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我打
    我看大家都陷入了回忆中,赶紧说道:回忆中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总有圆满,也有残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曾经的**,总在燃烧,也在膨胀,还好我们的**没有熄灭,所以我们还是很幸运的;当初的梦想,总在破灭,也在走远,我们不想提最初的梦想,因为这个没有几个人实现的,只是我们当初的梦想变成了现在的梦想。

    有很多东西抓不住,有许多人我们也留不住,只能让它浓缩为回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是不管现实有多残忍,都要固执地相信,只要我们顽强的前行,一切阴霾都会吹散在风雨中。但还好同学们的情谊没变,我们的情谊将会带领我们走得更远。

    时间是个好东西,验证了人心;见证了人性;懂得了真的;明白了假的。没有变的,留下来的都是最珍品,最值得怀念的,所以我们不管是吹10年,20年,还是30年.....

    只要我们吹牛的心还在,只要我们的协会还在,我们都会继续吹下去,继续办下去。

    没有过不去的经历,只有走不出的自己!我总是担心身边会失去谁,可我却忘了问,又有谁会害怕失去我?却没有人会为了我的离开而遗憾吗?

    人生,努力了、珍惜了、问心无愧就好!虽然我不完美但我很真实的享受着每一天。

    回忆确实每美好,因为我们总是回忆着美好的东西,而忘却了不好的回忆,所以人们都不愿去回忆痛苦的事,这就是害怕受伤的我们。坚持,成功一定就在不远处!

    开头就是要抒情,不然怎么表达我快乐的心情,不然继续我们的吹牛,我们的吹牛永远不会完,永远都是刚刚开始!

    眼镜帝说了对:“咱们高中化学课上,化学中有一个神奇的东西,它不溶于酸、不溶于碱,不溶于盐,不溶于有机物。它水火不侵,百毒不伤,无论是在喷灯上加热,还是通上高压电,都毫发无损,它拥有最稳定最优秀的化学性质,却总被人遗弃,它的名字叫?.”

    大家齐声说:“它就是杂质!”

    眼镜帝说:“对,一种物质中所夹杂的不纯成分。”而我们许多人就是公司里的不纯成分,他们融入不了公司,注定要被公司遗弃,所以我们千万不能成为别人眼中的杂质,我们要活得明明白白的。”

    我大喊了一声好,我们决定不做杂质,我们要做就做精英,然后招呼同学们:“来吃点水果,千万别剩下了,免得别人说我们不给面子,那就不好了,我们要和谐唱歌,和谐吹牛嘛!”

    突然,在这个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我看见眼镜帝的脸上竟然的蚊子啊!我也是惊呆了,我难以相信在这么豪华的包厢里也是会蚊子啊!这真是很不可思议啊,我以为只有在我们村里才会有蚊子,只有在我的脏兮兮小窝里才会有蚊子,没有想到啊!在这里也会看到啊!

    我的第一反映就是第一时候出手拍死它,我是想也没有想,用力的挥动着我的巴掌,只见那个巴掌从高处落下,加上当时我一心想打死影子的决心,这巴掌结果就狠狠的拍到了眼镜帝的脸上。这一下,居然就给眼镜帝留下了一个星期都无法抹去的痕迹,说明了当时我下手有多狠!

    我听见“啪”的一声巨响,只看见眼镜帝“啊”地大喊了一声!眼镜帝顺势就是一个翻滚,仿佛是我出手太狠了,谁能想到这个巴掌能传递这么大的力啊!居然打得他从侧面飞了出去,只见他出现一个凌空重重的从沙发的一侧摔到了沙发的另一侧,好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我看他这个样子,像是被我拍出了内伤,口吐白沫的样子,我就知道出大事了,见他晕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我才有点小小的心安,我是赶紧冲上去安慰我的朋友说:“都是一只蚊子惹的祸,还好这个打起来应该不疼吧!这个是用来听响的,不是用来打人的,所以应该不疼的样子,我安慰他道!再说我也没有用多大力,你是知道的我是不可能用力的,我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没想到你是这种反应,还好你没事,你是吓死我了!”

