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小村
    哎呀,好冷啊,我都开始穿我最喜欢的毛线衣了,还是棉的,这是棉的哟,纯棉的哟,不是尼龙的哟。我最喜欢穿毛线衣了,又好看,又保暖,还不用洗,哈哈,关键是不用洗,一个冬天穿下来都不用洗啊,这是我最喜欢的季节了,因为不用经常洗衣服啊!

    哈哈,对于最后一名的我来说,青春的浪漫是,只是什么啊,什么也不是,对于中看的我来说,只是个笑话啊!一个不好笑的笑话,一天用心写了12个小时的来说我算是终于领悟到了,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嘛,对于我来说人生是不公平的。

    写书成绩好的孩子们头脑聪明,写几个字就能出成绩,哈哈,我终于可以说这话了,因为他们刚写了几万字的孩子,就能出成绩,无论是点击,还是收藏,还是关注都是我无法比的,我在他们面前就像是个小孩子啊,他们在我的面前就像个巨人,人家都还在抱怨自己的成绩不好,我也是醉了,太打脸了。我只想说最后一名默默的飘过了,我都不敢露脸了,太打脸了。

    成绩好的人,感觉努力也是天生的,感觉他们轻轻的努力了一下就能成功的样子和我们这把年纪的人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而且还擅长交往与某些人打交道,看来我不仅与读者有代沟,我还与作者们有代沟,我还与孩子们有代沟,我还与某些人有代沟啊!

    也许是现在的小孩子们漂亮,英俊、性格好,能与这帮人沟通了,甚至还有钱都能自己出来打赏了,不仅是打赏自己,还能打赏别人啊!有钱,真的有钱,我要是有这钱,我还是先把电费缴了,然后再买个馒头来吃啊!

    有人说鸡窝里能飞出凤凰

    在中国民间文化中,动物变身的典故也奇多。

    比如最经典莫过于“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我教一个某国朋友这句话的时候,这老外不理解我在这里讲的变身意思,他说这句俗语中的金凤凰只是自幼寄居在鸡窝,而鸡还是鸡嘛。

    于是,我借西谚里面丑小鸭能变成天鹅进行类比,他就不好意思反驳了。他要是还跟我说天鹅只是自幼寄居在鸭窝,而鸭还是鸭。他的某国老婆就要拿起硬封版《安徒生童话》砸他了。

    于是后来,他就细细捉摸我说的变身意思,隔几天还找到了干宝小说《搜神记》中说的“凤栖梧桐”,问我梧桐是什么鸡窝?是不是某国悬铃木?那玩意儿不是19世纪才由法国引进sh?为什么干宝所在的魏晋时期就有梧桐了?神秘的鸡窝引发了老外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决心,把我一个头问成两个大。

    还好,随后我找到了有关答案,给心直口快,生性耿直的外国人提供了一个满意的东西文化交流的教案。说起身边寻常的梧桐树,其实还真不寻常。

    不多人了解,某国梧桐之前,最早公元401年,梧桐树也叫鸠摩罗什树。印度高僧鸠摩罗什(这个和尚的学问可不得了)到中国传播佛教,携带这种树,种植于嘛嘛村附近的古庙前,至今尚存树干得有4人才能合抱。

    由于古时候佛教文化的影响是最巨大的,因此,梧桐也成了中国文化中最高贵的树。只有凤凰才配的上居住。老外又学了一个“良禽择木而栖”。意思理解为最好的鸟上最好的树。最好的树当然不是鸡窝,跨国公司当然不是乡下作坊。

    这一下他就忽然明白了变身的意思。简直是脱胎换骨!没有鸠摩罗什,梧桐不会变身成为干宝和天朝人眼中最好的树。没有梧桐,凤凰飞出鸡窝就还是鸡。还是无业游民,群体动物。梧桐这种高贵的悬铃木上都是刺铃,普通的鸡一飞不上去,二不会主动飞上去找戳,而凤凰上的去,耐的住,所以这种鸡能成为凤凰

