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敲门
    这样我一点也不懂这些东西,更谈不上好与不好来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才是写得好,什么才是写得不好。我只知道我是真的,我是认真的。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发生奇怪的事情,像昨天晚上我听到的敲门声,我都不知道外面是真的有人在敲门,还是有人在恶作剧来着,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人来着,也许是我听错了。

    有些时候我不想我自己有这些奇怪的想法来着,我也想要正常的生活来着,也想要好好的睡一个好觉来着,但不想与不相干的人有什么瓜葛来着,但是为什么他总是会来找上我呢?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觉得应该我楼上的那男的来着,因为再也没有人比太还会发神精的男人了。你说是不是,楼上的邻居莫名其妙的半夜来敲我家的门来着,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喝多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是小两口吵架来着。

    因为我听见半夜的这男的喊里面的女的放他进去,但是里面的女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半夜的睡得跟条猪似的没有听见来着,还是因为就是不想给这男的开门,就是要把这男的关在外面。

    反正我也是醉了,这男的也醉了,不然就不会弄错门来着,大半夜的来敲我家门,吓得宝宝啊,还以为是坏人进来了,这年头的坏人还是挺多的,不然谁会发神精半夜来敲你家的门来着,连自己的家门都弄不清楚的话,我看他肯定是醉了,不然我猜不出一个正常人能做出这种事来。

    你们知道的我是一个胆子小的人,最怕的就是半夜鬼叫门来着,这年头奇葩的事太多了,就算是别人说有鬼的话,我也得信来着。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是如此善良的人,半夜这鬼来敲我家门是什么意思来着,是不是因为我好欺负来着,故意来吓我的。

    如果我是胆子大了一点的话,估计我会问他:“你特么的大半夜找死啊!有什么事明天在说,你不知道我这人如果在不上夜班的情况下,我一般10:30就得睡觉吗?你这么晚来找到,就算是我们很熟的话,就算我们的交情很好的话,那你也得先打着招呼,打个电话来着,你是没谁,你是电话也不打直接上来就敲门,我要是理你的话,我是你孙子!”所以我没有理他来着,任他在门口叫门来着。

    估计他叫了一会儿:“宝宝我错了,我下回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玩这么晚了,你就让我进去嘛,行不行。”

    我要是女朋友我肯定是铁了心的告诉你说:“不行、不行,就是不行来着,你是喊啊,就算是叫破喉咙我也是不会给你开门的。”宝宝好害怕来着,哎,这一天天怎么尽是遇见这些神精病了,我也是够衰的了,叹气!

    这孙子叫软的不行,然后就想对里面的人来硬的,他说:“你开不开门,你是不是不开,你不开我就踢门了,你不开我真踢了!”

    妈的,这酒疯子吓得宝宝啊,我不是没有回应他来着,我也是回应他来的,我是躲在被窝里小声的回答他说:“里面木有人!里面木有人!里面木有人!你就别喊了,行吗?”

    你们知道我们这出租屋是木门来着,这哪禁得住别人踢来着,他哪怕是轻轻一脚,也得把门踢个窟窿来着,所以我自己怕了,因为我不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们只有几面之缘,但是并没有打个招呼来着。

    要是他真把我的门踢坏了,你说我得有多冤啊,你说我得有多倒霉来碰上,你说我得有多招他狠来着,他才会这样报复我来着。我是实要没有办法了,我只好起来,睡也睡不了,只能起身来着总得做点准备来着。

    我赶紧穿好衣服,然后轮起我的神器我的板砖来着,还好我的床底下留下了好几块板砖来着,我把这七八块板砖顺到了我的门边,而我也站在门边,这样我要随时用板砖的话,也能够得着。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床下会有这么多板砖来着,我告诉你们我们出门在外,留个心眼是必须的我,所以不管在任何时候手里都能有防身的工具来着,不然的话后果不堪下场来着。

    就是为了应付现在的突发情况来着,我是想好了,只要门一开,我是管他三七二十一,我二话不说,我是先照着人先给他一板砖来着。

    当然,如果被他幸运的躲过了这第一板砖的话,那没事,曾经的一代好汉程咬金三板斧来着,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躲得过他的三板斧来着。

