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举高高
    有人拉住了陆江,陆江转头看过去。

    拉住他的是个年龄稍大的中年人。

    陆江看了中年人一眼,他奇怪的摸着鼻子问道:“有事吗?”

    中年人没有回答,他凑着脑袋,用鼻子在陆江身上闻来闻去...

    这人不会有特殊爱好吧。

    陆江满额头的黑线立刻冒气,一脸警惕的说道:“叔,你干嘛?我是正经人儿。”

    可中年人置若罔闻,耸动着鼻子继续闻。

    陆江:“......”

    看着中年人还在不停的闻,而且闻的地方越来越靠下...

    陆江满身汗毛瞬间立起,刚想一巴掌拍过去大喊非礼。

    就看见中年人一下子怔住了,那双眼睛里出现了一丝迷茫和一丢丢清醒,紧接着他居然两眼无神的失声冲着陆江大喊了一句:“长...长...安...”

    陆江没听清,还愣愣的“啊?”了一声。

    然后陆江惊恐的看见中年人伸出了双手,满脸激动。

    陆江还没多作反应。

    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袭过来,陆江瞬间长高三十厘米...他被中年人猛地抓起衣服给举了起来。

    中年人状如疯子般死盯着陆江失态道:“你...为什么身上会有长安的味道!”

    声音一大,周围人的目光都移过来了,陆江恶寒瞬起,有种被无数毒蛇注视的阴冷感觉。

    可他看向周边的人,一切又好像恢复原样。

    陆江被毫无反抗力的举高高,但依旧一脸冷静并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

    中年人不知道是过于激动还是怎么样,一半脸都变黑了,他使劲把陆江举高高怒道:“你说话啊!”

    陆江面无表情的说道:“......”

    中年人才察觉有些不对,他手把陆江的脖子掐的死死的。

    而且陆江一半脸都快要变紫了,中年人连忙手一松,陆江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啊呼呼呼......”陆江犹如死里逃生般捂着脖子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连续咳嗽好几声。

    他才颤巍巍的站起身,“叔,什么仇什么怨...”

    中年人也觉得有些歉意,是他太激动了。

    陆江捂着脖子,连续啊啊啊啊几个嗓音后,他呼了口气说道:“您是夏长安的父亲是吗?”

    中年人浑身一颤,仿佛是多年未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又激动的伸出手。

    陆江机智的跳开了,开玩笑,有了防备我还会被你举高高?

    中年人镇定了下来,一半脸又恢复如常,他压制着激动的心情对陆江说道:“我是夏长安的父亲夏云山,你见过长安吗?她怎么样?现在过得好吗?”

    “等等,慢慢来,我可以解释......”陆江缺氧的脑袋还有点不灵光,突然一下碰到失踪三年的夏长安父亲,还被举高高.....

    陆江对此事颇有怨念...

    中年人和陆江远离了人群,陆江同他讲了今天发生的种种倒霉事儿,然后表示夏长安住在福利院,还在上学。

    中年人几次听到陆江讲夏长安,即便只是念了一遍名字,他都会又哭又笑,激动到像个孩子。

    直到陆江说夏长安和他一起来这里...陆江瞅到中年人脸色巨变,一瞬间惨白。

    陆江暗道不好,急忙想要跳开,可还是慢了。

    中年人一伸手又把陆江举了起来,使劲摇着陆江,激动的吼道:“她没有上山对不对?她没有上山对不对!”

    陆江唾沫四溅的在摇晃中喊道:“我让半山腰......那个....老头送她下山的,那老头答应我....护她周全...”

    话落,中年人才失神的收回手,一脸回神的后怕道:“那就好那就好。”

    陆江头晕目眩的落地后,顾不得满嘴唾沫星子。

    一下跑开,离了中年人五米远。

    中年人尴尬的摸了摸头,连忙举手保证自己再也不会激动过头了。

    陆江打死也不信,直到中年人无奈的把自己的手给扔在了地上...陆江才张大了嘴巴...

    中年人对于自己的两条手臂没了,毫不在意,他对陆江说道:“这下你放心了吧。”

    陆江感到浑身发寒,他强行镇定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

    中年人偷偷看了其他人一眼,小声对陆江说道:“这里人多眼杂,你和我过来。”

    陆江吞了吞唾沫点了点头,他瞧瞧的往周边看,那些人还是在做着自己的事儿,大爷还是躺在座椅上乘凉,假山上小孩子又爬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父母也不管管。

    特别是那两个下臭棋的,又重新摆了一局,开始了新的厮杀,而观棋的还是那堆人,看见某一方犹豫了大半天,然后把自己的兵往前一拱,把对面的卒子给吃了。

    隔了五秒才有人发出疑惑般的惊叹声。

    “卒子被吃了?!”

    人群中炸开了。

    然后开始此起彼伏的惊叹叫道:“好棋啊!”

    “一棋灭卒!天啊!太厉害了!”

    陆江在远处:“......”

    所以说这里的人总给陆江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和中年人走了一段路,又是一扇后院小门。

    中年人推开门,喊了一声:“小鞠。”

    喊完后,中年人走了进去。

    陆江也跟在中年人的背后走了进去。

    进去一看一个妇女正背对着他们,然后露出个回头笑:“你回来了......”

    陆江瞬间感觉哪里不对,那妇女的眼睛盯着陆江,视线仿佛凝固住了。

    一种危机感瞬间找上了陆江,陆江反应出来了前所未有的机敏,他朝门后拼命的一扑。

    可...来不及了。

    妇女像一道快如闪电的黑影,瞬间来到陆江面前。

    陆江习惯性的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一副不反抗了你来吧的姿势,然后在半空中被妇女掐着脖子又举到了半空中。

    妇女面露狰狞恶狠狠的道:“你...为什么身上会有长安的味道!”

    连台词都一样...

    在一番中年人苦口婆心一番解释下,陆江捂着脖子安然落地。

    妇女明白过来,连忙对陆江表示歉意,并把自己的双臂给甩了出去。

    陆江看着妇女的手臂像零件一样飞了出去,陆江愁啊,他一缕一缕往下薅头发啊。

    这地方有什么妖魔鬼怪陆江也不在乎了。

    他蹲在墙角,心中暗自发誓,今生再也不要让人把我举高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