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四十七章 夜已深14
    他大学只上了一个大专,因为他高中的学习也不是很好,高考只考了三百多分,比我还多一百分的样子,我也是醉了。这样也骂他是傻子,你让我是情何以堪啊!如果他不走艺术专业的话,只能上一个大专,而且还是二批的不是一批的,不过好歹也是一个大专吧。他有时候想想,还不如死了算了,哎,人家骂他是垃圾笨蛋他都能接受,可是骂他是傻子他最不能接受。

    他是男的,所以男人都要面子,所以无法接受别人的诋毁。他一直为这件事情感到无比的苦恼,到底哪里出问题了,他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地生活,哎。他想知道我到底怎么了?昨天他去相亲,那个介绍给他对象的有四十多岁了,听了他说的几句话之后觉得他非常地幼稚,很天真,而且他跟别的大人说话,他们一听也都觉得我说的话很幼稚,哎。他现在都有想死的想法了,感觉活着天天被人家骂成傻子弱智是一种极大的侮辱,还不如死了算了,哎。

    但是,即使这样他也只是被人说他很幼稚啊!也没有说不可能啊,但是为什么我比他还不如啊!你们是上来,也没有经过认真的观察与研究,就直接得出结论,直接就鄙视我说:“你就是百年难遇的带帝星之相的男人吧!”这是不是就告诉我我没有机会了,我只是当你是个弟弟。你永远在我的心里只是一个弟弟,只是一个弟弟的男人,都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男人啊!尼玛,你不知道我最怕别人把我看成是弟弟了,你不知道这会很伤人吗?

    想想自己的人生,就是真的是跟小说是一样样的,小的时候我就被伤过,现在还没有缓过来。你说我只是想找个女朋友,你们都不答应我,你们还一天把我当成弟弟看。你们老实的跟我讲,你们都是怎么想我的,我就这么像你们小时候常常走丢的那个弟弟吗?难道我现在的表情就跟走丢了的那种痛苦与无奈表情是一样的吗?难道,她没有看出我已经不是弟弟了吗?我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叫我是弟星,我就不乐意了。

    我也是有理想的,我的理想就是在这个鸟语花香的地方,我们的村子里。我要和我的女朋友生好多好多的子女,我们一起种田,尼玛的这帮女的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风。我就是喜欢看种田,宅斗啊,什么古代乱七八糟的小说。你说古代有什么好看的,好吧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写的,居然看那样的小说还有这么多,我也是醉了,醉了。什么历史文,都特么是历史了,都是过去式了,还有什么好回顾的,理解不了。反正,都没有我的自传文厉害,我的是最厉害的。

    现在有机会了,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回村种田的机会,其实与其看这样的小说,不如一起回村种田吧!我们一起打理田地,然后一家几口,在这里一起吃晚饭,一起看日落,还可以一起数星星。想想,是不是会让你们有很多的想法啊!这种生活多么的幸福啊,你有没有感觉得到,有没有很向往的感觉。一定有吧,好吧,我也是有这样的感觉啊,想要一你一起在农村共创我们的小天地,你觉得呢?毕竟,城市太大了,没有属于我们的自己的地方,再加上城市里的污染太大了,皮肤也会受到影响。特别容易让人老啊!

    姑娘心想这个男人明明就有“帝星之相”还不承认,那姑娘道:“我瞧刚刚小弟刚才耍的拳脚相当不错的,那气势感觉就有大师的气势,特别是当你想把的内力激发出来的一瞬间。喊出那几声,也算是没错了,感觉一招一势都是有模有样的,步履矫健。感觉身有武功,请教你打的哪路拳,我们可以切磋一下哟!”

    我是听她这样一说,我是向后退了一大步,我觉得她是有意为难我的样子。说我有什么武功,就是想要找机会揍我的样子,所以我是大大的退后,防止她出手偷袭于我,然后我才微微躬身,说道:“小弟不会武功,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武功真的不会!”切磋你妹啊,你就是变了法子的想要揍我吧!

