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自己写歌
    秋天的早晨,空气是冷的,东边的红,透过雾气,催逼着叶子的颜色慢慢的褪去,到不了一天便分分落下,站在路边,没穿袜子,一股从底下向上的寒流,哆嗦了一下,车来了,一天的工作从走出门后开始。

    肯定是这样写的啊,反正就是说废话啊,看谁的废话多呗!哈哈!我是全天朝最熟悉这种写法的作者了,相信我,我会继续写的,迟早而已!

    一二三四五六七,全部写进小说里,

    **十来,上帝指使哥哥找爱妻啊!

    啊,啊,啊,

    还有谁,还有谁来。

    我是天天宅在家里写小说啊,

    没事想要唱唱歌,

    其实我最想唱给你听,

    我的爱妻听来着。

    谁是我的小爱妻啊,

    爱妻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啊,

    原来在我的小说里啊!

    这样的小说才是我的最爱,

    你可以发现这才是我真爱。

    我以为可以不泛滥,

    我感情才是最真实的对白。

    幸福太期待,我想要和她去恋爱,

    幸福太厉害,我想要对她去表白,

    我试着对她说我爱你,

    我想要你能感受到,

    全世界我最爱的就是你,

    我只想要要你知道我爱你。

    我以为你能感受到,

    我以为你会感受到,

    最好我发现我真的好想和你好,

    曾经的那些天涯与海角。

    我真的孤单在沉睡到半夜,

    我心里好想把你挤挤拥入我怀里,

    是什么让我半夜想起你,

    我害怕自己没有勇气,

    没有勇气告诉你。

    也许我真的好想你,

    也许我真的已经无路可退,

    也许我没有了防备我才会想要,

    想要挤挤的拥你入睡,

    你可知道,我曾经也是一个人睡,

    在这茫茫的人海中,

    我只能一个人睡,

    我才会心疼得如此狼狈,

    为了爱我变得如此陶醉,

    是什么让我一个人醉,

    我哭到半夜心变得好累,

    爱妻啊,上帝指使哥哥爱你哟!

    人生本就是一种感受。当爱你的人你没有找到,任你呼天抢地亦无济于事,生活本是聚散无常;当背后有人飞短流长,任你舌如莲花亦百口莫辩,世道本是起伏跌宕。

    得志时,好事如潮涨,失意后,皆似花落去。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委屈了、无奈了、想哭了,这些都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个人总在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

    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幸福这座山,原本就没有顶、没有头。你要学会走走停停,看看山岚、赏赏虹霓、吹吹清风,写写小说,赏个月光,喝个红酒,心灵在放松中得到生活的满足,爽。

    你说像我这样纯真的男人,是不是没谁了,我个人觉得我是挺纯的男人,有木有。

    就像故事说的那样:小时候的时候,一个男孩与他的妹妹相依为命。父母早逝,她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男孩爱妹妹胜过爱自己。

    然而灾难再一次降临在这两个不幸的孩子身上。妹妹染上重病,需要输血。但医院的血液没有符合小女孩的那种血型,小女孩是熊猫血,库存不足,男孩没有钱支付任何费用,尽管医院已免去了手术费,但不输血妹妹仍会死去。

    男孩哭着说,抽我的血吧,我是他哥,你们抽我的血,你们要抽多少都可以,没事的,我的血可以全给我妹的。男孩哭着求着医生来着,希望医生救救他的妹妹。

    作为妹妹惟一的亲人,男孩的血型和妹妹相符。医生故意问男孩说:抽血是要打针的,可疼可疼了,你是否够勇敢,敢不敢打针啊,是否有勇气承受抽血时的疼痛。男孩开始犹豫,6岁的大脑经过一番思考,终于点了点头。

    抽血时,男孩安静地不发出一丝声响,只是向着邻床上的妹妹微笑。抽血完毕后,男孩声音颤抖地问:“医生,我还能活多长时间?”

    医生正想笑男孩的无知,但后来听男孩的话,被震撼到了:原来在男孩6岁的大脑中,他认为输血会失去生命,但他仍然肯输血给妹妹。在那一瞬间,男孩所作出的决定是付出了一生的勇敢,并下定了死亡的决心。现实中我们有几个人会为了别人付出自己的生命来着,就算是亲人能做到这一点人也不多,何况是一个6岁的孩子,他什么不也懂,只是一心想着救自己的妹妹,为了救妹妹,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来着。

    医生的手心渗出汗,他紧握着男孩的手说:“放心吧,你不会死的。输血不会丢掉生命。”

    男孩眼中放出了光彩:“真的?那我还能活多少年?”

