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白色世界的金蝉子AI
    画面转瞬即逝。

    陆江眼前的黑暗又压了过来。

    他站在原地好久,那股莫名其妙涌上来的悲伤...还有那真实震撼的画面...

    一切都在击打着陆江的内心。

    陆江立于黑暗之中,久久难以平静,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这种感觉和平日里做梦有些一样,但也有些差别。

    比如,他现在想尿尿....

    “呼......”

    陆江深呼吸几口气,将自己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情感全部压了下去。

    刚刚被吓到震撼到的陆江已然回过神,并显示出很乐观的态度。

    他在满是黑暗的空间里伸出手擦了擦自己不存在的冷汗,安慰般说道:“不过是个比较真实的梦...”

    人生之长命百岁,谁都会做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梦,科学家会讲潜意识影响梦境,佛家会讲前世的记忆正在回溯。

    可陆江这算怎么回事?他满眼望去全是黑暗,什么也看不清。

    陆江又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的情况好像不容乐观,已经要被妖怪开膛破肚给吃掉了。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陆江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妖怪使了什么法,把自己困在一片黑暗里...

    这时候。

    忽的从黑暗中探出一双手抱住了他,将他紧紧拥入怀中。

    手冰冷的要命。

    他吓尿了,惊恐的叫出声来“谁的咸猪手?”

    可那人没有说话就这么抱着他。

    冰冷的手贴着他温暖的背。

    “冷静...冷静...别乱摸啊...”陆江不敢轻举妄动,他试探着说道:“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男还是女,好让我判断一些这是春梦还是恶梦....”

    那人置若罔闻的把嘴唇贴在陆江耳朵边上。

    陆江抓狂说道:“你要干什么?”

    紧接着他听到那人在他耳边轻轻吐出了一个音符。

    那是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或者说是语言。

    在第一个音符出来后,如开闸的洪水,变成了失落的赞歌。

    声音时高时低,开始只是一种声音,到后面变成千万种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像是舞动的蛇在诉说,一次次在他脑海中激荡,说着古老的语言。

    陆江他努力去听,却什么都听不明白,那是一种晦明的语言,像是神明在耳边低吟,像是无穷无尽的音符跳跃,是古老的秘言,是祭祀的祈祷,是来自仙魔的悲鸣。

    声音渐行渐远,最后一个音符散去,一切声音戛然而止。

    周边陷入绝对的寂静,一种莫名的压力在黑暗中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

    陆江他心中一紧,某种深处的记忆似乎要撕裂一切混沌脱离出来。

    他死死攥住那双冰冷的手。

    声音轻轻的响起,不再是晦明的语言,是人类的低叹。

    “你有非凡的灵魂,体内流淌着珍贵的血...”

    “努力的活下去...”

    陆江在黑暗中,感受来自亘古的气息,听到来自混沌深处的低叹。

    “等到神的尸骸,重见天日。”

    “等到无尽的火,将信仰点燃。”

    “那时,星辰从大地升起,日月无光。”

    “我们站在一切的巅峰...登下神座...”

    陆江呆呆的立在黑暗之中,那环抱着他的手依旧冰凉。

    整个黑暗里仿佛就只有他们两个,陆江张了张嘴巴愣了良久。

    然后他不好意思的道:“那个....请问你说的什么玩意儿?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那人好像一愣,抱住陆江的手有些气急败坏的抽走,寂静压了过来,那冰冷的温度也没有了。

    陆江看着无穷黑暗慢慢褪去,自顾自嘀咕道:“在我的梦里,还有这么能吹牛逼的人物?”

    黑暗褪去的无比的快,转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满视线的白。

    无论是天空周围还是地面,全是一片白。

    陆江在这一片白中,看到一个笑容和蔼的光头,这光头笑吟吟的看着陆江。

    陆江一看,乐了,“这不是金蝉子大师吗...”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金蝉子,而且这次金蝉子感觉很拉风,背后巨大金色光轮惹人注目,光芒四射的将金蝉子烘托的就好像不可侵犯的神明。

    在陆江看来,金蝉子是个面目清秀的美男,双眼皮纯天然无人工,陆江之前也梦到过,但也只是看着两个和尚像小孩子打架。

    现在倒是和金蝉子面对面站着。

    金蝉子那笑容很温暖,不自觉就会让人放松警惕感到亲切,他开口道;“你来了...”

    “虽然是在做梦...但金蝉子和金蝉子的第一千次转世见面应该如何称呼呢?”陆江摸了摸下巴,兴冲冲的上前去,叫道:“嘿...兄弟。”

    金蝉子笑容和旬的轻轻点头,一副大师风范的说道;“恭喜你,成功闯过了心魔...”

    陆江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但还是发出疑惑的问道:“心魔是什么?”

    金蝉子笑吟吟的看着他,微笑不变的说道:“刚刚经历的一切就是你的心魔...它以你的恐惧、悲伤、邪恶为食物,你内心越坚韧,心魔越不足为惧。”

    陆江愣了一下说道:“...就今天这个梦而言,逻辑感挺强的...”

    陆江依然认为自己还在梦里,他盯着面前这个光头美男子,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问题。

    金蝉子依旧是那一副一成不变的微笑,目光一直看着陆江,眼睛都没眨。

    陆江嘀嘀咕咕的抬起脚,他走到哪里,金蝉子就面带微笑的把目光放在哪里。

    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陆江围着金蝉子的周围跑了起来。

    金蝉子的视线就一直跟着他,微笑不变,照样温暖。

    可陆江围着他跑一圈后,金蝉子的脑袋也转了一圈,视线永远跟着陆江,微笑永远保持。

    陆江大喊,“你是猪...”

    金蝉子那已经拧成360度的脖子居然还在点点头。

    陆江又喊,“你只有5厘米...”

    金蝉子依旧保持着微笑点头。

    陆江算是看出来了,“原来是ai(人工智能)啊...”

    金蝉子又微笑点头了。

    接下来,陆江与金蝉子ai来了一番友好的交流。

    他说道:“你十五岁还尿床!”

    “你其实是个gay!喜欢偷窥隔壁老王洗澡!”

    “你喜欢白骨精...”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

    陆江口干舌燥的说了一大堆。

    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要一说话,金蝉子ai就一定微笑着点头。

    不过无论陆江怎么撩拨他,就是不说话。

    直到陆江玩累了金蝉子ai。

    他才有点无聊的一屁股坐下,落寞的看着这一片白花花的世界,开口说了那么多废话的唯一一句正经话:“这里到底是哪?”

    金蝉子面带微笑的看着陆江。

    陆江本以为他又要微笑点头,结果这丫的开口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