    传说中有一种叫做凤凰的鸟,她是幸福的象征。凤凰不是天生的,而是普通的鸟长成的。在芦苇地带,一条毒蛇咬死了正在孵蛋的母鸡,吞吃了十四个鸡蛋。一只凤凰见此情景,咬住毒蛇把它摔死。凤凰代替鸡妈妈继续孵蛋。一只小鸡出世了,凤凰吐出最有营养的东西喂小鸡。小鸡很快长大,但他和妈妈怎么长得不像呢?凤凰把毒蛇害死你妈妈和同胞的情况告诉了他。并说你是小鸡,我是凤凰。凤凰是一种鸟,是为着鸟儿们幸福的鸟,为了一切善良的人们工作的鸟。

    小鸡决心学习凤凰,长大了也要像凤凰一样,做一只为别人的幸福而活着的凤凰。从此,小鸡按凤凰的教导,用翅膀学飞,不断磨砺喙和爪子。小鸡不怕困难,坚持学飞,翅膀酸了,浑身痛了,还是狠劲练。从空中摔下来,还要练。它从不向困难低头。凤凰鼓励它:“你发奋努力,一定会成功的。”后来,它能飞过松林,飞过湖面,飞越山岭。喙能啄穿树洞。爪子能抓起卵石,抓走刺猬。在清澈的湖面上,小鸡看到自己的影子,已是一只公鸡了,跟凤凰有点像。他飞过村子上空,看见一只老鹰要去抓正在带小鸡的母鸡,这只公鸡啄瞎了老鹰的眼睛,母鸡和小鸡得救了。公鸡冒雨飞翔,飞过湖面时,发现一只啄木鸟在湖水中挣扎。公鸡紧紧抓住啄木鸟迅速起飞。公鸡又飞到森林边,替正在哭泣的老黄莺寻找丢失的儿女。公鸡冲向失火的森林,救出了小黄莺,并大声报警,呼唤成千上万的鸟儿和动物,用树枝、泥沙、泉水灭火。公鸡在烈焰升腾的上空飞来飞去。当最后一次冲进火海时,它在烈火中飞腾而起,直上云霄。他变成了一只金光闪闪的金凤凰。他的翅膀一展开,变成一片乌云,随即,电扇雷鸣,大雨倾盆,大火被扑灭了。年轻的凤凰在天空中展翅翱翔。这就是从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是嘛嘛村本是清净地,只是浮名所累,落得个如今的喧哗(没有以前清静了,毕竟嘛嘛村也改革开放了嘛)。

    子夜前后,“孟婆汤”还在灌进这份宁静,生生怕激惹起那醉生梦死人的前尘事。抑或,等那夕阳退去,将那潮热身躯“扑通”掼进水草的爪丫,那缕缕缠绵丝丝沁凉直叫人远离尘嚣的赤化。

    古镇外的摩托车,犹如破落户不再修饰门面,漆身斑驳,雁过拔毛,土匪逻辑。

    古镇里的客栈人家,旧城墙也挡不住“无利不起早”的下意识,小河里流淌的澄明啊,总是纠结着岸边棒槌捶打出的灰白泡沫,何时才能还我一个“卿本宁静”的几度空间?!

    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直照对岸,旧城墙在前后蜿蜒,各民宅客栈小楼依着小山势参差错落。

    “阅江楼”狭小房间飘出的小露台上,人还在恍惚中,“孟婆汤”仿佛是要把来到我们嘛嘛村的人,忘记城市的浮躁,嘛嘛村的字眼忽的突兀明朗,隔夜的燥热和繁杂又重新混沌走了出来。

    是啊,我们何止“从天上回到了人间”,生生只介乎了那孟婆桥头的一河之隔耳。

    好歹留下些什么,可凭栏这眼目前的点滴。“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姑娘们脚上踏的可是嘛嘛村产“天下第一草鞋”?穿上草鞋有去处,牛啊!

