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四十九章 夜已深16
    “公子你还是不要醒吗?公子你真的是铁了心的就是要继续装死吗?你真的不理我了吗?好、好、好见过想死的,没有见过这么想死的,看来你是真的太想死了,才想要装死吧!”

    她是用她的刀在我的脸上划来划去的,我能感觉得到刀锋的划动的感觉,这刀也太快了吧!然后,她是非常礼貌的询问我说:“你说我是把你阉了的话,你说你会不会很害怕,你以后该怎么办啊!”她自言自语起来:“听说被阉了的人都可以练一门绝世武功的样子,要不是你试试呗!我看你挺有潜力的样子,应该是练武的奇才,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的。当然只要你是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我就免为其难的帮帮你吧!我数到300颗星星的时候,你要是再不给我起来的话,我就不问了直接下刀了。”公子你觉得呢?姑娘心想我就不信你不起来,你就这么能忍吗?

    尼玛,她还真的一颗、二颗、三颗地数起星星来了,我也是醉了,真特么地疯了。她是每数一颗星星,我就觉得我要减一天的寿命似的,我听她数这个星星,我怎么就这么难受啊!我一听她数星星,我就明白了,她就是那咱半夜睡不着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半夜睡不着才要数星星吧!但是,这个也不能影响我起来的决心,我根本就没有勇气敢起来啊!我还是被阉了算了,反正也找不到女朋友,反正也没有人喜欢我,反正也是没有用的。与其起来被她玩死,还不如死个痛快算了,男人就得猥琐一点,不能起来直面她,感觉受不了她啊!

    当听到二百九十的时候,我就开始淌虚汗起来,尼玛,她不会真的把我给阉了吧!我也是醉了,怎么能遇到这样的人啊,哪有别人不起来,就把别人给阉了的啊!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感觉自己的生命跟着倒计时一样的,我心想要是我被阉了,我也不活了,我还是死了算吧!你说要是我成那样了,你说我还有什么脸活着啊,反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天要我死,我不得不死啊!看来,这回是真的逃不过了。

    她还真的数到了三百,我还是没有起来,我就说了大丈夫说不起来,就不起来,我打死也不起来。何况是被阉啊,我也是没谁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就真的敢和她是对着干的样子,我也不怕她。毕竟,她是有备而来什么药膏,什么匕首都是准备好了的,她要出手,我也拦不住她。反正她是疯子,我算是栽在她的手里,我就等着挨刀子吧!

    只听见她手起刀落,她还真的朝我的裤裆里插去的样子,我能感觉到我的裤裆都被她的下落的刀的气势震到了。那是相当的恐怖,相当的有气势啊!好吧,要不是我是纯爷们的话,要不是我特么地是闭上眼睛的话,要不是我已经做好了被阉的准备的话。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呗,所以我才没有吓尿啊。不然的话你说我们这个和谐社会,别人真的对着你的命.根子处来这么一下,你不吓尿啊!那是相当的惊悚的样子,这个女人我看是彻彻底底的疯了,没得救了。大半夜装神弄鬼不说,还吓男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你说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我只好自己在心里默念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尼玛,不知道这一忍会不会让我的整个人生都变得不一样了。我想想,我以后是不是就得在人群中,我的出租屋的大楼里,然后改口不喊“啊!”啦!直接喊“阉人,上帝指使在此,谁敢放肆!”只是那时候我在现在里不好意思喊,只能是在恶梦里喊道罢了。想想我以后的人生,就是一次次的在“阉人,上帝指使在此,谁敢放肆!”中惊醒过来,我感觉这个世界怎么就这么黑暗,这么不公平啊!感觉自己的人生会很悲惨,很凄惨啊,我都无法直面我的未来了。

    你说我本来不晕的,我本来没昏的,现在也得让她吓晕过去吧!还好没有感觉到疼,还好命.根子还在,还好我的人生还没有提前结束,还好她没有真的阉掉我啊!我不也想像我成为了公公后,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我不能做这样的事。不管是为了武功,还是为了权利,还是为了金钱,我都做不了这样的事,因为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那好吧,看来你也是一个硬汉啊,这样也吓不醒你。我觉得你挺不错的,所以我觉得我也不阉你了,你也不怕的样子。也许你也有心当个阉人的意思,我是看出来了,我也不能成全你。其实,我本来想用刀把你的脸是写个“忍”字的,我怕刀划的效果不好,所以我觉得还是用我的指甲给你划过“忍”字,还是大大的那种一定让所以见了你的人都会让你刮目相看。这样你会印象深刻一点,听说指甲划过的印子会特别的深刻,你会永远留下印象的。”她继续威胁我说,她相信我一定会怕的,因为她有这样的感觉我会怕的。

