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古玩市场
    有时候想想相亲女,你要是跟了我,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等我攒够钱买房子,买车子?

    打着临时工,一个月也就入不敷出,生活真是累啊!

    相亲女字字如刀一般插在我的心口,痛彻灵魂的哀怨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爆发出来,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青春如流水一般匆匆的绕过指尖的缝隙,离别的思绪悄悄的爬满了郁郁葱葱的枝头,岁月的忧伤在这个夏天的黄昏,悄悄的化作一场朦胧的细雨,回忆的碎片洒落一地,终于尘归尘,土归土,各自别离。

    三十个夏天了,栀子花开也三十回了,总是充满淡淡的忧伤的时节。

    大学毕业都快十年了这不还在啃老啊?

    我知道母亲担心我,所以我还是时不时的回去,一是没钱了,二是要钱,三是为了看母亲,总之我是三十岁了还是让家人担心啊!

    关掉手机,看看是房东的未接电话,脸上闪现出来一丝的无奈,捏了捏自己口袋的4百元钱,光是吃饭的开销最少也得二百,那就只有二百了,这个月怎么活啊!还是先揣着一会吧,这不没揣热眼看着债主的电话就到了,紧接着,眼看房东那就得去2百,那我就是身无分文了,因此也没有回电话,咬咬牙走进了前面的古玩市场。

    到这里来放松一下心情,对我来讲就算是旅游了。

    或者,我也没有侥幸捡漏的心理,我对古玩只有兴趣,没有更进一步的乐趣,这不要进步也得有钱,有钱才能够捡小漏之类的。

    这是我市最大,最繁华的古董市场,历史悠久,清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雏形了。

    说来和京城的琉璃厂是差不多的,古玩市场旁以前是个书院,考举人就是在这里举行,时间长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文房四宝,古董字画买卖的地方了。

    后来也就成了古玩市场,也算是花鸟市场。

    前些时候,古董市场的一个摊主老王说手头有生坑的东西,见不得光,生坑就是盗墓弄到的古董,都说是祖传的宝贝,其实是挖出来的,还是祖传的这个真不得而知了。

    但是也没有人细究,我们这是三线城市,也出不了什么宝贝,所以大家也不懂,都是买着玩的多,关键三线城市,怎么也喊不出一线城市的价来,所以要淘到宝贝,还得从我们这种小城市找。

    据说前不久,有一个专家来我们这花了5万多,买了几样东西,回到自己城市,就翻了3倍还要多啊!我心想,这比毒品还要暴利啊!

    我是个古董爱好者,当然顶多算是个初级的爱好者,购买的东西,也多是古籍善本,字画手札什么的便宜货为主,与书相关的东西,一般一件东西也就是二三十块。全部都是买来后自己用了,没有转手卖过,所以也没有捡漏的心得吧!

    说来我也像是客人,更像是来旅游的,这古玩,古玩啊!就是玩的,肯定不是用来收藏的,反正我是这么觉得,但为什么说我在古玩市场也是一个熟面孔了。

    因为,来到之后,一开始地摊上的一些摊主纷纷的和我打招呼,我也是一一回应,而且是每家都是一样的态度,都是觉得别人这么热情的招呼我,我不买看看也是对别人的一种鼓励。

    不是以前那些卖艺都这么喊:“各位乡亲父老,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今天脸脸来到贵宝地讨生活,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您捧个人场,好!话不多说说您看表演吧,第一个节目胸口碎大石,有请表演者,骚年上场”那还不是要有人捧场才行,所以你看我们这种人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我是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看了个遍才肯走。

    时间长了我多少也是弄明白了,这些摊子上,古董不敢说十件有十件是赝品,但是十件里面能够有一件是真的,那已经是业界良心了。

    有一件是真的也是对得起大家了,这件真的,要不就是价值极低,三五块一个的铜镜什么的,要不就是价格极高,生坑的东西,也就是从古墓里盗挖出来的,那要好几十万,你想都不想想啊,摸都摸不到啊,你不敢染指。

