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披着人皮的诱惑
    妇女名为梅小鞠,是夏云山的妻子,也是夏长安的母亲。

    在陆江把与夏云山说的事情再次口干舌燥的与梅小鞠说一遍后,这个身为母亲的妇女,几次泪流。

    “无论如何,谢谢你保护了长安...谢谢。”夏云山朝陆江很真诚的道谢。

    陆江摇摇头说道:“长安也帮助过我,我保护她也是应该的...但既然你们还在这里为什么不去看看她呢?”

    夏云山没有回答,他朝自己泪流满面的妻子看了一眼。

    梅小鞠抹着眼泪,轻轻说道:“没人能从这里离开。”

    夏云山点头,他的脸变的暗淡起来,两只眼睛像要给陆江讲鬼故事一样的吊起。

    夏云山声音略微沙哑的说道:“你相信妖魔鬼怪吗?”

    “相信啊!”陆江拼命点头。

    然后说道:“我是金蝉子你信吗?”

    夏云山以为陆江不相信,严肃的强调道:“我是说真的。”

    陆江哭笑不得想说,我也是说真的,我那三个徒弟还亲自上门找过我,我还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把他们拉到家里的沙发手拉手坐下聊天。

    “你还是信的好。”夏云山接着说道:“这山里有吃人的妖怪,三年前我们就是在这里被....”

    夏云山没有说下去,显然那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

    “所以你们被妖怪吃了,变成了鬼禁锢到这座山不能离开?”陆江说道。

    他们俩点点头。

    陆江惆怅的撑着脑袋,“所以外面的那些人也都是鬼?”

    他们俩点点头。

    得到两个鬼的肯定后,陆江想起自己之前傻呵呵的在一堆鬼之间走来走去.......

    他腿发抖起来,所谓不知者无畏,他既然现在知道这里到处都是鬼,而且整座山就自己一个活人......

    陆江颤巍巍的说道:“那半山腰的老头居然也是鬼......”

    结果两个人齐齐说道:“不,他不是。”

    陆江愣了一下,摸着脑袋想了半天没明白,然后不怀好意的猜测道:“是人妖!”

    夏云山认真说道:“他是个心怀天下的道士。”

    梅小鞠真诚说道:“他是个慈悲心肠的好人。”

    陆江感到了深深窒息感。

    他抽了抽鼻子,然后恶狠狠的说道:“屁,他就是坑蒙拐骗让老子上来送死的江湖老骗子!”

    当陆江问起三年前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夏云山低头沉思起来:“三年前的事......”

    陆江竖起耳朵认真听。

    然后夏长安缓缓吐出几个字:“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陆江:“......”

    陆江捂着脸,忍住了给他一拳头的冲动,提醒的说道:“夏长安说你们是接到一个电话出门的。”

    夏云山半迷茫的抬起头,“是吗?”

    梅小鞠也努力回忆着,“好像是吧?”

    陆江一脸疑问的说道:“你们不会连三年前的事情都忘了吧。”

    夏云山没有回答陆江,他低着头在院子里来回走着,一边走一边呢喃着:“三年前三年前。”

    然后那张脸再次迷茫起来,他转身对陆江歉意道:“对不起,我记不清了。”

    陆江抓狂道:“这你都能记不清!”

    梅小鞠叹了口气说道,“不怪他,这些年来,我们记忆每天都在变得模模糊糊,有时候甚至会忘了自己是谁。”

    “恐怕再多些日子,我们就会像那群鬼一样,成为妖怪的爪牙...”

    “然后会忘了自己活着还是死了,重复着生前的某个记忆......”

    陆江顿了一下,感到一丝悚然的同时,又有一丝同情。

    他同情他自己,因为他可能也会成为这里人的一员。

    “那我怎么能从这里逃出去吗?”陆江急忙问道。

    夏云山与梅小鞠互相看了一眼,刚想开口说什么。

    两个人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脸色猛然大变,居然双双颤抖的俯下身去,满眼惊恐,一丝丝清明都看不见。

    陆江连忙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一个体态轻盈的女人站在门口。

    等陆江回过神,两人居然都化作了白骨,两丝不起眼的青烟顺溜的飘在空中,然后落到站在门口的女人手里。

    “哦呵呵呵,真是不听话呢。”女人轻笑着看着陆江。

    这女人露肩轻纱,身形纤细,红唇诱人,雪白的肩膀下有两个饱满的地方,那薄薄的轻纱盖都盖不住,两条明晃晃的大腿诱惑般的轻轻摩擦着。

    陆江防备的抄起地上随便的一个长条物,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支手臂骨,可能是梅小鞠那时候乱扔的。

    陆江顾不得这些了,眼前这女人妖艳的过分,而且按照他的经验,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幕后boss出现了。

    陆江警惕的问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女人笑吟吟的舔着嘴唇,那舌头仿佛能舔出水来的红艳夺人,“我一个弱女我能把他们怎么了?倒是小帅哥你呀、拿着跟那么粗壮的棍子,想对奴家做些什么啊?”

    女人身体晃了晃,把陆江晃的满***都是脑子。

    陆江警惕的退后两步,这女人有种难以抵抗的诱惑力,陆江不敢直视,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浑身酥软。

    陆江口干舌燥的暗中狂念道:

    红粉骷髅!红粉骷髅!

    女人又是一声娇媚的笑声,笑得陆江心发痒,她风情万种的扭着身躯:“说了那么多话,小帅哥口渴吗?”

    女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陆江面前,一股致命般的香味包裹着陆江,仿佛无穷无尽的诱惑扑在了陆江身上,她靠近着陆江的耳朵,轻轻吹了一阵微风,娇吟道:“我们一起喝奶,好不好?”

    陆江一瞬间脑中迷茫起来,身体仿佛置身于难以反抗的深渊,他眼神迷茫起来,竟痴痴呆呆的说道:“好好..”

    女人笑声更加娇媚了,就好像挂在床中的粉红铃铛,床一摇她这颗粉红的铃铛就娇吟作响。

    在陆江眼神迷离之时,女人伸出一根猩红的舌头,朝陆江的耳朵贴过去,一排排细小的尖牙从舌尖上突出来。

    眼看着就要刺进陆江的皮肤。

    可陆江浑然不知,他全身放松,酥酥麻麻的完全不想反抗。

    一个声音在心里诱惑着他,诱惑着他跌入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