    我一听上帝指使有云“大丈夫听可断,血可流,脸面不能丢啊!”这女人太狠了,怎么就能知道我最爱惜我的脸面,别的我都可以忍,但是面子事大,这关乎我自己的气节问题,我怎么能忍得了。看来她已经看透了我的心理,知道我是一个男人气概的人。所以我一听要划我的脸面,我怎么忍得了,我是早就想要爆发了,胸口早就积了一口血。我是一大口血就喷了出来了,那是相当的火爆啊!

    我醒来第一的反应就是,我是用我的眼光是恶狠狠盯着她,我是真的想要杀了她似的。我的愤怒是溢于言表我说:“你打我!”我是好委屈地说了出来,像是一个受了管教的孩子,那是好可怜啊!

    她看着我的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所以她告诉我说:“我是轻轻的爱抚你而已,我没有打你!”她不承认她是打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一种爱抚。

    “我也是醉了,你说她是什么意思,你说那是轻轻地爱抚,轻轻地爱抚的话。这还能把人打飞啊!”我是反驳她的说法啊!觉得她打了人还不承认,还说是爱抚真的是欺人太甚的样子。

    她一听告诉我说,她本来是出于爱抚的意思,想要爱抚我一下,表示一下她的友善什么的。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个黑灯瞎火的地方,我也是没有把握好自己的力度,关键你是退了一步。然后,我为了够得到你,然后我不得不上前一步,也就是因为你退了,所以我必须是上前啊!然后,就存在一种叫做加速度的东西,你能不能懂。所以,我就因为有这个惯性,才会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当然,还有外界的原因,就是天黑路滑,我就是为了上前一大步。然后,我上来的太快,不小心脚也踩滑了,手也打滑了,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一听,我挨了你的打,这个还是我的错喽,都是因为我退后一步。让你有了下毒手的理由,难道我就不该退后吗?难道我不能退后吗?难道我退后一点,防着你我还有错吗?我就应该挨你的打吗?尼玛,这年头反应快看来也是没有什么软用的,有的时候真的还是顺其自然的样子。你说我不退后这一步,你没有加速度的话,也许我也不能会有这么痛吧!想想,真特么的邪门,我怎么知道她打脸的时候,这个加速度产生的爆发力会这样的有力道。早知道,不退后了,应该man一点的。

    我不得不服了她了,她真的极品,我说:“你只是轻轻地爱抚我一下,我就飞了不说,筋骨都有断的样子,还有就是我吐了一大口血啊!都打出血来了,你说你是不是人啊,你真的是女人吗?你就是这样爱抚男人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那我只能说,我懂了!”

    她一听觉得我是在骄情的样子,那是相当的会撒娇的意思,她才是真的醉了。没有想到我太能撒娇了,那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能撒娇的男人了,所以她不得好好的告诉我说:“你确定你喷出来的是血吗?”

    我一听她还不承认呢!真的是好坏,好坏的样子,我说:“那不是血,那还能是口水啊!”

    她是见我神色尴尬,嘿嘿冷笑,说道:“你觉得呢?你觉得要是你要是喷了这么多血,你还能有力气和我这样的说话吗?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的身体了,毕竟,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我一听她这话,好像是确定我喷的不是血,而是口水的样子。我心想难道真的是我错了,难道我真的太夸张了,太小题大做了吗?我心想我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虽然我承认我是闻到她的气味后,我是一直含着口水,垂涎欲滴地一直是看着别人的脸与身材。但是,这个也太夸张了吧,怎么可能是含了这么多的口水啊!想起上次看伴娘的时候,我也出现过这样的状况来着。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啊!也不能是‘滴嗒’‘滴嗒’‘滴嗒’一直是流着口水吧,虽然我是借着夜的黑,以为没有被别人的看见我的馋样!只是,这一腔的口水,被打了出来,也太那个了吧!太令人尴尬了!

    上帝指使一转头,又有口水流了出来,我是拿出我的手帕擦了擦这不知道是血还是口水的东西。只见姑娘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眼神中带有一种轻蔑,轻蔑中带着一种鄙视吧,更增俏媚,不禁心中一动,问道:“我觉得你太狠了,胃酸都给我打出来了,你是没谁了!你是真的下得手啊!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