    眼镜帝他那个帝听起来霸气,以为是皇帝这类的,很高大上的意思,其实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其实嘛他的帝是弟弟的弟,通俗的说法也就是眼镜弟,他也就是个弟弟,小弟弟!尽管他在我们的眼中是弟弟,但是我们出于对他的寄望与我们这帮长辈对他的爱护,所以都叫他眼镜帝,让他显得man一点,后来叫着,叫着,就变成了现在的眼镜帝了!

    眼镜帝痛苦了半天,也不好和我翻脸,很长一段时间才缓过神来,听我说没事,他连忙申明自己的伤势是多么的严重,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早就和我拼命了。

    他捂着自己的脸说:“这个打起来真的很疼好不好,一点都不输给苍蝇拍,好不好!”

    我们一听,我操,心想这货一定是被人也用苍蝇拍这么用力的扇过,不然他怎么知道这个不输苍蝇拍的!我们是赶紧点头,相信他说的是真的!真的比苍蝇拍扇起来要疼!

    眼镜帝又说了:“还有你都知道这个不是用来打人的了,你怎么还用它来打我!”

    我赶紧解释说:“我再一次申明我没有用这个巴掌来打你,我打的是一只可恶的蚊子,只是太不凑巧了,那只蚊子哪里不好呆,偏偏扒在你的脸上,我这个绝对是误伤,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打你,当时也没有想到会打到你,我打的蚊子,真的不知怎么的就打到了你,真的很不可思议啊!”

    眼镜帝那是完全无语了,听我这么说好像真的是无心的,但是无心的能打得这么疼,这比成心打的还疼,眼镜帝从范太稀那里借来了一面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

    我用力恨了一眼范太稀,这不是看热闹的闲事小,还成心挑事吗?这个时候你借他什么镜子,成心让我别扭不是嘛!

    范太稀没有理会我的怨念,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默默的看着眼镜帝会做出什么反应!

    我是又气又恨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范特稀会关心起眼镜帝来,还借他镜子,我不明白这现在的人自身都喜欢挑事啊!不知道他俩是不是有一腿成心让我难看不成,我不敢大声说话,也看着眼镜帝!

    成就哥现在不说话,不偏不倚的看着,虽然按理说现在需要一个劝架的,但是我们表面上关系这么好,却找不到一个劝架的,我真的是很伤心啊!

    只见眼镜帝一照镜子一看,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他没有想到会脸上就已经出现了一道很深的巴掌印,我也没有想到会留下这么深的掌印,难道是我的功力太深的缘故,不能啊!

    眼镜帝顿时哭笑不得的喊道:“这还让自己怎么出去见人,怎么有面目去见自己的同事,自己的领导啊!知道的是拍蚊子的时候不小心误伤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耍流氓被姑娘打了呢!我多年积攒下的形像不是全毁了吗?说不定还会影响夫妻关系的和谐呢!”

    我一听这罪过就大了,赶紧安慰说:“没事的,晚上回去用鸡蛋滚滚,明天肯定就好了,这印记说不定,晚上就没了,你别大惊小怪的,你会吓到宝宝的!”我表示我是很胆子的人,你别想太多,别吓我好像是我把你的形象毁了,要是你老婆问起你就说是我打的,然后在场的各位都可以证明的,你可别说影响夫妻关系的问题,你要是离婚了这个罪名我可背不起啊!

    我不讲离婚还好,这眼镜帝平时就怕老婆,一想到老婆会为了这个莫名的巴掌和自己离婚,眼镜帝就不淡定了,要哭的样子,我们几个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哄得他不要哭啊!

    我真是后悔啊!我的手怎么这么贱啊!我拍哪里不好,为什么会偏偏往眼镜帝的脸上拍啊!他的脸也不争气,怎么会轻轻的一拍就会红这么久,我也是醉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