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四十六章 夜已深13
    关键你说你这个人真的不像是什么好人的样子,说话是嘻嘻哈哈的,也没有一个准。我总觉得进到你的圈子后我就受骗上当了,我就踩坑了。所以我想说的是:“你说让我在这里面躺几年,我这个人单纯,我是认认真真、老老实实的躺了。你说我们各躺各的,我也不能随时监控你的动向。你要是出去玩去了,骗我一个人在里面躺着,你说我得有多伤不起啊!”那我得有多傻啊,现在的骗人的太多了,什么都有骗的,不过骗人在棺材里睡觉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姑娘见我不答应,觉得应该要说服我样子,所以告诉我说:“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做不了,也许你一试了,还真的不想走了,还真的觉得可以要赖着不走也不一定啊~!”

    我说得了吧,你!除开我是死在里面了,我才会赖着不走,要是不是死了,你说我一个人躺在里面,我还能赖着不走话,那估计我真的成了植物人,想走也走不了吧!姑娘,你是不是那种要是别人反抗的话,然后你就把别人打成植物人的那种特别坚持自己的原则的啊!

    姑娘一听噗的笑了出来,那倒不是!我并不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我也做不出来,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以理服人的时候,我又何必要动手呢?何况我是女人啊!哈哈哈!

    我一听这明摆着在威胁我不是吗?她的意思是在可以以理服人的时候不动手,如果不能以理服人,不能说服我的话。估计还是得动手的样子,我就知道她不像好人嘛!我就知道我们要是最后谈崩了,她还是得出手揍我的,我真的好怕啊!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打我脸啊,只能相信她是个善良的女人,千万别打脸啊!

    我一听得了吧你,你当我是傻是不是,还赖着不走,我是现在就想走,你也得放我走啊!我还不想走,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我算是看出来,你是铁了心的想要我陪你玩的样子。真的是世途险恶啊!我说:“这种事我承受不起的,你说的我也能理解你,你就是想要找个人聊聊不是吗?我觉得我应该认识这样的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我觉得我可以把我们隔壁的老王介绍给你认识。也许你们会很聊得来啊,也许他那样的男人比我更适合与你聊天啊!要不,你放我走,我保证给你找个人来和你聊天,一个不行,两个...”

    姑娘听我是不愿意和她一起的意思,有点不高兴,别人都不行,就你了,你哪里也不能走,我们继续聊!

    我一听她这么坚定的话语,我就想要吐血我说:“你说聊天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事啊,关键我们也要有聊天的内容啊,!你说我们两个人孤男寡女共处小树林里,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嘛?你嫉妒我,你没有朋友,也没有男人中意你。所以你是到处划圈抓男人,你说一般点的男人,定力差一点的男人进来了,那还能好吗?肯定是好不了,哎,我是没有你这个本事啊!我要是有你这个本事,我就天天到城市里划圈,圈女人去,想想也有种幸福的感觉!”

    姑娘听我这么说她,她当然不高兴了,她表示她哪有圈男人了。她告诉我说进来的人是男,是女,她怎么知道啊!怎么就能叫做圈男人呢?所以她告诉我说:“公子你这样说我是不对的,公子真会说笑,就会拿人家开心,你是有便宜不占你就是王八蛋的那种人。你是处处想要占人家便宜,还说别人要圈你,我圈做什么啊?”

    我说看在你这么懂我的份上,你不会是让我调戏你的吧,我真没时间啊!要不我介绍我的朋友们给你,他可是一把老手啊!包你满意!个个都比我强,又能聊天,又能说笑话,还能讲段子,关键还能讲故事什么的,那比我强多了,我觉得我真的不如我的朋友们啊!所以我想要退出你的圈子,你就把我踢出你的朋友圈吧!我也是醉了,大半夜的不让别人睡觉,你是闹哪样啊!