    姑娘笑道:“公子谦虚了,你是觉得我是女人不方便出手吧!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也没有事,我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不出手那我就出手了。好几天没活动了,手痒得很。咱们过过招,又不是真打,怕什么?”然后她是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看我的脸部反映的之类的事,但是我觉得她一定是不会这么简单。她一直盯着我的脸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来着,说不定就是想要打我的脸,她已经看我的脸不爽好久了。所以才会突然说什么要和我切磋武功之类的事,看我是向我退了一大步,以为我是为了腾到地方要切磋的架势。所以她也是按耐不住地样子,看是恶狠狠地看着我的脸,随时准备给我的脸上来这么一下致命一巴掌的样子。

    虽然我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但是我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的弥漫的杀气了,还好我反应快事先就退让了一大步。就算是她要打我也不会这么容易了,哈哈,我是不是很机智啊!

    姑娘说了,既然你不愿意与我出手的话,那我也不勉强于你了。那本姑娘只能是求公子指点一二,这个该行了吧!所以不管谁输谁赢,你多了一番阅历,我多了一番实战的经验,我们的功力那一定必有长进,公子你觉得呢?”

    我一听,还实战啊,这个不是要拼命的节奏,我都说不打了,她还没完没有了的纠缠,我当然是非常的生气道:“你,你,你,姑娘你是欺负人,你是明明知道别人不会武功,还非要与我动手动脚的。你说要是我对你动手动脚的,你会说我是流氓,但是你现在是反过来你要是对我动手动脚的,你也是流氓。你比流氓还可恶,流氓也没有你这样逼人太甚的。都说了不会,不打了,你还不依不铙的,你是不是就是要这样的逼我。我们这个是法制的社会我们修行为本,学武为末,武功长不长进,也没多大干系。我们又不参加比赛,所以有没有实战经验都没有关系的,所以我们还是聊点积极、健康的话题吧!”

    姑娘道:“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是不打不相识,你说这么好的地方,你说我们要是能痛痛快快地打一场的话。那是多么开心的事啊,说不定你也能领悟到武学的奥妙啊!免得你是大半夜的拉完屎后,还大喊大叫的我还以为你又再热身,想要把屎给逼出来的样子。这个我当时第一眼看着你出来后,然后练功的样子,我以为你是便秘了,没有拉出来。所以起来活动下筋骨后准备再拉啊,要是我不出来,你是不是又想要再拉一次呢!”

    我一听,姑娘说的是什么话,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哪有准备再拉啊,我是觉得天气凉了,人年纪大了,刚刚蹲太久了,血液不通的样子,所以准备是活动一下筋骨罢了。怕中风什么的,我发誓我没有想要再拉的样子,你说我怎么能如此放肆,对吧?

    姑娘一听我这话,觉得也许真的是这样的,看我这个身体如此单薄。再加上年纪真的不小了,所以连连摇头,意兴索然。本以为想要借机揍我一顿的,但是看我不上当,所以只能另找办法,找别的借口再来揍我了。不要问她为什么,而是因为我的拉的屎,没有渐渐地散去的样子,而是只有更臭的样子。这是她无法忍受的,你说她一个人在这里优雅的看书,招谁惹谁了,这个小混蛋,冲进来,招呼也不打,就拉了。你说她是不是得很生气啊,别说是一般的生气,这是相当的生气啊!

    你们看见没有,已经暴露出她邪恶的本质了吧!我就说她不是好人吧,这个还是忍不住想要揍我了。我也是醉了,你说我这么霸气的男人,我也好歹是弟星啊!你不看在我长得帅的份上,也要是看在我只是一个弟弟的份上,你说你忍心伤害一个我这样的可怜的小男人吗?你说她的心肠有没有太坏,是不是很坏很坏的!你说我都和你聊了这么久了,大半夜的多不容易啊!再说天气这么冷,我也没有做好长期出来的准备啊!你再不放我回去,我就真的回不去了,因为我感觉我都走不动路了。我说姑娘大姐有大谅,你就放我出去呗!

    她一听我叫她大姐,这个突然又不好了,她再一问我说:“我都戴着面具的,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大姐的,你是怎么看出我就比你大的,你是怎么就能知道我会有你老的。你比我看着老多了,好不好?”

    我一听,我真的想要的抽我自己的嘴啊~!我怎么又说错话了,你说这个时候,我们男人像我这样的神一般的男人!我当然是下意识地我就,我就,我自己也说不出口。反正就是把自己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了下来,我是看到了她的胸上,我是想要找到她的下垂的颓势。这个是不能骗人的,时间会改变人的特征,没有人能掩饰得了的。我看着她的颓势,狡黠地目光配着嘴角的一扬的微笑,她是对她是相当的嘲笑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