    右看看,是车辆唯一可以出入古镇的路桥,“孟婆汤酒吧”挡在明城墙前喧哗。左看看,城墙也挡不住客栈的木色。

    望得够够的,方才咽下一口子的我们村的井水,凉凉的感觉仿佛广告里的大明星喝雪碧的感觉,就好像一大桶冰水浇下来,就是这么牛啊。

    义无反顾,这度悟得出游离却了无遐想的空间,我们撤离出城市,远离了累人的现实世界,只想在这世外桃源里游走。

    路途上,游人在独木桥上穿梭,在跳岩上来回跨越,在小河边上坐着我们村的小船,那真的像是在水城威尼斯的感觉,累了一天的旅人,悠闲的站在各色小地摊前问价徘徊,看着本地的特产,想将它带回给城里的亲朋好友们······

    反正,稀稀疏疏还有几个人。此时的农家小店,算是最门庭冷落的,三三两两地开着,兼营着半身不遂的农家饭,看起来很落寞。

    门前的小狗倒是热闹非凡,还在挂着昨晚的尊严。

    后面巷子里,对面别人家的胖脸圆猫,闲适地眯着眼,用心在张望过往的纷扰。

    农家的营生:随意消费,来者是客,欢迎远方来的友人。

    我是猫猫,望得够够的。

    顺着小河,穿过孟婆桥下,“小栈”下的吊脚木柱直插入水,清凉无比。

    人人喝过大茶壶现冲的清热解毒葛根粉,飘摇摆渡的小船渡过客栈的跟前,才看清它如是表白:嘛村行千里,龙腾天下,凤翔九天,何处最逍遥,我今最招摇。一家百年土墙的的客栈,房间里虽望不到嘛村小河的流动,却是古镇沸腾的一个拐弯。

    只是旧墙残存的气味还未顿消,作罢。

    一个嘛嘛村士兵出征时妻子倾囊而出各杂粮全糅合的一个味道,这是我最爱吃的包子了,我早已习惯了我们村的馒头味道,这是史无前例杂粮包子,反正是特制的,有家乡的味道,也有嘛嘛村母亲的味道,是捎带一颗心、承载一段爱、远走去天涯的勇气。其它人不可模仿的味道,也带不出来的味道,反正我在城里吃不到我们嘛嘛村馒头的味道。当然我们村的馒头,有特制的杂粮的香味吧,还是什么味呢,我也说不清楚。

    再往下,基本已是游人止了步的端详,如果时候早的话,必须进山里走走,山里的东西都是免费的,也就是不管你看见什么果子,摘了多少都是免费的,当然必须有我们村的导游,不然你很可能会迷路。

    但对面是小山,山尖挂圆月,月下只个唱,昨晚的实地踩点是必需的。这是露营的人最爱了,这是一处美丽的风景线了。

    同样是小河,我们这条河是山里流出来,没有污染,,江山风景如画是山是楼是宅。

    住下后,没有城市里旅馆的条件,但是也还干净,店主人叨着大烟的悠闲举止像是邻家有大爷,不禁疑惑:我见过最朴实的民宅里的民风不过如此!民心的淳厚深深的埋在了这一条条巷子里!民居里的敞亮洁净又寄托着一份思念!我们被村民的朴实感染着,以为我们也能融入其中似的。

    孕育出上帝指使、流淌其笔下“单纯而又厚实,朴讷而又传神”的诗仙,如今不知为何我就遁匿了自我的灵动,想享受这一切的美好。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奉奉(奉有草字头,音beng)萋萋,雍雍喈喈。”一种顿时错愕的转换,一种嘛嘛本应留给人的念想,我望穿秋水。风雨不袭虹桥下,鱼羡你来画个圈。吊脚楼的小栈爬上屋檐大南瓜,让我想起了万圣节的情景。

    凭栏眺,小河流水人家。

    船老大的歌声,着实勾人,录成起床闹钟得了。

    拐弯之后少喧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