    同样的你哥我也有三板砖来着,两样的也没有几个人能躲得过我的三板砖,我是板砖一出,那也是谁与争锋来着。那也是杀伤力极强来着,也是不可小视的一代神器,而且我更是用得出神入化来着,他要是敢进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孙子说完了狠话,我以为他是个男人来着,我都等着他破门而入了,但是这孙子见里面的人没有反应来着,又开始说软话起来,而且是哭起来了,那是一个劲的认错来着:“我错了,你就放过我这次吧,我给你跪下还不行吗?你就让我进去好不好嘛,反正又是恶心了半天来着。”

    其实我想说的是,真的不是我帮楼上的女人,我是真的想告诉楼上的女人,男人喝醉了说的话都不算数的,所以他在外面的话,都可以算是屁话来着,哈哈。所以我是理都没有理他来着,我就等着给他一板砖来着,我是好激动来着,不然我也不会站在门边这么久等他来着。

    他是一个人跟演戏似的,又哭又闹又要上吊的好半天,发现里面没有人,而且半天没有人回应,才清醒一点发现叫错了来着,这才走上楼前,我也是醉了,这么半天你才发现你弄错了。孙子你长点心吧,行吗?别吓我好不好啊,我胆子小而且还有心脏病,我表示我受不了!

    你知道的,这些疯子发起疯来真是很可怕来着,我有时候大白天想想我都会害怕来着,别说是大半夜来着,那更是可怕极了。他们干的事,都是可坏,可坏了!

    哎,我就只想保持这种混乱,这是当你们不存在,也能当自己存在,当然大家都不存在吧!然后我就能假装自己过得很好,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来着,更不用为了成绩看别人的脸色来着。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我起得比任何时候都早,虽然昨天没有睡好来着,但是也不影响我早起。我表示我会回应他的,而且我准备回应他,我点了根火柴来着,然后我对着火光说:“如果你能听见我请回答我来着,你昨天是想告诉我什么,你是想告诉我说,你要我让你进来?”

    好吧,你进来吧,我现在把门打开了,你可以随时进来了,你如果想要进来的话,你就进来吧!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你就现身吧!我会帮助你的,我一直要与你沟通,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你干嘛来吓唬我啊!你是不是想要让我害怕,难道你只是为了让我害怕吗?然而我不怕你,我一点也不怕你,你吓不到我的,我是一个勇敢的男人,你是不可能吓到我的,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你知道吗?

    大家都叫我“帅哥”,都叫我“酷哥”,但是我根本就不是,我顶多比别人外貌要出色那么一小点点来着,谈不上很帅的样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是会有人这么叫我来着,我觉得这都是虚名,所以我也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叫我来着。

    我不是喜欢说废话来着,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意义的,只是你们不喜欢我,所以觉得我说的都是废话,你们要是有点点喜欢我来着,如果我就像是你们心目中的大神来着,你们就不会这么看待我说过的话了~!

    我总是一个人,我孤单的生活了三十年来着,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来着,但这是一个漫长的日子,在我写书之前,我也有过完整的生活来着。那也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我很喜欢过去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来着,即使是到了今天,我还是喜欢那时候的生活。

    我谈不是我们村里数一数二的男人,但也是数得上的男人之一,但是我从来没有为此而骄傲过,我总是如此的低调的活着。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潜能,但是我想要做的是就是尽我的所能,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来着,我想把我自己的开心与你们分享来着,这样的要求不算是过分吧!

    而我尽我所能告诉你们,你们的收藏才是对我最重要的,最悲伤的事是,但是这样的人,点我收藏的人,在乎我的人真的很少,很少,很少。我甚至一直怀疑有没有这样的人存在来着。

    而现在我觉得你们都不太看得懂我写的东西,不太明白我说的话,也不太明白我在干什么来着。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努力,我有多爱你们,你们知道吗?

    爱着某人就像是慢性疼痛一样,不是吗?最终你会以一种方式或者其它一种方式推动他们。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所以我从来不怪命运,我以前就觉得我楼上的孩子有患抑郁症,那是相当可怕来着,所以我从来不和他们小两口说话来着,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