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坏事
    老是想她干嘛,我一天老是想着她,她却一点都想着我,还惦记个屁,我只是不想故意去找,随缘吧。

    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文艺青年,最讲究个缘分了,呵呵。对于我这种文艺青年毕业后本想回农村老家搞种植的事情,父亲却有点不同意见,他觉得我虽然从小在农村长大,但实际上没干过什么农活,而且好不容易读大学到大城市里去工作生活,没必要跑回偏僻穷苦的山里辛辛苦苦去搞什么创业。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没有想到到了城市却比农村还要累许多。

    用我的话来说,创业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想就把创业的事搁在了一边了,然后一晃就三十了,这才想起做点什么来着,想来想去,这一天打工下来整个人都是累得半死,我也认清了现实,创业是不可能了,何况还是去我家那个老山村,我也没什么本钱,只能写写书陶冶一下情操了,让生活变得充实点罢了,其它的什么我也不敢想了。

    其实我是很想创业的,卖点小吃什么的,我看别人都能挣钱,我也以为我能行,所以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爸。

    我爸表示非常反对,他说我就不是那种人,不仅不支持还挺反对的,没有了我爸的支持,我创业的梦想基本是黄了,本来申请个贷款什么的,自己创业,但又怕亏了,还不起,但我没有放弃。

    事实上我爸还不知道我其实城市根本就是不容易生存下去的,对于我们这种人,要想在城里立足,那是比登天还难啊,最近花销很大已经把两年的存款花的只剩下空账户了,不然反对的肯定更激烈。

    倒是我妈很支持我的决定,我妈的支持是毫无道理可言的,纯粹是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对自己儿子的盲目支持,从小到大都是那样,只要我想做的事情不犯法,我妈都会毫无条件地支持。

    我们村距离城市也不远也就有一百多公里,位处这个城市的最边上,背靠着千座山脉,人口以少数民族为主,存在着不少苗、回、侗等少数民族。

    我们村,就坐落于千座山脉的一个支脉山下,这里是连绵不断大山,我们村就在其中是一个面积庞大的大山之中,但是人口稀少,风景优美,但交通闭塞、生活贫穷的山疙瘩。

    从城里到镇上的是一条翻新过没几年的宽阔马路,中巴车在上面开的很快,但还是有不少坑,所以不能开得很快,虽然因为中途有上客下客而走走停停,但是也只用了不到2个小时就抵达了小镇子。

    再从镇上到我们村是一条烂路,这条路是修了再修补了再补,这晴天还好,雨天走起来就是要人老命啊,下村来的班车很少。

    这是一条三十多里的崎岖山路,虽然有一条山石马路,但来回于两地之间的公共交通,却是政府有关部门为了照顾山区村民出行方便特意开通的两天一趟的班车。

    平时你要想上街,只有靠两条腿步行,直到后来我家买了摩托车才要方便一些。我上初中之前一直呆在我们村,平时出行的交通工具就是父亲的摩托车,这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每天来来回回在这条路上,真是折磨自己的屁股啊!小学不能住校,却实是挺痛苦的。

    上初中之后才去的镇上,由于我不是读书的料,只能在镇上凑合着读了,还好上了初中后可以住校了,那就好多了,但是每年寒暑假也基本上还是在我村里度过的,所以对这一片都非常熟悉,知道每月的单号中午一点有班车回村。

    但是至少我从初中之后会了一门技能就是骑摩托车,在我们村与镇子间骑着我的摩托车飞驰,也是一种生活吧,本来也靠这门手艺挣钱养家的但是想想太没有追求了,想想觉得挺没有出息的,所以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来到了城里。

    一不小心又扯远了,说这些干嘛啊!伤心!!她问我在村子里开不开心,你说我能开心到哪去!

    她继续调侃我说:“你这么专注,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这剧情!”

    我点了点头,表示确实挺喜欢的,这剧情挺好的,至少下讨厌。

    她莫名的生气道:“你这么喜欢,你就盯紧它,免得它跑了。”

    我看着屏幕,沉默了一会,表示不至于,摇头拒绝道:“哪有,我再怎么喜欢也不用盯紧它啊,它是死的不是活的,跑不了!呵呵!”