    医生微笑着,充满爱心地说:“你能活到100岁,小伙子,你很健康!”男孩高兴得又蹦又跳。他确认自己真的没事时,就又挽起胳膊――刚才被抽血的胳膊,昂起头,郑重其事地对医生说:“那就把我的血抽一半给妹妹吧,我们两个每人活50年!”

    男孩站在病房外对着病房里的妹妹喊到:“妹妹,哥哥不用死了,你也不要死啥,我们还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你不能丢下你的哥哥,你要一直陪着我的,你答应我的,你不能耍赖啊!”男孩哭着喊到,她想把自己的妹妹叫醒来。

    所有的人都哭了,这不是孩子无心的承诺,这是人类最无私最纯真的诺言,这个男人就像是上帝指使一样最无私最纯真了。

    上帝指使哥哥喜欢写实的东西,越是小众的东西,也是得不到大众的认可,也得不到大家的理解,更是很难得到大家的认可。但是上帝指使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为一名最出色的作家来着。

    城市里的生活费实在是太贵了,各种费用加在一起常常让他这种到城市里来的打工仔喘不过气来,所以为了生活我们必须全力的工作,拼命的打工来着。上帝指使坚信,自己一定可以继续当作家,继续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虽然每天委累,但是上帝指使哥哥还是挺开心的。

    我一个人埋着头,努力的写着,努力的打工,努力的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我觉得我应该做的事,就是为了自己的未来努力,抬头再看,身边的人早已渐渐的离我而去,身边的人早已不在身边,身边的人早就有着自己幸福的生活。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在这里生活。

    生活中的大多数艺术家,都是疯疯颠颠的,大多数的搞创作的人,都是生活得很累的,你看我多有艺术工作者的气质来着,你看我多有搞创作的毅力来着。

    虽然写不出来的时候很难受,觉得没有一点感觉,想要放弃来着,但是我却还是一点一点的挤出来的,我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的,我不能和别人一样那样的有才华来着,也不能像别人一样爱好写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作者,我不能像他们一样有很多的事可以写,也不能像他们一样有很多的话要说出来,我只是...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享受痛苦,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在自己被自己的能力感到失望的时候,在自己再也感受不到自己的灵感的时候。那我们就得逼自己一下,不逼自己的话,自己只会早早的放弃,而不会去坚持,所以人啊,最后我们要学会的就是坚持,只有学会了坚持这种东西,我们才会有勇气面对我们人生的各种困难。

    刚刚不知道是给我发的,估计是骗子吧,这也是太逗了,反正我觉得现在的骗子啊,真的很逗啊!

    骗子给我发来消息说:“嗯,你一般用的银行卡存取钱会有短信提示吗?”

    我耐心的解释道,虽然我和这个人没有聊过,也没有什么交情来着,但是我还是特别耐心的告诉她:“要去银行开通才行啊!好像叫做什么来着,这要看你开卡时是否办理银行卡账户变动通知通知业务,如果办理了则会通知你的,没办理短信通知业务则不会通知你的。”

    她听完后恍然大悟道原来这样啊,她又说:“我卡丢了,后面还写着密码来着,我担心卡里的钱会被坏人取走怎么办啊,先用网银把钱转到你的卡上行吗?然后你再转给我好吗,晚了就麻烦了。”

    然后我就把我的账号给他了,但是好半天他没有把钱转过来,我就纳闷了,我心想肯定是遇到骗子了,说好的把钱转给我的,怎么我把账号发她,她就不转了,肯定是骗子来着,我百分之百的肯定,太坏了,这样的人,一点信用都没有来着。

    我还傻傻的等了她老半天啊,她都没有把钱给我转过来,看来是个惯犯来着,专门骗人要别人的银行账号的。也不知道她是要来搞哪样,但是我一想我还是被她骗了,她把我的银行账号骗了,然后就不理我,像这样的人是最可恶来着,我这么善良的人,毫无犹豫的把我的银行卡给了她,我这么善良的人,她怎么忍心骗我来着,真是太可恶了,太坏了。

    我恨我怎么这么傻啊,还单纯的以为她会给我转账来着,我等啊,等啊,等啊,等到花儿都谢啦,还是没有等到,是不是现在的人都喜欢这么耍人来着,早知道我就不给她了。后来,我问她怎么不给我转账来着,是不是想赖账啊,说好的怎么能反悔来着,钱呢,我要钱啊!

    她反倒骂我是神精病来着,我也是醉了,你自己说要给我转账,我相信你了,你反而说我是神精病,你说是不是遇上这样的人真的叫人无语来着。

    你们说我有没有神精病,我觉得我没毛病,你们觉得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