    自然价格特也是不菲,一般都是两三百起步价,一两万的,在这些摊子上也是不稀罕的。

    当然一般这些真东西都是给老客户看的,而且也只有老客户问的出来,这些真东西摊主是绝对不会随便的摆出来的。

    老刘看了我一眼,摸了摸山羊胡子,眯缝起来小眼睛,露出一道精明的目光,这才气定神闲的说:“兄弟,有什么打算没有,要不你先光顾一下我的生意,我这里可是有几样生坑的玩意,看上了就匀给你。有一件捡漏了,多了不敢说。三五十万不是问题?到时候车子房子都不用愁了。”

    你说有三五十万你会匀给我,我和你非亲非故的,反正不是你傻,就是我傻。

    古董行,一般卖给你不会说卖给你,而是说匀给你,这个是一样要付钱的。

    我看了一眼老刘,心想张叔你以为我傻吗?三两句话就被你忽悠住了。三五十万,你有发财的机会还会留给我,你自己早就发了,再说你这一摊子的东西加起来,能有三五千吗?

    因为太熟悉了他们都是这样唬人的,有些人被他们哄几句,就信以为真了,但是我是不会上当的,我只是笑了笑,想钱想疯了吧你,我都不知道什么地方找钱去,你还好意思赚我的钱?

    老刘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你小子,我老人家指点你两招,你不但不领情,反倒是说风凉话,我也让你见识一下好东西,看到没有。”

    说着,老刘真的鬼鬼祟祟的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注意他,这时间段,很多摊主都聚集在一起打牌。

    这时候老刘才是小心翼翼的掏出来一幅画说:“瞧瞧,李可染的东西,我可是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小子,李可染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我不会查度娘啊!李可染(1907年1989年),js徐州人,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以创作山水画为主,曾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李可染以山水画闻名于艺术界,中国写意人物画亦有相当研究,其风格影响了颇多后来者。他自幼习画,早年先后入sh美专、国立西湖艺术院学习。他1946年任教于北平艺专;1956年为变革山水画,行程数万里旅行写生。其山水画早年取法八大,笔致简率酣畅,后从齐白石习画,用笔趋于凝练,又从黄宾虹处学得积墨法,并在写生中参悟林风眠风景画前亮后暗的阴影处理方式。画风趋于谨严,笔墨趋于沉厚,至晚年用笔趋于老辣。他亦善画牛,笔墨颇有拙趣。他的代表作有《漓江胜境图》《万山红遍》《井冈山》等。

    我看到之后就觉得眼熟,好像这东西和网上的一样,我又仔细的看了看,但还是不敢确定是真迹,这老刘也太看得起我了,把李老的画给我看,就算是我认为是真的也买不起啊!所以就多看了几眼。

    然后我不禁感慨道,当然还是小有激动,以为真的在这鸟不拉屎的地看到了真迹了,难免小有激动,我结结巴巴的说道:“这画做得真好啊!”我本来想说画的,不知道怎么一下嘴瓢了,说成了做!

    只见,后面不知不觉,在老刘打开画,在我看画的时候也聚集了许多人,我刚一说完。有个行家连连点头,你也看出来了,这画不是画的,是做的,一看就是行家啊!那人还表扬我说,有时候不好明说别人的画有问题,所以有些人都不说仿,都说做出来了!

    没想到我是无心一说,这幅画,老刘可是高价淘来的,也是花了不少钱啊!本来是他那天高兴想让我开开眼,没想到被专家撞破了,这幅画就砸在自己手了,老刘是那叫恨我。

    所以每次我一经过她的摊子,他就自觉的把摊子收拾了,还传说我是个晦气的人,只要是我碰过的东西都卖不出好价钱,也是因为那几年古玩也不热的缘故,还有就是这那段时间我对这古玩有热情。

    所以,这个古玩市场上的许多古董我都没少碰过,你知道玩古玩的人都迷信,一听老刘这么说大家那是连连点头,都把市场不好怪罪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你想我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让,大家的生意都不会,但是商家不这么想,那段时间,我是一去啊!他们收得就跟城管来了似的,一下子,整个市场就清静了许多,我都搞不明白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能搞乱一个市场了,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就宅在家里也不去市场了。所以要不是好久没来,想想这事他们也该忘记了吧!也不知老刘那画找到下家没有?我看看了看这个市场都是新脸嘴,也没几个认出我来了,现在我也学乖了,也不乱摸了,扫一眼之后,绝对不停留。

    可惜啊!现在只能看,不能摸了,不像以前那样了,受不了!本来来古玩市场就是玩的,就是来摸古董的,现在只让我看,你说我能好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