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山绕山【求推荐票!】
    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山路,这里离车道有一段距离。

    但怎么看都是一副人迹罕至的样子。

    陆江眯起了双眼,阳光**辣的往他眼睛里钻,他抬头就看见了大山陡峭的挡在面前,一颗颗葱绿的树木相互叠在一起,一眼看去,整座山蔓延的全是绿茵。

    陆江拉着夏长安走到山脚下,夏长安抬起头用手遮挡着阳光一脸哀伤的说:“他们说最后一次看到我父母就是在这里...”

    这里吗?陆江看到一条通往深山的路,幽静且无人迹。

    失踪是因为什么失踪陆江想,光天化日之下两个活生生的人总不能莫名其妙的就消失,难不成大山里出了狼,把夏长安的父母叼进了深山里

    陆江摸了摸夏长安的脑袋问道:“你父母为什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呢?”

    夏长安抬起头说道:“我不知道...”

    夏长安说道:“好像......是接到一个电话,他们让我待家里,然后我记不清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能见到他们。”

    陆江看着小女孩轻轻咬着嘴唇,望着深山的路,他叹了口气。

    夏长安虽然表现的很平静,但眼神和微微颤抖的嘴唇已经出卖了她。

    没有体验过的人是不会知道这种感觉的。

    陆江刚想安慰夏长安几句。

    他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陆江脸色古怪的拿出那张老板给他的地图,他忍不住回忆起临走时老板给他说的话。

    “你就一直往城外这个地方走,大约会在半个小时左右看到一座全是树木的陡峭大山,把牛奶送到山顶就可以了,我给你写个电话号码,你找不到就打电话。”

    陆江咀嚼着老板的话,然后再次抬起头,一脸懵逼。

    不他吗的就是眼前这座山吗?

    陆江虚着眼,看着漫天阳光披洒到这整座山,目测颇有几分神韵的感觉,但陆江隐隐有点不安。

    “大叔你怎么了?”

    夏长安在一旁注视着陆江。

    陆江苦笑了几声道:“还真顺路了,长安你在下面等我还是和我一起上去,我要...”

    他把手上的牛奶箱提了提,说:“上山送个奶。”

    夏长安错愕了一下,她下意识紧紧握紧陆江的手,往深山的那条幽静山路看了一眼,语气软道:“可不可以...不要去...”

    陆江不明所以的看着夏长安有些不安的小脸,他摸了摸头,假惺惺安慰道:“没事,光天化日之下,最多出现的什么妖魔,鬼怪都是晚上出现的。”

    夏长安仿佛充耳不闻,只是紧紧抓住陆江的手,“如果你非要上去,我和你...一起上去。”

    陆江夸张的叉着腰哈哈笑道:“是你自己一个害怕了吧。”

    本以为自己这副神经病样子会让夏长安笑出声来。

    但夏长安只是一言不发,紧张的小脸已经快要埋到陆江的手背上了。

    陆江更加摸不着头脑,这小丫头到底在紧张什么?

    于是上山就上山,陆江牵着夏长安,他倒要看看这么远点箱牛奶的大户是何方神圣。

    从山脚往山顶上走的路,是一条很明显由人工修建的石砖路,陆江记得以前这里的山上有一座佛庙吧,每日上山求佛拜佛的人多不胜数,后来城市改路,这里好像也就没落了,现在都鲜为人知,人迹罕至。

    陆江走了一路,深刻的体会了什么是丁达尔效应。

    这座山从山脚开始,树木繁盛到了极点,阳光只有透过无数的树叶缝隙才能钻进来,一束束阳光分散的在阴暗的山路中打开,还有风在树木间穿梭来穿梭去,传来挠人心的“沙沙”声。

    走到半山腰,陆江和夏长安先是看到一排排高耸的台阶从半山腰直达山顶。

    接着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亭子,一个黑衣黑裤黑圆小眼镜的老头坐在那里调试着手中那把二胡。

    陆江心里一愣,他走上去,刚想问几句。

    老头头也不抬的说道:“送奶的?”

    陆江点了点头。

    老头也没在意陆江是点头还是摇头,他只是在低头调试那把二胡,用蔫了一把茶叶在喉咙那样的声音说道:“上去吧...人都等久了,都饿啦。”

    陆江额头黑线,饿了就饿了,关我屁事,难不成指望一箱牛奶当正餐?有病吧。

    于是陆江转身准备牵着夏长安上山顶。

    谁知道那老头又开口了,他抬起那张沟壑万千的脸说道:“你可以上去,她得留下。”

    陆江顿住了,他笑眯眯的转过头,问道:“大爷,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她要留下?”

    他倒要看看这个江湖骗子一样打扮的老头能说出个什么子曰来。

    陆江猜老头可能会摆出一张布满八卦阵易筋经周易的桌子,然后束个不准不要钱的旗子,来给他们算上一命,反正算来算去就应该会指着陆江说印堂发黑,大凶及至,然后收费五十....

    可..........

    “何苦害她性命...”老头语气低沉,头也没抬,声音轻飘飘的给陆江背后添了一层冷汗。

    陆江眼神一愣一愣的,老子今天是不是有毒,先是公交车上被三个暴徒狂揍,接着又被说要害人性命。

    怎么这些算命的人嘴就不见好呢?

    陆江凑过去:“您老说的太对了,我就觉得我今天特别倒霉....要不您老给我算算。”

    可这老头没理他,只是自顾自的调着那把老古董二胡。

    陆江嘀咕两句又不是不给钱,然后就感觉身后一只柔柔弱弱的小手拉了拉他衣角。

    陆江回头看夏长安,这个小女孩不知到为什么吓坏了。

    夏长安又惊又怕的拉着陆江说道:“要不....我们...下山吧。”

    陆江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好奇的问道:“你在害怕什么?”

    “不知道...就是...”夏长安脸上出现淡淡细汗,光洁的皮肤透着一层好看的白,“感觉心慌...不自觉想逃离这里......”

    “那我先把你送下山呗...”陆江无所谓的把牛奶箱放在小亭子里,“反正也到地方了,送到山顶也是送,送到半山腰也是送,我也算完成任务了.......”

    陆江拉着夏长安,不管这个神神道道的江湖骗子大爷之前说的惊悚话。

    刚转身,陆江呆住了。

    他们之前上山的路全都消失不见!

    一层又一层密林将这个亭子围住。

    只留有那一条上山的台阶。

    陆江惊到了,他退后几步,攥着夏长安的手心里直冒冷汗。

    那个坐于亭中的老头扶了扶自己的黑圆眼镜,叹息般轻轻说道:

    “山绕山,迷雾终难散...生死换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