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主编,主要靠编
    今天,吹牛营正式开营了、开营了、开营了重要的事说三遍。我一听说主编要搞吹牛营,就第一时间报名了。你问要不要钱,别提钱提钱伤感情。我也认识几个主编,都是一个得性,个个都是主编将一分钱都要死死拽在手里的人,别想从他身上扣走一分钱,比铁公鸡还要一毛不拔,简直就不是人类的词语可以形容。我算是领教了,而且受教了。

    他还厚颜无耻的告诉我说,说得是头头有道的:“要钱的,吹牛也要打草稿,打草稿就会产生费用,现在有规定,不能像以前胡乱吹了,吹牛也是要上税的,所以得花钱,找场所也要花钱,请讲师也要花钱,买水要花钱,讲话的话筒要花钱,用电要花钱,反正什么都要花钱,还没完没了的给我介绍了一大堆要花钱的地说理由。”我说:“什么还想要钱,要钱还有理由了,吹牛还有道理了,当真是吹死牛不要钱的节奏吗?我告诉他,我从来听课除了上学时,国家硬收的,就没有听课给钱一说,现在不是时兴讲公开课吗?要不你改成公开课,反正也没人听的。”

    主编不干,非要收钱。可我是学生啊!他说那就没得谈了。我真是错看他了,还个主编,一天就知道钱,估计是穷疯了。在这之前,主编也和营里的很多作者有过吹牛,但都是非正式的一对多的泛泛而谈,没有进行一对一的指导。我就是喜欢主编泛泛而谈,反正就主编的水平也是没谁了,你还指望他说到你的心声吗,你大老远的赶来听课,你还指望他给你100块,他1分钱也不会给你,相反还想着你给他钱。

    主编告诉我做吹牛营的想法,在2岁前就有了,尼玛这么早熟,主编你是没谁了。我就不明白了,这个想法主编你当时这么小,你是怎么怀上的?是你的母亲让你怀上的?还是你的父亲让你怀上的?还是你的小基友让你怀上的?你这么苟,怀上的基本就不是好东西,也不是什么好玩意,神仙?妖怪?怪物?还是个球?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主编,手底下也有几十个人,不说让你起模范作用,也要起个带头作用,领队的也行。你可到好,好的作用没有赶到,坏作用你是成功的发挥了,那叫淋漓尽致。你说你也几十岁的人了,这几十年可把你给憋坏了吧。一怀就怀了几十年,多不容易啊!现在生出个这么个玩意来,你对得起你父母,你朋友,你手下几十号人,生出这么个怪胎来,吓得宝宝啊!还商写,更是不伦不类的,和生下个怪物没有什么区别。

    这几年国家一再宣传不要近亲结婚,你可到好,你不听,非要近亲结婚,这下好了,生出怪物来。害了自己不说,还害了家人,害了国家,你是祸害不浅啊!生出来这孩子谁来养,你遗弃自己的孩子,给国家平添多少负担,你可心安。你也是幸运的,居然还给你生出来了这么个怪东西,你也没难产死。

    说要培养新人,说什么为了文化事业的发展,说什么为了社会和谐,其实就想圈点钱,好跑路吧?听说几个主编的护照已经办下来了,谁时准备拿钱走人的节奏。在各个网站里,我认为主编是把新人的位置摆的最高的,无论是从榜单的位置,还是从编辑的支持力度上,还是作品上架的位置(30万字,你可真有心啊!以前的小说没见过写这么多的,现在的小说动辄几百万字,我不禁感慨,时代不同了!)。

    都放这么高你也不怕把新人摔下来,从没有一个主流网站的新书榜有我们摆的位置那么高,也从没有一个网站的总编辑会为新人撰写一部《新人指南》,会为那些签不了约的作者开一个训练营。也不会有哪个总编辑会打废材的主意,我们主编就可以,废材不是没有油水榨,是你没榨到所以说不可能,但是我们主编就可以,所以你能当上主编,其它人不能,因为没你苟呗!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我们主编是人,你们就不是人了,天上不会掉馅饼,主编也不是一天炼成的,主编并非是在自夸,只是表明一个态度:钱、钱、钱命相连呗,开营就是为了赚钱,赚钱才开营,不赚钱哪个主编疯了干这些事,都这么忙的时候,还腾出时间来榨废材。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让更多的新人走向成功!在前三十年里,我一直在写《网络文学新人指南》。原因在书里面讲的很清楚了,自己看。

    主编觉得对新人来说,阻碍他们成功最大的魔障不是笔力、架构、桥段等等这些具体而微的东西,而是选择和心态。所以,我讲了不少大而化之的内容,这些内容是让新人少走弯路,从一开始有一个好的选择,并且能有一个积极乐观不骄不躁的心态。我见过太多有才的作者中道夭折,也见过太多攀上巅峰的人一脚踏空,还见过很多勤勤恳恳的人一步步地走上神坛,最终名利双收。就算是真理,讲了n年,作者朋友们也该烦了。

    下面是应该进行更细致的工作了。一对一,这次是一对一,主编讲,还是导师讲。主编不能一对一吧,几万个人,骗谁呢?估计比心理医师的费用还贵。我是听不起了,当然,还有些爱做梦的,可以去听听,他说你听,然后肯定就是一顿洗脑,不管你听不听,一对一的,你多多少少都得听点,他都得说完,直到每一个听众都成功洗脑一遍,对每一个作者都要重复讲一些共通的问题,还要找出各自不同的问题,给出解决方案。高工作量,低成效,没有什么利益,也不是在沽名钓誉(就是吧)我其实也很忐忑,会问自己,这样做值得不值得。其实在第20届年会以后,吹,我就想针对每一部被拒签约的作品进行一对一的指导,那是不可能能,每天被拒签的作品有几百部之多,你都一一指导,蒙我呢?

    但是,至今为止这事没成,虽然出发是好的,但为了钱我出卖了小编的灵魂,说得好是为了让作者拿到更多的稿酬,网站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在压缩运营成本的情况下,我们无力开展这项工作。这一年里,几乎每一个编辑都被掰成两瓣在使,每一天都不得休息。拼命。我们确实在拼命了。怀着对全人类炽烈的爱,每天都在高强度的工作,终于在十年前宣告了全年的盈利,终于骗到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