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日常6
    无须费力去发现生活,生活自会来发现你。无需费力去寻找这个粉丝,总有一天粉丝一定会发现了,只要是你的作品没有被埋得太深,埋得太深的作品我们都可以除外来着,就比如说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的作品,就是被雪藏的,就是埋得太深的,这种是没法被人发现。

    微风间有季节更替的悄然、雨滴中饱含清润入心得凉意、爱人的唇印里蕴藏着令人心安的甜蜜,作者的键盘间流露的是谁的真心。每个我把下巴微微扬起的时刻,那么放心的闭起眼睛,我知道总会有希望和美好来临,然后我们就这样的码字、码字、码字,最后不得不因为这个码字而弄得自己是没有了精神。

    甚至到了现在,我都觉得我的人生尚未开始,我觉得我的小说都还未开始来着,虽然这个都已经快结束了,但是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看来是我还没有真正的感受到生活的精彩,就感觉快要结束了,就感觉只剩下平凡的人生来着。我曾以为我会一路飞驰在对理想的实现中,带着庞大而模糊的成功目标,然后努力地奋斗,然后一路勇往直前的走下去,曾经我以为有了你们我就会不孤单来着,但是我错了我不能依靠别人,我只能依靠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也许每个对于未来怀有炙热和自信的孩子都是这样认为的吧,都是和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一样的义无反顾来着。可生活的平淡、工作的庸碌、写作的乏味,这些前奏为什么漫长地似乎看不到尽头,而永远没有光辉的未来,只有不断努力的画面,没有成功时的喜悦。我本应该是一个自由地旅者,背起行囊说走就走,去拍我心中最向往的高山落日、长河涛涌;或者去连载长篇小说,写下的书稿渐渐堆得比我的人还高,哈哈,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是这样的喜欢着生活,但是被这个生活不断的玩弄着的孩子。

    好吧,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不能立刻奔赴战场去做一个战地记者,我的价值也远不止为领导复印文件、跑腿签字、端茶送水、打扫卫生来着。我竟然在为一个腐朽的浩浩荡荡地网络机器耗费最宝贵的青春,这是我年轻时最不齿的活法。想起那时我们一起毕业的时候,不想这一回头就再也没有再见时。

    亲爱的届毕业生同学们:

    你们好!

    首先,为你们完成学业并即将踏上新的征途送上最美好的祝愿。

    同学们,在我们的嘛嘛村的大学里,通过同学们努力,通过这几年我们大家努力,在大家的努力下,终于我们赢来这个时候,你们也一定有很多珍贵的记忆!

    你们真幸运,国家的盛世如此集中相伴在你们大学的记忆中。奥运留下的记忆,不仅是金牌数的第一,不仅是开幕式的华丽,更是我们天朝文化的魅力和民族向心力的显示;六十年大庆留下的记忆,不仅是领袖的挥手,不仅是自主研制的先进武器,不仅是女兵的微笑,还有男兵的帅气,是不是啊!不仅是队伍的威武整齐,更是改革开放的历史和旗帜的威力;世博会留下的记忆,不仅是世博之夜水火相容的神奇,不仅是中国馆的宏伟,不仅是异国场馆的浪漫,更是我们大天朝的崛起,世界的惊异;你们一定记得某国总统的傲慢与无礼,你们也让他记忆了你们的不屑与蔑视;同学们,伴随着你们大学记忆的一定还有什锦八宝饭;还有一个“共创新时代”的新词,它永远成为世界新的记忆。

    近几年,国家频发的灾难一定给你们留下深刻的记忆。地震的颤抖,没能抖落天朝人民的坚强与刚毅;边疆板块的摇动,没能撼动天朝人民与边疆人民的齐心与合力。留给你们记忆的不仅是大悲的哭泣,更是大爱的洗礼;西南的干旱或许使你们一样感受渴与饥,留给你们记忆的,不仅是大地的喘息,更是自然需要和谐、发展需要科学的道理。

    在我们嘛嘛村大学的这几年,你们会留下一生中特殊的记忆。你一定记得刚进大学的那几分稚气,父母亲人送你报到时的情景历历;你或许记得“考前突击而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向考场时的悲壮”,你也会记得取得好成绩时的欣喜;你或许记得这所并无悠久历史的学校不断追求卓越的故事;你或许记得上帝指使院士所代表的嘛村传奇以及大师离去走向我们的文坛时我们的嘛村校园中弥漫的悲痛与凝重气息;你或许记得人文素质讲堂的拥挤,也记得在社团中的奔放与随意;你一定记得骑车登上“绝望坡”的喘息与快意;你也许记得青年园中令你陶醉的发香和桂香,眼睛湖畔令你流连忘返的圣洁或妖娆;你或许“记得向喜欢的女孩表白被拒时内心的煎熬”,也一定记得那初吻时的如醉如痴。