    白衣姑娘突然眼圈一红,掉下泪来,一滴滴眼泪从衣衫上滚下,滴在草上。那是看了真可怜,不过我更可怜,我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啊,我已经是被她是弄得糊涂了。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她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我说姑娘你怎么哭了,是想起伤心事,还是想起伤心的人了,你怎么说哭就哭啊!要不我给你擦擦,然后我就拿出了我的手帕,想要帮你抹去眼中的泪水。

    被她拒绝了,但是我是一个坚持的人,我坚持要给她擦的样子。但是她还是继续坚持着,告诉我说:“不用!”

    我当然是出于好心,我还是觉得她太可怜了,我想要帮她拂去泪水,所以我没有放弃,我说:“没有关系的,让我帮你吧!”

    她终于被我的坚持给激怒了,她是呵斥我说:“说不用,就不用,你是不是想死啊!你的手帕这么脏,你这不是给我抹黑嘛!”

    我顿时就像是被老师训了的小孩,这个是非常委屈的:“这个真的不脏的,我才洗过不到三天,也就用过不上三次,我觉得还是在合理的安静的范围内。没有想到你嫌我的手帕脏,太让我伤心了,我是一片好心,没有想到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这样的说我,太让我伤心了。好难过,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啊!”

    然后,过了好一会,她伸衣袖一拭泪水,姑娘说那到不必:“只是我看公子,最近有血光之灾,不知对是不对!”

    尼玛,我看她哭得这么伤心,我以为她要死了呢?我还说我算是有救了,你要死就自己去死,她应该不能拉我一起去死吧!你说你哭了半天,你说是因为可怜我,替我难过而哭。你说这让我是该如何情何以堪嘛!想想也太煽情了,我觉得她也不像是会为我难过的女人,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说:“这附近的人都知道,我最近是倒霉到家了,我又问她你还知道什么,不妨直说。”

    我观察公子很久了,我觉得你不是一般人,你是万中无一的男子。看公子你的器宇不凡的气势与淡定无一的架势,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从今天的星相中,我看出来了,你就是星星中的霸主,我们的黑夜的王。特别是你桀骜不驯的口气,我是非常的肯定,你就是百年难遇的带帝星之相的男人吧!

    我一听姑娘说得真好,我从你沧桑的外表,忧虑的眼神中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对我的忧虑了。我确实是帝星,不过不是帝王的‘帝’吧?我的是弟弟的‘弟’吧!我就是个弟弟,我是什么帝星啊,我就是一个天生当弟弟的还拥有星相的男人,我懂的。因为我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只是一个特别不重要的人,就是一个别人眼里的小弟,所以大家都看不起我啊!想起大家都说我是弟星,我就好伤心啊!哪有这样的挤兑人的。

    姑娘一听,好吧,你确定有弟弟的相貌,因为每一个叫到你的人,都会惊奇地不约而同的喊出这么一声“弟弟!”。感觉你就是我小时候走丢,我不叫你一声“弟弟”我觉得我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你啊!

    我只是为了权宜之计才叫她是姑娘的。其实,你说她比我还老,你说我叫她姑娘,她也不反驳我样子,你说她是咋想的,你也是醉了,怎么能有她这样的脸皮厚的人。感觉都快要赶上我了。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你已经被我击中了,你是不是也是把我看成一个弟弟啊!你不要解释了,我知道的,这个时候,我只能蹲下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哭一哭了,好想哭啊!

    这样,想想就跟我的同学是一样样的,我的同学长这么大了也没有一个朋友,欺负他的人倒是不少,而且我在全校是出了名的傻子,哎。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都曾经两度转学,原因就是在这个班里混不下去了,可是转学也不行,到了一个新地方没几天就又成了原来的样子了。好吧,最后不得不劝退,也不是不让上学,只是劝退回到原来的学校,哪里来的,劝退回到哪里。

    高中的时候他也知道有很多的人说他的坏话,其中不乏他的初中的同学和小学的同学在背后说他的坏话,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傻子并且都避而远之,很少有人与我交往,哎,到了大学也是这样,于是我就纳闷了,人家为什么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学习生活,而他就不能,哎,现在他参加工作了,可是偶尔还是有同事背后说他的坏话,还是说他是个傻子什么的,如果说别的他还能接受,是有的同事跟他说的他才知道的,另外的同事在背后说他,哎?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