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大危机
    半山腰的老头把那个叫夏长安的倔强女孩给强行送下山,并施了法术将大山的入口给封住。

    老道叹了口气,尽管他知道自己是为了天下苍生,不得已与山中那妖怪做这邪恶的交易。

    但人心都是肉做的,

    当他看到那个小女孩满脸泪水,哭着喊着打死不肯下山,老道他那颗已经跳动几十年的心脏涌起不忍的情绪。

    他甚至一冲动就想冲上山去,与那妖怪拼个你死我活,可他不能。

    他死是小事,尘归尘土归土,他早就想进棺材躺着了,人活一辈子也挺累的。

    可那妖怪一旦出山后,没了人制止它,势必天下大乱。

    老道抬起头看向天色昏暗下蒙上一层又一层阴影的山顶,他叹了口气,拿起他那二胡,像个安稳晚年的休闲老人,他那枯瘦的手搭着二胡,在亭中轻轻的拉起一哀曲。

    悠悠然。

    天干物燥,死人常宽。

    曲未到一半,天空突然昏暗了下来。

    像是一块无比厚重的乌云就要死死的压下来。

    “要下雨了?”老道看向高处的山鸟扑腾扑腾往外飞。

    他心中传来不安的感觉。

    紧接着,山顶忽的传来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老头二胡曲声猛然一停,然后迅速的伸出手,脸色沉重的掐指一算,然后那张满是沟壑的脸如同被狠狠击打中心脏般面色大变。

    然后迅速苍白起来,他掐着算着的手指未放下,颤抖的举在半空中喃喃道:

    “...戊时血气足鬼气满...妖王出世!”

    老道失魂落魄跑出亭子,那漫天压过来的哪里是乌云,分明是一团庞大的黑气。

    过往之处,山鸟飞绝,凡是碰触到的生灵生机全无。

    这时,一滴滴的雨从黑气中淋下来。

    老道绝望的伸出手,那雨水沾湿在他手上,乌黑恶臭。

    他颤巍巍的在雨中跪下,在满是污泥的地上,他声音几近颤抖的大喊道:“弟子须景山无能,使得妖王现世,天下苍生岌岌可危,我愿不入轮回,魂飞魄散...”

    他在漫天大雨中,对着东方的天空磕了一个重中的头,“请祖师爷助我一臂之力!”

    可他跪了良久,雨如珠帘打在他身上。

    他鞋子跑丢了,黑圆眼镜也不知道落在哪里,他看着东方的天空万云蔽空,像是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雨。

    没有希望...漫天死气...

    老道手脚被雨打的冰凉,他支撑的站起身,全身被雨淋湿。

    他高高的抬起头,看着山顶,那双搭拉着几十年未曾安稳合上的眼皮死死睁开着,那是赴死的决然!

    .

    .

    .

    陆江朦胧的意识在昏迷中如同沼泽里的石头。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在哪。

    “喂!有人吗?”陆江大喊。

    没有任何回应。

    他恍如隔世行走在一片虚幻的地界,没有五官的感觉,看不见东西,听不到声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空间的变化。

    难以清楚过了多久的时间,陆江触摸着黑暗前行。

    可突然一阵嘈杂吵闹的声音在他耳边炸起。

    “杀啊...”“吼...”

    耳边传来疯狂的嘶吼,宛若洪荒猛兽咆哮,狂怒声、惨叫声不绝于耳,空气被鲜血弥漫的味道填满。

    “自己这是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江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周围辨别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可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就像一块幕布盖在他的身上,严密的没有一丝光线进入。

    他伸出手去摸索,但身边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触碰他。

    “师父!快走!”

    撕心裂肺的吼声在陆江耳朵边爆炸开来,他能感觉那声音是对着自己,但他却迈不动步子,他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鲜血的气味浓厚的刺鼻,无尽黑暗和恐惧包裹了他。

    “喂喂喂,谁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还有我是瞎了吗?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陆江大喊了几声。

    他好想看到发生了什么,但周围就只有黑暗,那些声音就在耳边,他却什么都看不到。

    周围忽的寂静下来,偶尔传来遥遥的怒吼,震耳欲聋,是不甘的灵魂发出最后的喊声。

    这是一场屠杀,屠杀者肆意的冷笑,吮吸着鲜血。

    “有没有搞错。”陆江在黑暗里惆怅道:“我最讨厌这种只有声音没有画面的梦了...”

    陆江把这当做一个梦了,他在等自己醒来。

    “陆江大叔...”

    黑暗中突然传出一声柔弱的呼喊。

    陆江全身过电般颤抖了一下。

    “长安?”他在黑暗中回头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确定是在喊他,但可他就是看不见。

    “大叔...”“大叔...”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声音都消失了,就像场景切换般,现在黑暗中就只剩柔弱的抽泣声。

    “大叔...所有人都死了...”

    “只剩下我们了...”

    悲伤的声音就像是黑暗中哭泣的鬼魅。

    “长安,淡定。”陆江轻声说道:“这只是个梦。”

    “为什么?为什么?”长安的声音在他耳边不停的响起。

    “为什么要抛下我?”

    陆江心中仿佛被针猛地刺了一下,他突然转身,像落跑的逃兵,朝远离的黑暗狠狠撞去。

    这个梦太不对劲了,陆江想跑想逃,他留个身后的那个女孩只有背影。

    “大叔...”

    “你为什么要跑。”

    “大叔...”

    他听到身后传来柔弱的哭泣,身体不住颤抖,他捂住耳朵,拼命的跑着。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都只是一个梦。

    他心里疯狂念道。

    可他只能听到无数悲伤的声音在他耳边说着话。

    陆江心里升起一股强烈到不能制止的害怕。

    他只是本能的感到害怕,真的很害怕,似乎有一种从四面八方拥挤过来的悲伤要将他吞噬掉,他无助的逃跑着。

    不知道跑了多久,声音渐渐消失,或者早就听不见了。

    陆江躺在黑暗中,大口大口喘气着,身体蜷缩着,像一只怯弱的老鼠。

    他想呐喊,却又恐惧,他努力控制着悲伤,害怕眼泪掉下,因为他不知道悲伤从何而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连自己都看不清的黑暗。

    他被那丑女人抓住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失态过,现在他就像个害怕接受事实的孩子,逃避着不敢去看清这个梦。

    黑暗之中突然冒出一点微光。

    陆江一愣,很突兀出现的微光,就那么一刹那后,又消失不见,陆江甚至怀疑那是幻觉,但确确实实他看见了。

    微光弱小的只有那么一丝,像星火般转瞬即逝,但猛然的照耀了黑暗!

    也是那一瞬间,陆江看到了一个他永远都不能忘记的画面!

    在漫天暗光间,那一片片天空沉浮的巨大建筑破碎四散,无数的尸体在云层中飘荡,铠甲、鲜血、神兽...那漫天的天空中裂开一道沟壑,像是有人硬生生将其斩出来一般。

    惨烈的大战已经结束,无数的生灵已经灭亡。

    陆江像个呆子一样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