    可是,你是否还记得强磁场和光电国家实验室的建立?是否记得创新研究院和启明学院的耸起?是否记得为你们领航的党旗?是否记得人文讲坛上精神矍铄的先生叔子?是否记得倾听你们诉说的在线的“嘛嘛们”?是否记得告诉你们捡起路上树枝的刘玉老师?是否记得应立新老师为你们修改过的简历,但愿它能成为你们进入职场的最初记忆。同学们,我们的嘛村大校园里,太多的人和事需要你们记忆。

    请相信后你们或许会改变今天的某些记忆。嘛园的梧桐,年年飞絮成“雨”,今天或许让你觉得如淫雨霏霏,使你心情烦躁、郁闷。日后,你会觉得如果没有梧桐之“雨”,嘛园将缺少滋润,若没有梧桐的遮盖,嘛村大似乎缺少前辈的庇荫,更少了历史的沉积。你们一定还记得,学校的排名下降使你们生气,未来或许你会觉得“不为排名所累”更体现嘛村大的自信与定力。

    我知道,你们还有一些特别的记忆。你们一定记住了“俯卧撑”、“躲猫猫”、“喝开水”,从热闹和愚蠢中,你们记忆了正义;你们记住了“打酱油”和“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从麻木和好笑中,你们记忆了责任和良知;你们一定记住了姐的狂放,哥的犀利。未来有一天,或许当年的记忆会让你们问自己,曾经是姐的娱乐,还是哥的寂寞?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在嘛村职业大学的几年给我留下了永恒的记忆。我记得你们为烈士寻亲千里,记得你们在公德长征路上的经历;我记得你们在各种社团的骄人成绩;我记得你们时而感到“无语”时而表现的焦虑,记得你们为天朝的“常青藤”学校中无华中大一席而灰心丧气;我记得某些同学为“学位门”、为光谷嘛村医院的选址而愤激;我记得你们刚刚对我的呼喊:“嘛叔,你为我们做成了什么?”——是啊,我也得时时拷问自己的良心,到底为你们做了什么?还能为嘛村大学子做什么?

    我记得,你们都是小青年。我记得“吉丫头”,那么平凡,却格外美丽;我记得你们中间的上帝指使哥哥在国际权威小说报上发表多篇高水平短篇小说,创造了本科生参与研究的奇迹;我记得“校歌男”,记得“选修课王子”,同样是可爱的孩子。我记得沉迷于网络游戏甚至频临退学的学生与我聊天时目光中透出的茫然与无助,他们还是嘛村大的孩子,他们更成为我心中抹不去的记忆。

    我记得你们的自行车和热水瓶常常被偷,记得你们为抢占座位而付出的艰辛;记得你们在寒冷的冬天手脚冰凉,记得你们在炎热的夏季彻夜难眠;记得食堂常常让你们生气,我当然更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我们绝不赚学生一分钱”,也记得你们对此言并不满意;但愿嘛村大尤其要有关于校园丑陋的记忆。只要我们共同记忆那些丑陋,总有一天,我们能将丑陋转化成美丽。

    同学们,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即将背上你们的行李,甚至远离。请记住,最好不要再让你们的父母为你们送行。“面对岁月的侵蚀,你们的烦恼可能会越来越多,考虑的问题也可能会越来越现实,角色的转换可能会让你们感觉到有些措手不及。”

    也许你会选择“胶囊公寓”,或者不得不蜗居,成为蚁族之一员。没关系,成功更容易光顾磨难和艰辛,正如只有经过泥泞的道路才会留下脚印。请记住,未来你们大概不再有批评上级的随意,同事之间大概也不会有如同学之间简单的关系;请记住,别太多地抱怨,成功永远不属于整天抱怨的人,抱怨也无济于事;请记住,别沉迷于世界的虚拟,还得回到社会的现实;请记住,“敢于竞争,善于转化”,这是嘛村大的精神风貌,也许是你们未来成功的真谛;请记住,华中大,你的母校。“什么是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他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地方”。

    亲爱的同学们,也许你们难以有那么多的记忆。如果问你们关于一个字的记忆,那一定是“被”。我知道,你们不喜欢“被就业”、“被坚强”,那就挺直你们的脊梁,挺起你们的胸膛,自己去就业,坚强而勇敢地到社会中去闯荡。

    亲爱的同学们,也许你们难以有那么多的记忆,也许你们很快就会忘记嘛叔的唠叨与琐细。尽管你们不喜欢“被”,嘛叔还是想强加给你们一个“被”:你们的未来“被”嘛村大记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