    相亲女笑嘻嘻地说着,你们男人一般做事都不认真,一旦认真专注都是不干好事的时候。

    我立马表示,我不一样,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是好人。我跟你所说的那种人不一样,我让她相信我。我说我对着这台冷冰冰的电脑能干什么坏事,我从小到大,就会干好事,还真不会干坏事。

    她不太相信我说的话,意思是谁知道啊!她说干坏事的人她见多了,从来没有哪个干坏事的人承认自己干坏事的,都和你一样说自己只会干好事,从来不会干坏事,但是这样的人偏偏是什么坏事都干。

    我想了想,说的不会是我吧,应该不会,还好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全身都是正能量,所以我不怕别人说闲话。我好奇道:“真得有这样的人吗,我好以为只有在小说里,才有这种罪大恶极的坏人啊!哈哈。”我免强笑了笑。

    她见我笑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觉得我这种人更可恶:“你干了坏事,你还笑,好坏好坏啊!”

    我真是无语,我问她:“我哪有干什么坏事啊,我又不是坏人,我能干什么坏事来着!”说得我好像是坏人似的,真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我都被她说得我是不淡定起来。

    她说看来你是不承认了自己干了什么坏事了。

    我是打死也不承认我干了什么坏事的,她不说我就承认了,我是不是傻,更何况我又不傻,别想蒙老子。

    她见我死不承认,不客气的问道:“难道你是想让我亲自指出来吗?”她表示怕我难堪让我自己招了。

    你知道的我哪里会自己招,我是打死我都不招的那种人,她以为三言二语就想骗我招了,也太小看我了。

    她像是电影里的警察似的: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不得不说是那个社会的悲哀,这可以很实际的反应出那时的执法单位的畸形,不注重事实,不顺从民心,做的更多的只是表面文章,它们并不在乎你是犯了什么罪,它们只希望自己可以顺利升迁,自己可以前途辉煌,所以很多时候不会明察秋毫。只要能结案,自己能做出成绩,能做出文章,就可以了。其它的他们什么都不管。

    我表示别拿旧社会的那一套来唬我,我又不是唬大的,更何况现在是新社会了,你旧社会的这一套不好用了,至少对我没有用。

    她告诉我一个道理,就是自己招,和她讲出来,那是两种性质,为了不让我错误,变成另外一种性质,她说她愿意给我机会,让我自己说出来。这是我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出路。

    我一听感觉自己的事大了,感觉这事挺严重的,心里就有点发麻了,但是我还是准备扛一扛,不到最后关头我还是不准备坦白的意思,就是警察眼中,顽抗到底的那种人吧。

    我觉得自己没错!所以我决定顽抗到底!

    因为与此相关的一些细节,我都想过,我没在这些方面出什么问题!

    一是、我最近根本就没干坏事,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历来也不怎么干干事,有时的慷慨激昂和滔滔不绝说想要干点什么坏事的,言辞尽管有些犀利和激烈,但总体上是发自肺腑,出以公道,不徇私庇短的。最后都干成了好事,得到了乡亲们对我的一致好评。

    二是我最近根本就没胡吃海喝,更准确一点来说,我从小就不擅长胡吃海喝,有时的狼吞虎咽和吹汤喝水,尽管也吃得肠满肚圆面红耳赤,但整体上还是为吃饱饥肠,逢场助兴而已,并不喜欢吃白食,饕餮公款,主要是没有这个机会。

    三是我最近根本就没生闷气,真正认真说起来,我历来还不是一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积怨于心恨火中烧的人,尽管也偶尔与人争执较劲浮心气燥很失风度毫无品味,但并不于事后耿耿于怀纠结于心去伤己害人,我就是个大好人。

    但我为什么偏偏就像俗话说的烂嘴巴咧?满口的燎泡,连吃口西瓜都痛得眼睛湿润,吞咽一口水都痛得满脸痉挛,漱一下口都痛得唇齿不能马上关合,刷一次牙那就更是满池鲜血要倒吞一口冷气!也不知道是谁让我这么上火啊!伤不起啊!

    要是菜明知道了,她一定要连珠炮般的问几个:为什么咧?!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咧?真的!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我生下来就是一个好人,就是干不成坏事,这个我自己也很纳闷啊。

    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我们不可能遇见了困难就退缩不前,毕竟我们不能逃避现实啊,生活还要继续啊!所以,在这里我只想给自己加油而已。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