”

    夏长安盯着眼前的蛋炒饭,然后俏鼻子哼了一声,拿起勺子,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然后陆江悄悄掰着手指头,冒着冷汗算着今天的损失。

    本来今天发生了这个意外,陆江已经不想去送货了。

    可陆江的确缺钱,等他还了夏长安垫付的钱后,也很难度过这个月了。

    老板说的三倍工资怎么也得拿到。

    不然陆江就亏大发了!

    吃完饭后,陆江和夏长安又两两出了餐厅。

    “好吧,让我想想,长安你今天坐车原本是准备去学校吗?”陆江转头问道。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陆江一愣,看着夏长安一言不发的样子,陆江好奇道,“怎么了?”

    夏长安说道:“我们学校今天放假,我...不想回福利院。”

    “福利院的人对你不好吗?”陆江问道。

    夏长安皱了皱鼻子:“院长对我很好...只是...”

    “我不喜欢其他人。”

    陆江想起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背着个小书包,还在写作业,嘴唇很干,一脸嫌弃又一脸警惕。

    可能当时陆江是因为小女孩说她住福利院这句话,才对她很照顾。

    也可能是看到她孤身一人觉得可怜。

    其实现在一想,这个一脸警惕的小女孩,懂得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男孩,懂得分辨好坏,懂得在陆江被打翻在地,愿意哭着去祈求暴徒。

    哪里会有泡在蜜罐的小孩子有这么多的喜怒哀乐。

    想到这儿,陆江转过头看了夏长安一眼,结果后者一脸警惕的捂住书包后退。

    陆江:“......”

    干嘛!干嘛!这种行为太伤人了。

    “你准备去哪里?”陆江额头黑线未褪去,问道。

    “我也不知道...”夏长安迟疑道:“今天我本来是想去看看我的父母。”

    陆江有点生气了,他虽然是个打架斗殴社会不良青年,但最看不起那些遗弃自己孩子的人。

    “你父母在哪,我带你去找他们...”陆江撸起袖子想说找他们算账来着。

    然后他顿住了没说下去,他看到夏长安只是低落的抬起头,目光看向出城口的天空。

    夏长安说:“他们失踪了...就在三年前的城外的山路...”

    这么大一个城市失踪几个人就像石沉大海,然后出现在报纸电视上,也只不过是留的观众一声叹息,像一个悲剧短故事匆匆而过。

    但对于夏长安来说,这个悲剧故事长的足以摧毁她的生活。

    天空中已经被阳光蒙上了一层金色,几朵孤独的云像一叶海中小舟一样,轻轻飘动。

    夏长安看了很久,她小眼睛里朦胧一片,陆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叫悲伤的情绪在一个小女孩脸上显现。

    “嘣!”

    陆江突然伸出手指在她额头轻轻弹了一下。

    小女孩轻轻吃痛,捂着额头从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她小眼睛一瞪起,怒视陆江。

    后者嘿嘿一笑,毫不在意。

    陆江直起腰,一手拉起小女孩的手,一手提着牛奶箱,这样的搭配很怪异。

    陆江他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准备好远行的旅客,随时可以背着背包就要去远行般的那样说道:“好吧,因为我现在还欠你钱,所以不管你想干什么?去哪里?接下来我陪你一起。”

    夏长安突然定住,她抬起她那双小眼睛盯着陆江那张脸,愣了好久。

    等到阳光刺到了她的眼睛,夏长安她摸了摸脸颊,稚嫩的小脸轻轻的笑了一下,却低着头戳着陆江的腰,毫不留情的说道:“大叔干嘛突然说这么没品位的话,一点都不令人感动。”

    陆江摸了摸鼻子。

    手突然被小女孩紧紧握住。

    然后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那部电影一样。

    两个人一大一小朝出城口走去,阳光洋洋洒洒的撒在两人身后。

    只不过那个杀手说的是:“玛蒂尔达,我带你去杀人。”

    而陆江则深沉的说道:“长安,能给我买根冰棍吗....”

    夏长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